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后续侵害问题,我们要求周末不得将狗带回家,前期损失我要求得到合理赔偿,并在小区楼栋群里进行公开赔礼道歉。” “不同意,我一项都不认可,我又没有辱骂他,为什么要道歉?完全不同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一桩由犬吠扰民引发的相邻关系纠纷案件

一边是声称在犬吠长期侵害之下

产生应激性反应

患上“通气过度综合症”的业主

一边是认定两者并无直接关系

且合理饲养的租客

庭审伊始

原被告之间的“火药味”便已开始弥漫

言语间互不让步

记者直击了这起案件的庭审全过程

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将择期对此作出宣判

新邻居带来宠物犬

六旬夫妇不堪其扰闹上公堂

沈阿姨夫妇两住在闵行区某小区一楼,大约在2020年底,对门搬来了一家三口,和新邻居一起搬来的,还有两条宠物犬。按照沈阿姨的说法,自从对门入住后,所养犬只就一直在侵扰邻里的正常生活。

“平日里,两条狗叫的很凶,但凡有人经过房门,只要有一点响动,两只狗便大声狂吠,尤其是在快递人员、保安、物业进出时,加之一楼大厅有混响,经常让人受到骤然惊吓。”

庭审现场,沈阿姨代理人、其丈夫吴先生对此表示苦不堪言。“我们本着邻里和睦共处的原则,多次与对方好言沟通,对方表面态度不错、但从未见其采取任何有效的止吠措施。”吴先生表示,无奈之下,自己家只得在在入户大门及房间等处分别装上了隔音板门贴、隔音门缝贴条等,但奈何噪音过大而效果不佳。

矛盾的焦点发生在去年3月23日这一天。据吴先生叙述称,当时恰逢小区楼栋封控,其因工作身在外地,沈阿姨独自一人在家,当晚21时左右,沈阿姨突然出现血压飙升、全身抽搐、持续颤抖、呼吸无法自主等病情。所幸通过楼栋微信群求助邻里,沈阿姨被紧急送医,后被医院诊断为“通气过度综合症”。据此,沈阿姨夫妇将矛头直指邻居家两条宠物犬,认为犬吠侵害是引起沈阿姨发生该病症的重要原因。

庭审中,吴先生明确了自己的诉请,即要求虞女士停止饲养噪音源头的柯基犬,排除对生活的干扰,对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前期损失合计近2万元予以赔偿,并在楼栋微信群内公开赔礼道歉,由此向法庭提交了包括楼栋邻居联名签署的犬吠噪音扰民证明书等多组证据。

被告:犯病与犬吠无直接关系

已积极采取减少噪音措施

然而,对于吴先生在庭上的这些说法以及相关证据,被告虞女士在质证环节却不予认可。

“当初租房时,我们考虑到狗搬到新环境会有不适应,怕影响周边居民,特地选择了最边上的一间房,包括后来我们也听取了邻居的建议,购买了防止狗叫的震动器、嘴套等,以减少犬吠噪音,已经是积极采取了相关措施。”所以在虞女士看来,狗叫并不会对沈阿姨家造成多少影响。

因此,虞女士也不认为,去年3月23日当天沈阿姨的犯病与犬吠有直接关系。“楼栋封控期间,我们一家人都在家,狗叫时我们也都是及时进行了制止,也有相关视频为证。”虞女士称,当时沈阿姨还气势汹汹找上了门,声称狗叫吵得她不舒服了,“在沟通中,我也是好心提出可以陪她去医院,但她觉得我这是在诅咒她。”虞女士回忆,当时沈阿姨找上门时,状态尚好,“她都有力气上门和我们吵,后续的犯病完全是因为她自己过于激动造成的。”

在虞女士看来,此后对方采用暴力砸门等方式来处理问题,确实在两家人中结下了梁子,并因此引发多次报警、投诉。

在法庭辩论环节,吴先生提出,被告在近两年的时间里任由犬吠扰民,给原告及家人造成了医疗费用等损及严重的精神伤害。无论是从义务还是道德的约束上,都不能再放任侵害事实继续存在。

“我们家一直是文明养犬,对于邻居擅自的提醒从未懈怠,包括说按照《上海市养犬管理条例》相关规定,在城市化地区饲养犬只,每户限养一条,我们也已经遵守,将其中一条田园犬送了出去。养狗是我的权利,我还会继续养下去。”在最后陈述阶段,虞女士同样态度坚决。

法庭将择期对此案进行宣判。

来源:上海法治报 记者:季张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