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湖南一家医院住院部,几个人站在骨科护士站外,吵得不可开交。

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叉着腰,气势汹汹地嚷着:“你们也太不孝了吧?咱妈都94了,还有多少年让你们尽心?她摔伤住院你们不伺候,还一分钱不拿,有这样做儿女的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和她站对面的几个人,看起来都比她年纪大,七嘴八舌地还嘴道:“还好意思说我们?你先说说,咱妈咋摔成这的?”

“你还知道咱妈94了?这些年到底是谁一直在伺候谁?别人不说,你心里没数吗?”……

护士长实在听不下去,开口道:“你们姊妹几个先把住院费缴了,回头再算细账吧,老人得赶紧治疗,不能耽误。”

“反正我没钱。一分钱也没。”五十多岁的那个女人直截了当地说。

“哼!没上过一天班,好命嘛!”另外几个人嗤之以鼻。

顿时,几个人又吵成了一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争吵不休的,是李凤玲老人的几个子女。

年近百岁的她躺在病床上,听着外面的吵闹声,气得差点儿背过气去。

待护士惊叫出声,那几个人才闻听住嘴,冲进病房直叫妈。

李凤玲缓过劲儿来,睁开眼后第一句话就是:“你们都多大了,咱家熊丽最小,就不能让着她点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个五十多岁的女人就是熊丽,她听到老母亲的这句话,竟委屈得红了眼睛。

李凤玲的一个儿子哀嚎着直拍脑门:“我的妈呀,她都52了,还小啊?!”

李凤玲口齿清晰:“她就是活到100,还是比你们小,你们就该让着她,以后我死了,得你们接着管她。”

她的另一个儿子忍无可忍:“妈,你还不明白,这些年要不是你惯着,熊丽也成不了这样子!”

他的话,让一屋子的人,都沉默了。

生熊丽的时候,李凤玲已经42岁,属高龄产妇,怀孕生产的过程,自是十分辛苦。

其实之前,李凤玲已经生育了5个子女,但在怀熊丽前,她的长子意外去世,让她痛不欲生,所以她觉得熊丽,就是老天对她的补偿,意义非凡。

可以说自熊丽出生起,李凤玲就在这个好不容易得来的幺女身上,无条件无原则无底线地付出,极尽宠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家里条件一般,但熊丽却没受过一点儿委屈。吃喝不用说,好的全留给她了,穿戴方面更是。那年代物质条件有限,小孩子都是捡大孩子剩下的穿,熊丽却总有新衣服。

其实熊丽的哥哥姐姐们,当年倒没有因为这些有过什么怨言。毕竟他们都比熊丽大得多,熊丽小的时候,他们都已经懂事了,加上母亲耳提面命,也都愿意让这个小妹妹生活得好些。

甚至,在熊丽该上小学的时候,因家里的经济收入支撑不了几个孩子同时就读,大些的哥哥姐姐还退了学,去外地打工,挣钱寄回家里,帮父母贴补家用,供熊丽念书。

只是熊丽从小就被惯坏了,和同学相处起来个性太强,什么事都要压人一头,说话办事还总是咄咄逼人,大家都对她敬而远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熊丽一直交不到朋友,对学习兴趣也不高,所以总觉得在学校没意思。她13岁的时候,父亲去世了,家里再也没有敢说她一句的人,她很快就辍学了。

李凤玲对熊丽的辍学,没什么过多反应,还是一如既往地宠溺她,甚至和以前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她觉得熊丽这么小就没了父爱,应该加倍疼她。

加上熊丽长相出众,李凤玲觉得,女儿以后找个不错的女婿,还是不成问题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熊丽成年后,确实有不少追求者,还前后经历了3次婚姻。

她的第一任丈夫是个来自浙江的包工头,家境富裕。他当年来湖南包工程,一眼就相中了漂亮的熊丽。出手阔绰之下,很快将熊丽追到了手。

熊丽在19岁的时候,远嫁到了浙江,过起了向往的富太太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只是从小到大养成的“人人为我,我更为我”的自私秉性,使她不懂得在婚姻中付出,只知道一味索求。

婚后的熊丽沉迷于吃喝玩乐,穿衣打扮,从来不知道关心丈夫,家务也从来不做,每天只知道伸手要钱,时间一久,家庭矛盾就产生了。

2年后,熊丽的这段婚姻走到了尽头。前夫对此很遗憾,出于一日夫妻百日恩的情分,给了她14万元。

对于熊丽这次失败的婚姻,李凤玲没有一丝责怪,反而很是心疼,只劝女儿以后再找,不要找远处的了,找个离家近的,她好放心。

熊丽也认为是因为两家离得远,对男方缺乏了解,才造成的这局面,所以并没有吸取一点教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拿到手的14万元,在80年代末并不是个小数目,可短短2年时间,就已挥霍一空。

不得不说,养尊处优的生活,使熊丽看起来没有一点风霜的痕迹。纵使已经历过一次婚姻,她看起来仍然很惹眼,也仍然不乏追求者。

23岁时,熊丽嫁给了湖南当地的一个小老板。她的第二任丈夫在经济实力方面,与第一任比不了,不过仍然能让熊丽生活得富足,2人还生下了一个女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只是熊丽“一切以自我为中心”的思维,没有一点改变。她每天只知道关注自己,从不管老公,也不管孩子,后来还多了个打麻将的爱好,整天泡在麻将桌上,使丈夫很是反感。

这样的婚姻,仅仅维持了2年,又一次宣告失败。

熊丽这次开始反思了。只是她反思的,不是自身的问题。

在她看来,她的前两任丈夫,是挺能挣钱,但他们都忙,没时间陪她,对她还很挑剔,实在不够好。

出于这样的认知,熊丽第三次嫁的,是个环卫工人。

她的选择,使亲友们大跌眼镜。他们都怕她过惯了好日子,就再也过不了苦日子,但熊丽自信满满,觉得自己这次嫁人,一定比前两次生活得幸福。

那个环卫工人对熊丽,的确惟命是从。自己在外那么辛苦,熊丽整日赋闲在家,也从来没有说过她一句重话,没有给过她一点脸色,家务也从来不让她动手。可以说在家里,熊丽是说一不二的。

可他的收入不高,能给熊丽的物质享受毕竟有限,大半年后,熊丽再也忍受不了由奢入俭的痛苦,这次,是她自己提出了离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又一次回到娘家的熊丽,仍然被李凤玲心疼地接纳。甚至,在熊丽问起以后的花销怎么办时,年事已高的李凤玲还说:“我每月不是还有1400元退休金嘛。”

她的话,彻底给熊丽吃了定心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李凤玲和熊丽这对母女,简直成了当地的一个笑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熊丽的生活,由她的老母亲李凤玲全盘打理着。菜是李凤玲买,饭是李凤玲做,碗是李凤玲刷,家务是李凤玲全包。

安心享受着老母亲照顾的熊丽,每天要做的,就是收拾停当后,去麻将馆找位置消磨时间。

用亲友们的话来说,李凤玲对熊丽,那真是好得没边了。

甚至,在李凤玲的房子遇上拆迁的时候,还把2套安置房,直接给了熊丽一套。

她甚至还想把20万拆迁补偿款也全部交给熊丽,还是亲友们劝说下,才平分给了自己的子女们。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熊丽这些年,就靠着母亲的退休金和房屋的租金,维持着开销,从来没有外出工作过一天。

熊丽的哥哥姐姐们,为了不惹老母亲生气,对这些年她的“啃老”行为,敢怒不敢言。

直到母亲94岁时,因一大早出去买菜摔了一跤住院,熊丽还理直气壮地通知他们拿钱,矛盾才彻底爆发。

他们痛心疾首,控诉着熊丽的自私行径。熊丽则针锋相对,觉得她所享受的,都是母亲自愿给的,自己没错。

后来,还是在社区民警的调解下,吵得不可开交的一家子,才终于达成了协议。

按照协议,李凤玲的1400元退休金,每月得存起来500元,900元用于日常开销。如果需要看病买药,子女们另拿。

尤其写明了一点,熊丽需要外出找份工作,自食其力。

熊丽倒是清楚,这次母亲住院,医疗费用不会少,还得仰仗哥哥姐姐们拿。所以迫于周围人的眼光,和无形之中的压力,她也在协议上签了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至于她什么时候会外出找工作,就不得而知了。

52岁的熊丽,从没工作过一天,挣过一分钱,她是否能找到一份工作,找到工作后是否能坚持下来,甚至,是否会和人相处, 那就是个未知数了。

了解熊丽家情况的人们,都在心中暗中喟叹。

熊丽的唯我独尊、自私自利,是造成她生活至此的根本原因。

但这些,与她老母亲的溺爱,也肯定是脱不了干系的。

教育家马卡连柯说:“一切都为了孩子,为了他牺牲一切,这是父母送给孩子最可怕的礼物。”

年近百岁的李凤玲,年近半百的巨婴熊丽,最终,能想明白这些吗?

本文中图片均来自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