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篇文章中,我想大家会反复读到一个词“父亲”,在拉康的理论中,精神病与父亲有着密切的关系,这一节,我们专门来讲讲父亲。

上篇文章可以点击这里阅读:

点击上方链接,即可优惠购书

1

父亲

1.1 什么是父之名

拉康认为,精神病的重要原因是“父之名”被除权。那什么是“父之名”呢?

我们要先从弗洛伊德的俄狄浦斯情结说起。

弗洛伊德认为,儿童具有弑父娶母的俄狄浦斯情结,对男孩而言,父亲的存在对其独占母亲构成干扰,因此总对父亲怀有敌意。

但当他意识到父亲比自己更强大时,便产生了阉割焦虑(害怕被父亲阉割)。

这种恐惧让他转向认同父亲,将父亲的价值观内投于自身,不再将父亲视为竞争者,俄狄浦斯情结被克服,欲望转向社会能接受的方面,比如娶另外一个现实中的女人。

从俄狄浦斯情结中可知,所谓“父之名”,就是一种权力的象征,一种律令式秩序的象征,而它们都是以“父亲”的名义宣讲出来的。

父之名是让孩子适应社会的关键因素,父之名的缺失,会导致一个人无法适应社会,因此会导致精神病。

1.2 “父之名”除权的后果

拉康认为,精神病的其中一个原因,是父之名被除权。

在前面“镜像误入”中讲过,父亲是避免镜像误入的关键因素。如果父亲这一代表规则的角色缺失,孩子就会与母亲融合在一起,无法学习如何适应社会的规则,造成镜像误入。

举个例子,如果一个男孩成长在一个健康的家庭,由于有父亲的介入,他从小就开始学习如何与他人相处,适应社会规则,他就拥有了融入社会的能力。到了服兵役的年纪,他会响应国家的号召,光荣入伍,接受法定服兵役的训练。

但是,如果他的成长经历中父之名被除权,也就是缺失了代表规则的父亲这一角色的介入,那他就会长期与母亲融合在一起,在母亲的照料下,他无法学习与他人相处,无法适应社会的各种规则,因为他没有学习到这个能力。

到了服兵役的年纪,他会感到害怕、退缩,但他又无法对抗这一规定。这时,他就会产生精神病,比如精神分裂,他会说自己天天见鬼,不能服兵役。他并不是在撒谎,而是真的能够在幻觉中看见鬼,这样他就可以避免服兵役。

之后的人生中,他会带着怕鬼的心理阴影继续逃避其他事情(这个原理在后面“疯子”那一节还会详细展开)。

可见,父之名对一个孩子的健康成长是多么的重要。

看到这里,各位单亲妈妈不用害怕,因为在拉康的理论中,父亲并非现实生活中的父亲,父亲是一种象征着规则的符号。

符号父亲也被称作“父之名”(NAME-OF-THE FATHER)。它是一个社会和文化概念,指的是父亲在家庭和社会中的权威和统治地位。它强调父亲作为家庭的领导者和决策者,以及社会中的权力和控制。

总之,在拉康的思想中,我们可以把它视为规则的代表。

如果母亲能在教育孩子的过程中注重规则,一样能培养出健康的孩子,历史上孟子的母亲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相反,就算父母双全,如果父亲是一个懦弱而无规则的人,父母双方都溺爱孩子,也是一种“父之名”除权,同样会培养出精神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3 父之名除权后的症状

当然,父之名除权未必一定会导致精神病,精神病只是最坏的结果。那么,除了精神病之外,还有什么其他的症状呢?

父之名的除权从根本上动摇了主体的稳定性,这时会产生两种补偿方式:

1、顺从性认同(identification conformiste)

顺从性认同通常表现为盲目地顺从他人的生活方式和习惯行为。指个体通过迎合他人(尤其是照料者)的期望和符合社会规范来获得认同感和稳定感。在这种模式下,个体试图通过模仿和符合他人的期望来建立自己的身份和主体性。

这种认同模式会导致个体在追求自我表达和独立思考方面受到限制,因为他们主要关注的是满足他人的期望。假设一个男孩通过迎合母亲的期望来获得认同感,他会很容易变成一个顺从的“娘娘腔”。

2、妄想性隐喻(métaphore délirante)

妄想性隐喻是指个体通过创造自己的幻想世界或故事来补偿自我认同的不稳定性。在这种模式下,个体会借助幻想、幻觉或妄想来填补内心的空虚和不安。

然而,这种补偿模式会导致个体与现实脱节,并可能导致精神疾病的发生。例如,有些孩子可能通过幻想班上有鬼来逃避读书。

除了“娘娘腔”和精神病之外,父之名的除权还会导致孩子成为“花花公子”。对男孩而言,如果父亲的这个角色在他生命中并不存在,他会感到缺乏一个真正的男性榜样,于是会试图通过成为男性的性器官来弥补这种缺失感。

这样他长大后就会变成一个花花公子,一个“行走的生殖器”,试图通过追求与多个女性建立性关系来证明自己的“阳具功能”,以填补缺失的父亲角色所带来的空虚感。你会发现很多“海王”的童年中,父亲基本上是缺位的。

1.4 父之名不能除权但可以挑战

任何新思想的诞生,从某种程度来说,不外乎受父权洗礼,而后对父权挑衅,最后将自身树立为一个崭新父权的历程。

人类的进步就是一代代孩子对父亲的挑战,从而取代父亲成为新的“父之权”的过程。父之名不能缺失,并不意味着不能被挑战。父之名的缺失会让孩子无法适应社会,但如果父之名不容挑战会导致孩子的思想被禁锢,无法创新。

因此,随着孩子的慢慢长大,要学会挑战“父之权”,最终取而代之成为“父之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女人

拉康那个时代的欧美还处于男权盛行的年代,因此拉康的理论中有专门论述女性的部分,着实难能可贵。下面我们一起来看看拉康心中的女人。

2.1 女性与欲望

女性一般会与欲望联系在一起,对于不少人来说,他们会认为欲望是不好的,比如,在中国的宋明理学中,主张存天理,灭人欲,但拉康并不这样认为。

欲望是请求减去需要后的剩余。用团长的话会容易理解一点,欲望是想要减去需要后的剩余,用公式表示如下:

欲望=想要-需要

举个例子,当我感到口渴时,我需要喝水,这是我的基本需求。可是,我想要喝可乐,这时,我手上有一瓶矿泉水我并不会满足,因为虽然喝完水之后,我口不渴了,但我想要可乐这个欲望并没有被满足,这个没有被满足的就是欲望。

为什么把欲望跟女人联系在一起呢?难道男人不也一样拥有欲望吗?是的,男女都有欲望,但男人通常会压抑自己的欲望,女人多数敢于表达自己的欲望。

一般人认为欲望是不好的,其实,欲望是人改造世界与自己的根本动力,也是人类进化、社会发展与历史进步的动力。

克里希那穆提说:“对欲望不理解,人就永远不能从桎梏和恐惧中解脱出来。如果你摧毁了你的欲望,可能你也摧毁了你的生活。如果你扭曲它,压制它,你摧毁的可能是非凡之美。”

如果一个母亲无节制地满足孩子,任何欲望在诞生的那一刻就已经被爱堵死了,这个孩子肯定会做噩梦的。同样,一个尽可能满足女方欲望的男士,也是悲惨的。

欲望是动力的来源,一个欲望完全被满足的人是没有动力的,他的人生也会因此而失去意义。因此,无节制地满足一个人的欲望,等于剥夺一个人生活的乐趣。

因此,面对女人的欲望,我们不是要去满足它,而是要能够忍受对方不满的张力,或者允许对方欲望的存在,保持其张力的存在。有张力,才会有进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2 女人与男人的不同

因为俄狄浦斯情结的原因,男人害怕被阉割,所以男人要“拥有”,他想要拥有更多东西,害怕失去。

相比之下,女人没有阳具,所以她们不害怕失去,而是渴望成为某种存在,所以女人追求的是“是”。“是”就是一种存在、一种“成为”,女人为了她想要的“是”,她可以放弃一切。

这一点可以在希腊神话中找到例证。美狄亚爱上了英雄伊阿宋,她认为自己的存在就是成为伊阿宋的此生挚爱,于是她用魔力帮助他取得金羊毛,并与他一起乘船私奔。

但伊阿宋回国后,移情别恋,美狄亚极度悲愤,由爱生恨,杀死自己与伊阿宋所生的两个孩子,并毒死了伊阿宋的新欢。

所以,当一个女人无法成为自己想成为的存在时,她会坚决放弃甚至毁灭一切。

女人并不是不在乎房子、珠宝等有价值的东西,相反,她们比男人更在意生活环境带来的享受,比如阳台上的花园、清晨的咖啡,古典音乐,以及各种装点。但关键时刻,她们可以痛快地舍弃一切。因为她们要的是“是”,并不是拥有。

本书对女人的描述部分并不多,团长只是摘录其中两个点跟大家分享,让大家了解男权时代背景下拉康心中的女人。

下篇文章,团长为你分享拉康理念中的“疯子”部分,来看看为什么说“人人都是精神病”,我们该怎么面对自己内在的冲突。

记得关注+点赞不迷路!

点击上方链接,即可优惠购书

因微信公众号推送机制更新

为方便您第一时间看到蓝狮子图书的推送

点亮文末“❀在看”

或将本公众号设为“★星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