从一开始,高胖子就没正确认识加代。觉得在重庆,加代是龙也得盘着,是虎也得卧着。

包厢门口站着拎着五连发的高胖子。加代看了看身边的兄弟,丁健和陈耀东点了点头,加代心中有数了。突然一个声音说道:“哥,我也有。”加代转头一看是麻子说话。

高胖子说:“你有什么?”

“我有丽娃波。来来来,出去,我看你能把我代哥怎么样。”麻子说道。

加代:“走走走,我跟你出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高胖子带着一帮人,其中有六七把五连发往饭店门外走。加代出了包厢,发现在大厅吃饭的兄弟一个个都被逼住了,一人脖子上至少被架着一件利器。

之所以没在火锅店打,是因为老板和高胖子沾点亲戚关系,高胖子不想把让老板损失太大。

加代等人往外走的时候,老板看着加代说:“兄弟......”

加代一摆手,说:“没事。”

老板转而向高胖子求情,“高哥,挺好的一个人......”高胖子抬手一个大嘴巴,说:“闭嘴。”

眼看两伙人往门口走去,饭店老板打电话报了阿sir。

到了门口,加代带着二十来人站在饭店门口这边,老高带着几十人面对加代。高胖子说:“加代,当我这帮哥们的面,给我跪下!快点!我数三个数,三,二,我可要说一了!”

加代看了一眼麻子。麻子把五连发掏了出来,丁健、陈耀东把十一连发掏了出来。高胖子一看,“哎......”稍一愣神的功夫,陈耀东率先放响子了,高胖子一低头,躲过了陈耀东的响子,丁健跟上一响子打在了老高的肩膀上。高胖子应声倒地。丁健往前一步,正准备继续时,手中的十一连发被麻子抢了过去。抢到十一连发的麻子,没等丁健反应过来,就把里面的花生米打完了,放倒了对方四个人。

高胖子来之前想到了如果自己放响子了,事后怎么摆,但是没想到作为外地人的加代这边敢放响子。一帮兄弟也没想到加代这么大胆。兄弟们赶紧把高胖子往车上拉。上了车,高胖子也不敢恋战了,赶紧撤了。

饭店老板出来说道:“兄弟,你们快走吧,我报了阿sir。阿sir马上就要来了。我把后门打开了,快从后门跑。”

加代等人往饭店进,麻子端着五连发,面目狰狞地一边挥舞着五连发,一边大喊:“来,我看谁他妈敢上,来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红蓝灯闪了起来,阿sir的笛声也响了起来。池着阿sir的面,除了加代敢打人,没有第二个流氓敢打人的。麻子转身跑向饭店的后门。饭店后面是居民小区,饭店老板怕加代不认识路,在前面带着加代跑。跑到小区外面,老板说:“兄弟,你们打车吧。”

加代握着老板的手说:“大哥,谢谢你了。”

“兄弟,不说了,我就感觉你这人不错。我说实话,姓高的是我家亲戚,我没法说。你走你的吧,快走吧。你俩的事过去得了。真的,我也能看出来,他不好惹,你也不惹。走吧!”

“哥,有机会我肯定回来感谢你。谢谢了!”

“没事没事,快走吧。”

加代等上打个车,重新去了一家酒店,通知兄弟们到新酒店住下。

高胖子的伤不是很严重,去医院包扎以后,不愿意善罢甘休的高胖子拨通了职业杀杀刘三的电话,“三子啊。”

“哎呀,高哥。”

高胖子说:“三啊,你一会儿到我茶楼。我现在医院,我胳膊受点轻伤,我马上回茶楼。你今晚替我办个横事,你一个人去,不要他的命,给我把他废了。你带两把五连发去,把他胳膊腿摘了。”

“多少钱?”

高胖子说:“我给你一百万。行不行?”

“一百万是销户的价格呀。”

“没事,我就给你一百万,你给我把他干废就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行啊,哥,我上茶园找你去。”刘三和高胖子两个人往茶园去了。

新的酒店里,麻子说:“哥,直接把他销户吧。”

丁健说:“麻子,你他妈有病啊?”

“啊?”

耀东说:“健子,麻子比你猛。”

丁健一听,“比我猛个屁,把我十一连发抢去了。”

加代说:“讨论一下,怎么收拾他,但是要给刘哥一个面子。”

麻子突然觉得自己表现的机会来了。如果表现好了,代哥一定会给一个买卖。想到这里,麻子手摸了一下左怀,五连子在。屁股后面一摸,丁健的十一连发在,但是没有花生米了。

加代的电话响了,刘哥打来的。加代电话一接,“刘哥!”

麻子眼珠一转,叫了一声,三哥。马三一回头,“嗯?”

麻子问:“十一连发的花生米在哪呢?”

“干什么?”

麻子说:“跟五连发的不一样。十一连发的花生米在哪?”

“车里呢。”

“哦,我下楼去。”

马三问:“你干什么去?”

“我把健哥十一连发的花生米放光了,我下去给他装一点。”

马三说:“一会儿一起去吧。”

“现在空了,我给他装上。”

马三一听,说:“你去吧。”

“你们坐吧,我下去一趟。”麻子下楼了。

加代正在跟刘哥通电话。刘哥说:“兄弟,你能不能今天晚上什么话不说?你给我两个小时的时间,我这边正在开会,马上要结束了。等会议结束,我把这姓高的找出来,你也过来。老弟,今天晚上我什么话不说,刘哥肯定交你这个朋友。别看你们刚才动手打人了,不怨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