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者恒贵,富者恒富,阶层固化的格差社会中,庶民的上升通道如何被彻底封锁。

这几天,羽生结弦离婚的消息频频上世界各国热门新闻。结婚仅105天即以离婚收场,不禁让吃瓜群众好奇:如此闪婚闪离,到底发生了什么?

羽生结弦何许人也?对于不熟悉冬季体育的观众来说,他只是一个经常在热搜出现的日本花美男。事实上,羽生结弦是有史以来冬季体育最杰出的亚洲运动员,从青年组大满贯卡年龄下限升成人组开始,他先后完成了奥运男子花滑二连冠,男子花滑超级全满贯(所有能参加的比赛均已获得金牌)等让人仰望的成就。对于与他同时代的选手来说,他就是那堵一直难以逾越的高墙。

但另一方面来说,羽生结弦又是个“怪胎”。在流量为王的时代,他作为世界上最具有商业价值的运动员之一,却始终不签经纪公司,不使用手机通信,只接了几个最低限度的代言维持生活(其中大部分是他本来就日常用的产品),基本不出席商业活动。为了方便当地后辈,自己每天深夜往返冰场练习,过着现代社会里罕见的苦行僧生活。

坚持不签经纪公司,也不投靠日冰协内部的派系码头,常年留在仙台小地方而不“上京”,使得他虽然已是成绩斐然,日本乃至全球知名的运动明星,但从日本国内的社会阶层来说,他依然是一个“庶民”,毫无背景。

二战后,美国对日本的政治制度进行了重组,使得日本的法律体制与欧美接轨,表面上看起来已经非常的“自由与民主”。在上世纪,这种革新制度确实一度打破了社会阶层,创造了一大批新贵,但经过了几十年的不断沉淀,其社会结构早已又回到了战前的金字塔形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日本经济学家橘木俊诏《格差社会》一书中就讲到,日本的格差(社会和地域阶层差异)正在呈日益扩大的趋势。在日本国民的高收入和高消费水平、繁荣的国际都市、现代化的商业模式背后,是巨大的生存压力、大量失业和流浪人员、阶层固化和不平等、逐渐缩小的社会保障网以及生活于其阴影之下的弱势群体。

比如,对日本年轻人来说,除了互联网等少量新兴行业,上升通道几乎被堵死,子继父业成为常态,鱼店的儿子还是卖鱼,花店的女儿还得卖花,好不容易考入了东大法律系、经济系的精英们,依然要靠前辈关系进入大手律所或机构,然后通过当政客上门女婿才能真正进入政坛。日本的政、体、文界二代、三代现象非常严重,最为典型的是小泉首相之后的自民党总裁选举,即被称为“麻垣康三太郎”(麻生太郎、谷垣祯一、福田康夫、安倍晋三、河野太郎)的五人,他们的父亲或祖父都曾是国会议员。"想要纠正阶层固化,关键是教育”,但另一方面,“一个人能否受到良好的教育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父母的阶层、职业和收入”。

与此“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儿子会打洞”的常态不同,羽生结弦今年还不到29岁,已经凭借奥运连霸拿了两次紫綬褒章,一次荣誉国民赏。对于海外群众来说,他取得的傲人成绩与其获得的荣誉匹配,没什么奇怪的。但对于充满权贵的日本社会来说,这种庶民靠自己成绩奋斗,突破阶层的上升途径违背他们的潜规则,早已成为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

借助性别优势上台的桥本,又把东奥大权交还给了森喜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借助性别优势上台的桥本,又把东奥大权交还给了森喜朗

管理日本花滑、速滑事业的日冰协虽然名义上是日本所有滑冰关系者加盟的行业协会,但其本质依然是权贵二代刷资历的地方。羽生的头号反对者,桥本圣子就是北海道政治世家出身,其祖父还曾任北海道每日新闻社长,在政界和传媒界均有大量人脉。表面上看,她是代表日本取得了速滑成绩以后进入冰协成为会长后,又因为工作出色成为大臣,实际上只是权二代在冰雪行业刷了一圈资历。

她在索契爆出了与下属花滑选手高桥大辅不伦的丑闻以后,日冰协迅速安排了多个高桥性取向为男的八卦新闻稿为桥本洗白,又紧急安排高桥退役出国平息事态。在这一番操作下,浑身丑闻的桥本依然政途坦荡,甚至在东京奥运会的电通腐败案中也可以看到她的身影。(因森喜朗发表歧视女性言论,她接任上台日本奥组委主席,但其简历明确的写到了她是“安倍、谷垣派”,结果这位代表女性的新主席上台以后,每晚都要给自己的“政治老师”森喜朗打电话,实际上东奥的控制权还在森手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桥本简历中明确其祖父和义兄均是议员,其派系为安倍派安倍派和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桥本简历中明确其祖父和义兄均是议员,其派系为安倍派安倍派和森

接任桥本的冰协副会长长岛昭久,更是一个对滑冰一窍不通的纯政客,作为极右翼党政客的他,上台以后除多次发表亲美政论以外,更是在工作上明晃晃的偏袒美国选手,多次公开发表支持美国选手的指示,力排众议废除日本延续多年的投递礼物花滑传统,跪舔美国。自他上台后,日本裁判给美国选手送分已成惯例。在去年结束的北京冬奥会上,日裁给美国选手和自己的派系选手疯狂加分,却把自由滑难度系数领先的羽生排到了第六名(她也是唯一一个自由滑把羽生排出前五的裁判),可以说,花滑领奖台已经变成了日本政客送给美国的贡品。

在日冰协内部,出身书香世家,靠个人努力出成绩的羽生所走的道路,和这些刷资历起家的权二代、三代们格格不入。一方面羽生所处的行业环境如此恶劣,另一方面,他的成功又带来了巨大的关注和流量。因为坚持独立,没有派系庇护,怀璧其罪的他常年被各种新闻媒体,八卦周刊狙击,而日冰协等主管部门理所当然的对其坐视不救。

根据日本人统计,从羽生还在读高中的时代起,八卦周刊就开始捏造发布他的各种绯闻谣言,煽动竞争对手的粉丝对其追杀,这种新闻“猎巫”行为,随着他的成绩提升,知名度扩大而愈演愈烈。

狗仔追拍导致羽生被汽车拖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狗仔追拍导致羽生被汽车拖行

他曾收到对家粉丝发出的死亡威胁信,日冰协反应仅仅是在比赛期间给他配备了保镖,但对发信人的调查不了了之。在16/17赛季中(每次流言都是在赛季中发布,其居心可见)几家八卦媒体集中编织了他的绯闻,造谣抹黑其家人,以至于1月他到偏远地区的岩手县乡下慰问演出时,被当地儿童当面询问流言。这种配合比赛节奏打输出的八卦造谣,贯穿了他的整个竞技生涯,还曾出现被狗仔追拍造成他被汽车拖行险些受伤的事件。在这种环境下,羽生本人对家人的隐私保护也越来越严格,早年陪同他练习的母亲还曾数次接受电视台采访,到了近些年,在正规采访中已完全看不到家人的影子,一些误拍到家人身影的花絮也在审核后紧急删除了相应片段。这正是羽生能基于自己的力量对家人所做的最大保护。到今年他宣布结婚,八卦媒体更是群拥而上,形成了秃鹫与鬣狗抢食的状态。

据统计,他宣布结婚之后。每周均有八卦周刊发表其结婚相关的谣言绯闻,内容除了把他当做爱豆偶像唱衰婚后市场以外,还有对其婚事及对象的各种恶意揣测,截止离婚前,女自,女七,周女及日刊新周南几家八卦杂志已经发布了20条毫无事实依据,以随意臆测为主,互相套用的失德报道。且每次新的谣言发布,都是在他即将发布个人冰演巡演、门票发售等关键时机之前。以这几家八卦为核心,其他日本八卦杂志和线上媒体,社交网络营销号又纷纷引用套用其内容,仿佛因为是引用他文,自己就不用负起传谣的责任,把各种流言传得到处都是。

日本网友统计的羽生婚后到离婚前四家八卦周刊造谣频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日本网友统计的羽生婚后到离婚前四家八卦周刊造谣频次

与此同时,羽生和其家人过的是什么日子呢?根据离婚公告,结婚后,为了保护个人隐私,他的对象处于一步不能出屋的状态,被活生生堵了3个月。他自己一边白天要为冰演筹划和代言工作,晚上要进行高强度的练习,几乎没有休息时间。他的家人、好友、邻居和他自己被狗仔频频骚扰,甚至被莫名的车辆跟踪,被奇怪的人搭话问询。而每天早上,互联网上都有新的流言在等着他们。

也曾有日本群众提出,在已知与素人结婚的多个演艺人士中,罕见如此被大规模骚扰的情况。也许正是因为近年来,并未爆出什么素人被大规模骚扰的消息,羽生才会认为可以在能够保护家人隐私的情况下与素人结婚,但婚后却发现情况并非如此,为什么他的情况如此特殊?

这就要回到前面的阶层话题了,除羽生以外,日本基本所有的名人都是有经纪公司的。经纪公司除了为他们接业务抽成获利,还要负责他们的公关形象,因此不论大小,经纪公司多少都黑白通吃,可以摆平各种问题。最有名的案例就是杰尼斯事务所,其实在70年前就已有性侵丑闻,但一直熬到世纪末才被爆出,且并未影响其业务,最后到实际控制人喜多川去世以后,才真的爆开。经纪公司基于利润为名人策划形象和安排工作,并不会顾忌运动员的状态和需求,很多艺人早年签的都是"血汗合同"。日本花滑圈也不乏签了知名事务所,得到大量资源推广,但同时因事务所盈利需求,多次带伤演出最后搞到自己废掉的运动员。

著名事务所吉本兴业,公司提成90%,但一手控制了演艺公司--电视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著名事务所吉本兴业,公司提成90%,但一手控制了演艺公司--电视台

此外,各种艺能人士很多本来就是演二代、权二代,也有早年贫苦出身,但在演艺圈钻营多年,上下关系网早已打通的案例,跟羽生这种埋头训练无心交际的“独狼”完全不同。从羽生结婚的案例我们可以看到,原来不是日媒讲规矩,不拍素人,而是日媒不拍有背景有关系的素人。当利益过大,而阻力不在,所谓的“素人隐私”对他们来说就是一纸空文,毫无约束力。

而与此相反,类似桥本、喜多川这样的权贵人士,即使被抓住证据爆出了真实的丑闻,掌控传媒界的“大佬”们也可以很快地通过舆论引导把其压制下去,轻轻揭过。在这种社会里,媒体不过是资本和权贵的走狗而已。针对常年过着严厉约束自己言行,且民望甚众,本身没有任何污点的羽生来说,通过绯闻和家人对其进行声望上的打压,正是那些不希望看他继续向上的上层人士最好用的手段。

在日本这个固定阶级的社会中,只能存在公卿权贵,武士打手,下仆奴隶,普通老百姓如果想要突破阶层,凭自己奋斗成功,就一定会面临与羽生相同的困境。因此大部分年轻人在稍有冒头以后,就要投靠依附前辈或者派系寻找庇护。成名后被狗仔媒体骚扰,在舆论引导下,不少日本网民笑谈这是“名人税”,即“出名就要付出代价”,殊不知出名并不等于就会靠名获利,况且不知有多少依靠名望获利的名人并未付出一点成本,而又有多少单纯的庶民,在还未成名和成名的路上,就已被豺狼虎豹吞噬殆尽。在“名人税”的表面下,隐藏的却是强权群体对弱势群体基本人权的随意践踏。

羽生离婚,即是毫无靠山的庶民在这个阶级社会里,在失德媒体的围追堵截之下,仅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做出的断腕之举。

中国人都学过裴多菲的一首诗“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如今,他二人为了对方的自由与幸福,断弃了自己的爱情,这一无奈之举,实属可叹可泣。

(作者:流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