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丨双旗镇客栈 (我们在这个尘世上的时日不多,不值得浪费时间去讨好那些庸俗卑劣的流氓。)

教育对象是人,教育的施加者也是人。教育的理想状态应该是人和人之间形成合力,而不能形成寓言故事——《动物拉车》里的“力的分解”场面:天鹅向天上飞、梭子鱼向前拉、大虾向后用拽,每个人都全力以赴,但那辆车却纹丝未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事实上,而今的教育现状就是《动物拉车》里的名场面:教师和学生家长离心离德,应该接受教育的学生在教师和学生家长的对垒中逐渐分层:真正优秀的家庭,其父母不会和教师群体对抗,而是全力配合;而那些注定会成为现实中不良因子的那些孩子的家长,则经常以“和教师分庭抗礼”的姿态出现。可以说,西方的“分层教育”正在我们的教育生态里生根发芽。

2000年之前,教师队伍还是而今的教师的队伍,或者说——还不如而今的教师队伍。

2000年之前的那些教师,学历水平是真的不高,有的人甚至还不太掌握课本知识,不过具有一点点初中经历,知识匮乏得那叫一个“触目惊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教学手段,那个时代的教师们也更多是让我们死记硬背为主,谈不上而今的各种“生本课堂”、“大单元教学”、“杜郎口、杨思模式”——没那么多披着名利外衣的花活。

2000年之前的那些教师,他们“打学生”也是真的打,丝毫不留情,有时候还堪称一个暴虐!如果那个时候有自媒体,我想,你们能看到无数远甚于今天的触目惊心。

不知道你在中小学阶段有没有受到过体罚,我承认:我受到过体罚,而今还记忆犹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个时代的教育风气绝对如是,你不用否定!关于这一点,我们可以用一首歌来印证,这首歌经常被我们在预备时候唱起:“小嘛小二郎,背着书包上学堂。不怕太阳晒呀,不怕那风雨刮,就怕先生把我骂呀:没有学问,无颜见爹娘!

今天呢,实话实说,谁还敢打孩子、骂孩子?借你个熊心豹子胆,怕是也不敢!现在的教育生态实现了翻转:学生骂教师,甚至打教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再讲个你不相信的“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故事,放在今天就是奇谈:我上小学时候,全班学生经常动不动被语文和数学老师停课,去农田里帮助教师收花生等粮食。收完粮食回家,我们当然已经成了泥猴儿,但还高兴得忘乎所以。

你问我是不是痛恨那个时代的教育?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你:可能是我“懂事”太晚,我并不痛恨那个时代的教育。不但不痛恨,我还无限怀念那个七十年代和八十年代的悠悠往事。

我和你都不知道哪个时代的教育更进步。

如果我说过去的教育更进步,学生家长们会嗤之以鼻——他们习惯踩在自己历史的面门上痛骂自己的历史,好像自己的祖辈、父辈身上永远都有着让他们除之而后快的缺点;如果我说现在的教育更进步,学生家长们同样会嗤之以鼻:现在的教师们完全变了——以前的教师们真的是为了孩子好!哪怕那个时代的教师打骂孩子,他们的打骂出发点都是好的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哪儿说理去?双重标准玩得那叫一个飞起!你只能说:唯小人与家长难养也,不是吗?

我们不去举校园之内的例子,因为校园之内的例子无解——当下的学生家长们,往往就是在2000左右兴起的各种所谓改良的教育浪潮中成长起来。这些人饱受传销成功学的浸淫和房地产行业的红利,已经形成了一种促狭而狂放的心理状态,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认识不到真的自我,教师的看法很难让他们产生共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来看一则发生在校园门口的“怒怼学校”的案例吧,这则案例就发生在最近。

湖南长沙(一个娱乐业极度发达的城市)某学校门口,一名女子在学校门口,以学校为背景拍摄网红短视频。

学校的保安走过来进行劝阻,这名女子像一个炮仗,即刻开始爆燃——她把镜头对向保安,同时进行一系列战斗力爆棚的质问式输出。

比如,她说:“这条道路是你们学校的吗?!”、“我如果不离开,你能把我怎么样?!”、“把我抓起来啊!”、“你的衣服就让人很不舒服!”、“你那么凶干嘛?!”、“人家都在笑话你”等等等等。

质问式输出不限于上述话术,整个视频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无底线挑衅,丝毫没有柔和内省的样子。

而面对女子的质问式攻击,保安的处理方式最突出的一点是:玩世不恭风轻云淡、不畏不惧,甚至还主动还击

保安始终保持一种微笑——有淡淡的嘲笑的那种微笑,他不疾不徐地应对各种问题。

比如,对于“这条道路是你们学校的吗?”的质问,他的回答是:学校门口不允许拍摄广告和短视频;面对“你能把我怎么样?”的质问,他的回答是:你不离开,我不能把你怎么样,只能劝导;面对“把我抓起来”的嚣张,他的回答则是:我没说抓你;面对“你的衣服就让人很不舒服”的极端攻击,他的回答则是:门前三包,这是我的责任点;面对“你那么凶干嘛?!”的倒打一耙,他的回答是:你比我更凶啊;面对“人家都在笑话你”裹挟众人的有罪推定,他的回答是:是在笑我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应对是应对,不可谓不巧妙。但我个人认为,这种应对只能发生在保安精神状态及其放松的状态下;发生在他无忧无虑的状态下,而不是发生在前怕狼、后怕虎的心理状态下;发生在他那种玩世不恭的站姿和微笑上!

这种应对之策不可能被教师群体复制!

而今的教师群体,务虚的工作千头万绪,“县管校聘、交流轮岗、末位淘汰机制”的达摩克里斯之剑又高悬头顶,恶婆婆更到处都是。在这种工作状态下,教师们的灵魂极度卑微而疲惫,他们做不到保安的玩世不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视频最后,保安甚至“趾高气扬”地说:“你去跟校长投诉吧!”放在现实里,哪个教师敢这么说?这不是给校长找麻烦吗?校长怎么看你?!

再者说了,人家真找校长投诉了,你觉得校长会站在谁的一边?

打个比方:媳妇和儿子干仗,婆婆会帮谁?打个比方:过去的官员们爱不爱自己的乌纱帽,在不在意自己的所谓名誉?会不会“两害相权取其轻”?

但凡你想通上面两个比喻蕴含的道理,你就明白:校长起码定你个“对学生家长态度不好、工作能力不足”的大而化之的罪名,不是吗?

“女子在学校门口,以学校为背景拍摄短视频,对保安的劝阻大为光火”事件的结尾,说起来既让人欣慰,也让人无奈地愤怒——这名女子首先以“天安门都能拍,为什么学校门口不能拍?是保安大哥严厉,还是我太多事了呢?”的诱导性标题挂在网上,想掀起一场舆论狂潮,彻底击垮这所学校,但网民们看完现场,竟然站在了学校一边,一致谴责女子的咄咄逼人和狂妄嚣张——教育,第一次赢得畅快淋漓!

可是,这名女子得知自己被自己的视频“网暴”之后,再次贴出新的视频:第一次被网暴的感觉真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知道你们是否诧异,我对此倒并不诧异:教育生态之下,这样的学生家长乌泱泱一片,他们的心理素质超乎我们的想象!

教育堪忧!套用狄更斯在《双城记》开头的一段话: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我们在走向希望之路,我们在打开地狱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