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的女儿永远停留在六岁。

她衣服血迹斑斑,身上布满伤痕,死不瞑目。

凶手是一个超雄儿。

然而,由于他家里给他开了精神病证明,他被释放了。

没关系,我会亲手为女儿复仇。

01

如果时间能够倒流,我一定不会在那天带着女儿出门。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我领着女儿在小区的公园玩。

看着一群小孩子玩成一团,我心里暖洋洋的。

这时,我的手机响了。

老板临时要我改一个方案。

我看了看周围有很多家长,都是熟面孔。

我放心地打开电脑开始工作,只过了五分钟,再抬起头时,女儿已经不见了。

我发了疯似地寻找,最后只找到了一具尸体。

女儿的身上遍布淤痕,血迹斑斑,死不瞑目。

是虐杀。

在那一瞬间,我感觉我的心脏好似破了一个大洞,嗖嗖地漏风。

灵魂都离开了这个世界,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什么景色都看不到了。

我的世界只剩下了我女儿死不瞑目的尸体。

我的耳边传来野兽般的嘶吼悲鸣,良久,我才发现,原来是我发出的。

我死死地咬着嘴唇,生生地咬出血来,我发誓,我一定要让凶手血债血偿。

警方地调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凶手是一个十八岁的超雄男孩。

在法庭上,我双目赤红,恶狠狠地盯着那个一脸平静的男孩,恨不得吃其肉喝其血。

他简直就是一个恶魔!

审判结果出来了,男孩有超雄症,他家里又给他弄到了精神分裂症等各种精神疾病证书,没有判处死刑,有期徒刑十五年,缓刑。

听到法官判决的时候,我简直不敢相信我的耳朵。

我的女儿,她还那么小,受到了那种非人的虐待,结果罪魁祸首只是有期徒刑。

我不服,我像疯魔了一样不停上诉,结果都是维持原判。

当初一起遛娃的妈妈不忍心,劝我放弃。

她说,他听过这个男孩,从小就有超雄症,在学校惹事生非,家里又有背景,他甚至不用坐牢,他家里都会想办法把他捞出来。

果其不然,三个月后,男孩出狱了,原因是他在牢里精神疾病加重了。

当然这份精神疾病的证明是他家里伪造的。

可能是怕我找到,男孩一出来,他们一家就飞快搬离了,没有人知道他们的去向。

可是,他们低估了对手。

他们的对手可是一位痛失爱女的坚强的妈妈啊!

无论天涯海角,我也要把他们一家找出来报仇!

我辞去工作,开始了调查。

男孩名叫林子奕,是他们家的独子。

他们一家消失的无影无踪,但是还是留下了一个人让我突破。

他们家的保姆——张秀英。

据一起遛娃的妈妈所说,这个保姆在他们家干了有十多年了,跟他们一家很有感情。

有感情就不可能完全断绝联系。

我要把握住她,万般谨慎。

我用假信息在家政中心的官网上挂上了招募的信息,待遇丰厚。

不一会儿,就有很多人来应聘,其中包括刚刚失业的张秀英。

我不禁微笑起来,鱼上钩了。

为了做戏做全套,我租了一间房间,雇了一个临时演员,以面试为由把她叫到了面前。

我不敢露面,我怕她认出我,致使一切功亏一篑。

演员在我的授意下,要到了张秀英的微博。

为什么要微博呢,因为微博有一个功能:「你关注的也在关注」。

我每天都在看张秀英在关注什么。

终于,半年后的一天,她关注了一个人,头像是一个男孩的背影。

是那个恶魔!

时隔多月,我终于再一次获得了他们一家的消息!

我捂着脸,不禁笑出声来。

02

这个疑似男孩妈妈的账号,发的内容都很少。

我像一头捕食的猎豹一样,悄悄地躲在暗处,耐心地静待猎物。

终于有一天,她发了一个群号,邀请怀有xyy宝宝的妈妈进群交流。

xyy超雄体?

我的机会来了。

可能这个恶魔根本没把我女儿的死放在心上。

这样的反社会孩子,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

我攥紧了拳头,眼睛布满血丝,加入了该群。

我惊讶地发现这个群居然有一千多人。

有些人是已经有个超雄孩子的,还有的人是怀着超雄孩子,犹豫要不要生下来的。

而男孩林子奕的妈妈,就是群主。

她在群里时不时地发一些言论,意图劝服犹豫的宝妈。

「超雄宝宝多了一条y染色体,更阳刚,更强壮呦!」

「性格是可以变的,爱可以感化他,良好的教育可以使他变得更好。」

「我家知知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现在又聪明又有礼,大家都以他为榜样!」

而她发的照片虽然只有背影,我却化成灰都认识,是那个恶魔!

不过「知知」这个名字?

看来是怕我找到他们,改名了。

既然这么心虚,那你炫耀儿子的时候怎么不心虚?

哪个榜样能在十八岁做出虐杀六岁幼童,这种猪狗不如的事呢?

我满腔怒火,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撕了他们的嘴脸。

可是我还是忍耐住了,我要徐徐图之,一定不能打草惊蛇。

我强忍着恶心,在群里跟男孩妈妈交流育儿心得。

我把自己塑造成了一个怀着xyy胎儿,犹豫是否打胎的少妇形象。

男孩妈妈十分热情,一直跟我讲xyy孩子的优点以及教育方法。

「这位宝妈你不要太担心,你放心,xyy孩子也是天使,他们只是多了一条染色体。」

「只要你认真教导,满足孩子的各种需求,他就会很乖很乖,绝对不会做出像新闻那样打骂妈妈的行为。」

我适时提出疑问,表示赞同。

聊了三天后,我们关系突飞猛进,互相加了好友。

在我的套话下,男孩妈妈放松了警惕,透露了她所在的省份以及儿子在的学校。

找到了。

复仇的道路上又迈出了一大步。

下一秒,我就订了前往那个地方的机票。

四年来,我不停地吃高热量的食物,就是为了让自己胖得面目全非。

在过度悲伤和操劳下,我迅速衰老,白头发多了好多 。

现在我有自信,就算站在他们面前,他们也认不出我。

我要去应聘学校的保洁,找到男孩,接近他,杀了他!

我搓了搓手,低头笑出了声,最后变成了癫狂的大笑。

怎么办,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03

「红姐,这边打扫一下。我应了一声,连忙过去扫树叶。

李红月,是我的化名。

我进入了恶魔所在的学校,成为了一个保洁阿姨。

我对这个岗位非常满意。

因为这是唯一一个我到处走都不会引起怀疑的地方。

这家学校太大了,全校一共几万人。

我来了三个月了,都没有找到恶魔。

哪怕我有再多的耐心,到现在,我还是焦虑了。

好在,上天眷顾我,让我发现了线索。

那天,我在正常地打扫草地,突然间,我踩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

我吓了一大跳,低头却看见了一只小猫的尸体。

小猫浑身伤疤,眼里流出血泪,口鼻里都是血。

这惊悚的一幕,让我想起了我去世的女儿。

我的心脏开始碰碰直跳,大脑一片空白,而后是巨大的欢喜。

这个手法,十有八九是残害我女儿的恶魔!

我拍照取证后,温柔地将小猫埋葬,在它耳边轻轻地说「小猫别怕,我会让他付出代价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我感觉小猫狰狞的面容舒缓了不少。

接下来的几天,我开始额外注意草坪和没有什么人的地方。

终于还是让我碰到了。

那个恶魔,鬼鬼祟祟地抱着小猫来到小森林里,嘴角狞笑。

看到他的第一眼,我整个人热血上涌,心跳不止,甚至呼吸困难。

他一手扼住不断挣扎的小猫的脖子,另一只手就要挥过去。

这时,我原地深呼吸了两次,调整了一下呼吸,强装淡定地走了出去:「同学,你怎么在这啊?都上课了。」

恶魔被吓了一跳,马上停止了自己的动作,将小猫强抱在怀里。

这时小猫奋力挣扎起来,爪子划破了他的皮肤。

他的眼里闪过一丝狠辣,随后微笑着若无其事地转过身来:「我看这个小猫很可爱,我想跟它玩一会儿。」

如果化作别人,可能还真要被他骗了去。

「这样啊,你先去上课吧,被老师抓到就不好了。」

恶魔被迫停止了自己的施暴行为,面露微笑地走了。

但是我没有错过他经过我时,看我的冰冷的目光。

我的手不禁开始兴奋地颤抖。

这么多年,我找了这么多年,终于可以为我女儿报仇了!

我将小猫抱回家收养了起来,再待在学校,它会遭到恶魔的毒手。

第二天,我拿着偷拍的照片向跟我关系不错的学生询问。

「同学,你认识这个人吗?我昨天看到他在喂猫,我把这只猫收养了,想要跟他说一声。」

那个学生一看手机里的照片,激动地立马说道:「阿姨你问对人了,我认识他。」

哪怕内心有多狂风暴雨,我表面还是一副笑眯眯的老好人的样子。

「他叫林知墨,是我们班的大学霸。」

「学霸?」

「是啊,他学习成绩一直在前三,而且很擅长画画,是我们班的风云人物呢!」

我的心在滴血了,我的女儿永远停留在六岁,而这个凶手居然还在正常的生活,甚至通过伪装获得了赞扬和鲜花。

这我怎么允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