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36年3月的一天,一则消息在上海滩不胫而走——蒋介石的外甥被人给打了。

这一来,上海市民来了兴致,议论纷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了‘皇上’的外甥,这下子有好戏看了。”

“对,吃不了兜着走。”

有人对此不赞同:“那也不一定,打人的是陆连奎,可不是省油的灯。”

“你小子没记性吧,陆连奎能比黄金荣厉害?他打了浙江督军卢永祥的公子,不还是被一车士兵绑走,低头认错?”

“就是,我看陆连奎这小子要倒霉。”

“嘘——让陆连奎的打手听到可就遭殃了。”

陆连奎是谁?上海人为何那么怕他?打了蒋某人的外甥,委员长会不会善罢甘休?

陆连奎跟黄金荣还真是有交集,在当时,他可以说是上海滩一霸,有权有势,名气很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881年,陆连奎出生于湖州市。他跟杜月笙一样,都出身贫苦,都卖过水果,都是青帮头子黄金荣的得意门生,都在上海租界当过巡捕。

所不同的是,杜月笙在法租界,陆连奎在公共租界。早期的陆连奎跟杜月笙一样比较机灵,后来成为公共租界的督察长。

租界是国中之国,督察长权力很大,陆连奎和杜月笙一样,利用职权以权谋私,贪污受贿,走私贩毒,黑白通吃。获得不义之财后,他也跟小杜一样,在上海滩投资实业,成为巨富。

这么说吧,在上海青帮,除了黄金荣、杜月笙和张啸林三大亨,就数陆连奎名气大,势力大了。作为青帮头目,陆连奎跟那三位一样,心狠手辣程度,甚至超过他们三位。

三大亨毕竟有地位,干坏事还考虑身份,陆连奎却嚣张得很,做事无所顾忌。在旧上海有两句口头禅:“你又不是陆连奎,狂啥?”“我要是……,让我出门碰见陆连奎。”

1936年3月,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陆连奎挽着一位妙龄女郎的手,进入中央旅社电梯。

说明两点,女的姓刘,是陆的小情人;这家旅社是陆自己家的产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时候,一个年轻小伙也走入电梯。

“哎哟,我的脚好痛。”妙龄女突然带着哭腔尖叫起来。原来,因为手中拎着皮箱,电梯门即将关上,小伙子一不小心,皮箱一角磕碰了一下女郎的腿,女郎痛呼的时候,小伙子一慌乱,又踩到了人家的脚趾,只得连连表示歉意。

陆连奎一看,脸当时就拉下了,恶狠狠地看着对面的小伙子。但是他忍了忍,没有当场发作,毕竟这里是自己家的旅社,对方身份是客人。再说了,在自己心爱的女孩面前,他要保持一定的绅士风度。

把女郎安排到房间之后,陆连奎带人闯入小伙子住宿的房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陆连奎板着脸问道:“我怀疑你的箱子里有违禁品,要打开箱子检查。”

小伙子说:“你们是什么人,敢开我的箱子?”

“在上海滩,还没有人敢对老子这样说话。”陆连奎哼了一声,“少啰唆,快把箱子打开!”

小伙子毫不示弱,说话也很霸气:“走遍南北西东,还没有人敢开我的箱子,哪怕他是戴老板(戴笠)!”

陆连奎彻底被激怒,他认为对方虽然口气不小,但是没有随从,纯粹是在虚张声势。他大步上前,左右开弓,打了小伙子两记响亮的耳光。

小伙子白皙的脸当时就肿了起来,留下十根手指印,他指着对方说:“不管你是谁,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陆连奎也不理睬,冲着身后的喽啰一摆手,小伙子被戴上手铐,押往租界。

看着小伙子被带走,陆连奎这才心满意足,回到情人的房间,将对方拥入怀中,二人宽衣解带,开始颠鸾倒凤。一番云雨之后,陆连奎筋疲力尽,倒头就睡,很快鼾声如雷,进入梦乡。

这时候,枕边突然响起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陆连奎被惊醒后骂道:“是哪个活得不耐烦了,敢这时候给老子打电话。”

小情人拿起听筒之后,告诉陆连奎:“是吴市长。”

姑娘说的吴市长,是上海市长吴铁成。陆连奎再放肆,在吴铁城面前也要必恭必敬,他赶紧拿起电话:“吴市长,有何吩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小子闯大祸了!”

“这……又从何说起?”

“在中央旅社,你是不是打了一个人,还把他抓起来了?”

“是啊,他涉嫌贩毒……”

“你还在胡说八道,你知道他是谁吗?蒋委员长的外甥俞洛民!”

陆连奎一听“蒋委员长”几个字,当即呆若木鸡。

俞洛民出生于1908年,祖籍浙江奉化,其祖父是蒋介石母亲王采玉的弟弟,也就是蒋介石的舅舅。

俞洛民有两个堂哥非常有名,一个叫俞济时,“御林军”总管;一个叫俞济民,是宁波警察局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一次是应他的堂兄俞济民之命,到南京办事。路过上海时,想逗留两天,便住进了中央旅社,没想到遇到了陆连奎,遭到一番羞辱。

陆连奎一听是蒋委员长的外甥,当即吓得浑身筛糠,这事太大了,没有人能摆平。想来想去,他想到了师傅黄金荣。

蒋介石落魄的时候,得到过黄金荣照顾,在四一二政变中,青帮冲锋陷阵,屠杀上海工人和革命人士,为蒋介石政权曾经“立下头功”。因此,蒋介石对黄金荣很是尊重,以黄老大的身份,出面应该是管用的。

想到此处,他赶紧拿起电话,打到了黄金荣那里。可是黄金荣听说打的是蒋介石外甥,冷冷地说道:“这事我管不了,你看着办吧。”说完,便挂了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黄金荣不是不能管,而是不想管,杜月笙出名之后,至少在人前对他这个师傅始终是恭恭敬敬,姓陆的有本事之后,对师傅就开始怠慢,让黄金荣心里很是不爽。

黄金荣挂了电话,陆连奎又硬着头皮给杜月笙打电话,对方连接都不接。

“完了,全完了。”放下电话,陆连奎瘫倒在沙发上。

放下电话不久,他的喽啰慌慌张张进来报告:“不好了大哥,我们被包围了,楼下来了很多人,有十几辆汽车,拉的全都是当兵的!”

原来,俞济民不见堂弟过来,就给吴铁城打电话,很快得知了事情的原委。他也没有和吴铁城多说,直接把此事告诉了自己的弟弟俞济时。

俞济时当时已经是皖、浙、赣“剿匪”指挥官,权势熏天,他对吴铁城只说了一句话:“把那个狗东西给我抓起来!”

结果,沪淞警备司令部的士兵立即集合,坐了十几汽车,气势汹汹来到中央旅社,将那里围了水泄不通。

陆连奎一看走不了,乖乖下楼,被五花大绑带走。

不过他依旧端着架子,对采访的记者说:“大不了赔钱了事,钱再多,阿拉也赔得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蒋介石很快得知此事后,并没有推波助澜,而是要求吴铁城放人。

“放人?”吴铁城以为自己听错了。

“对,放人。”蒋介石肯定地说,“但可以加上一点条件,那就是捐10架飞机,他不是说自己很有钱吗?”

陆连奎听说之后喜忧参半,喜的是自己平安无事,捡了一条命;忧的是,自己需要搭钱买10架飞机,那时候较为先进的战机,价值在7000万左右,陆连奎一下子往哪拿那么多现钱?变卖不动产的话,自己以后怎么办?

这时候,有人给他出个主意:找虞恰卿。

虞恰卿,上海商界和金融界的大佬,连黄金荣和杜月笙等人见了都要尊称一声“前辈”,他的背后是整个江浙财阀,他主要跟英美做贸易,可以说是英美在华利益的主要代言人。

更重要的是,蒋介石起家靠的就是此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人牵线后,陆连奎见到了虞恰卿,对方答应帮忙。最终,陆连奎只捐了3架飞机,打耳光风波终于平息。

但是,此事很快就在上海传开,让陆连奎威风扫地,一蹶不振。1939年10月,当了日本人走狗的陆连奎,被军统特务周伟龙所击杀。

陆连奎跟杜月笙都是青帮后起之秀,二人都心狠手辣,但很明显杜月笙更有头脑,做事不会做绝,抗战时也没有当汉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相比之下,陆连奎就差太远了,做事太张扬,嚣张跋扈。俗话说,“天狂必有雨,人狂必有祸”,陆连奎最后还是栽到了自己的张狂上。

参考资料:《草山残梦》唐人 华文出版社《蒋介石妙惩流氓大亨》《政府法制》.2011,(17)
《陆连奎:旧上海滩的督察长》《文史春秋》. 2004(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