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老家的邻居被法院以寻衅滋事罪判了刑,缓刑执行。

他却不服,选择上诉。

曾经的他仗着自己拳头硬,在村里横行霸道,甚至连村长都要让他三分。

又是强行承包土地,又是私搭浮桥收过路费!

如今被人举报判刑,这一切只能说是他咎由自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两个月前,老家通了一条全新的桥。

所以这也是时隔三年,我再一次回老家看望爷爷奶奶。

村子里变化大了不少,不仅每家每户都盖起了两三层的小洋楼,还多了不少饭店和超市。

毕竟桥建成之后,交通方便了许多,人气也旺了不少,村子的后山还被政府规划成一个网红的打卡景点。

那天我开着车子刚进村,就看到曾经的邻居屠达一家在新建的小广场上和几个人大声商量着什么。

这个屠达是我爷爷的邻居,以前在村里是出了名的霸道。

不过他年轻时候得到过我爷爷的照顾,所以和我们一家关系也算是不错。

如今的屠达也60多岁了,一头白发,身材不仅不再强壮还有些佝偻。

记得小时候我看到他总是有些害怕,都要绕着走,如今却矮我半个头,不得不感慨时光的飞逝。

“达叔,来,吃水果。”

我从车上搬下一箱橙子朝着屠达一家走去。

屠达和他两个儿子看了好一会,才认出来我来,并笑着挥挥手。

“小东,几年不见,又长高啦!”

屠达一边接过我的水果,一边给我递了根烟。

几句寒暄之后,我才知道他惹上了一个大麻烦。

2

屠达这次连带家里10口人都被判了刑,被判刑的原因就是有人举报他私搭浮桥收费。

现在他以寻衅滋事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而他家的亲戚也都因为有份参与向过桥村民收费,所以判刑一年至半年,不过都是缓刑。

他们正在为这件事烦恼,准备上诉。

虽然具体情况我不是很了解,不过想到屠达曾经在村里干的那点破事,这应该也是他咎由自取的结果。

我老家这个村子,隔着一条大河。

有两座桥在村西和村东,不过距离都很远,最近的也距离我们村口20多公里。

所以早些年村口的河岸边是有摆渡船的,方便村民外出,后来被停了。

摆渡船停了之后,就有了一条用铁皮船焊接起来的浮桥,而那条浮桥就是屠达一家建造的。

当时村里人褒贬不一,有一部分人说屠达是做好事,方便大家出行;

不过大部分的人都说他造桥就是为了非法赚钱,还变相敲诈来往的人。

但毕竟那会他是村霸,所以大家再有怨言都不敢明着说他,就连村长都要让着他三分。

听我爷爷说,屠达祖上几代人都是做摆渡的船夫。

他们祖上就是那种霸道的人,经常和其他船夫因为载客起争执,后来渐渐地,我们村的摆渡业都被他们家垄断了。

不仅价格贵,过河还得看他们的脸色。

屠达年轻那会也跟着他父亲干过几年,后来村里人反映不安全,加上当时有传闻可能在村口建桥,所以村长才决定停了摆渡船。

屠达哪里能接受这种决定,摆渡船一停岂不是砸了他们家几代人的饭碗,所以他带上家族的人直接到村长家闹。

“武力解决一切!”

这就是屠达的做人信条,做事不喜欢讲道理。

村长说理说不通,最后没办法也只能任由他恢复摆渡业。

3

只可惜,好景不长。

屠达在恢复摆渡业之后,连续发生了几次意外,有好几名村民掉进河里淹死了。

当时听说派出所都找上门了,后来也不知道屠达怎么处理的,反正赔了点钱也就不了了之。

不过从那之后,村民也不敢继续坐他家的摆渡船,所以即使村长不干涉,他也渐渐没了生意。

失业之后的屠达,游手好闲了一段时间之后,又把主意打到了过路费身上。

于是他就带着自己几个手下每天跑去20多公里外的大桥头收过路费。

只要往我们村来的车辆都要收费,包括当时运来集市上贩卖商品的货车。

如果对方不给,屠达就让手下拿着各种钢管、木棍上去找人家麻烦,有的时候甚至把人打得满脸是血。

就连河对岸村子的人过来做买卖,他也要敲诈一笔路费。

虽然当时也有人报警,但是只要警察来,他们就躲,警察一走,他们又出来为非作歹。

曾经就有村民当众举报屠达,结果屠达直接带着一群人把对方的家给砸烂了,还把对方家的儿子打成了瘸子。

警察来了也于事无补,在那个年代也没有现在监控这么发达,没有证据,外加屠达多少都有点关系,所以终究都是没有给他造成什么影响。

最后那户村民不得已,只能被迫离开了村子。

所以从那时候起,大家都很害怕他,没人敢惹他。

记得那时候我爸妈还提醒我放学回家,如果看到屠达一家一定要绕着走,免得生是非。

我刚上中学那会,爸妈就带着我搬去了县城,之后也就少了联系。

4

听我爷爷说正是因为屠达的胡作非为,所以越来越多的人不愿意来我们村了,自然很多买卖也就做不成了。

村长找过屠达几次,刚开始他还不管不顾,不过渐渐地他发现,外地的车都不来,他也收不到钱了。

所以屠达想着这样下去不是一个办法,这才有了后来的搭浮桥的事。

千禧年那会,屠达一家就用了十几条铁皮床焊接了一条浮桥。

“屠达说他花了快30万才建好了那条浮桥?”

爷爷听着我的话,抽了一口旱烟,不屑一顾的笑了:

“听他放屁,那个时候大家一年还赚不到3万,没建浮桥前他哪来的30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