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聂磊开始善后工作,安抚了金大宇家属

刘毅出来了。对于兄弟们来说,事情已经解决了,但是对于聂磊来说,还有很多事要做。其中最重要的事情是承诺王振东三天之内安抚金大宇家属和摆平相关人员。

昨天刘毅出来,兄弟们在一起酣畅淋漓地喝了一个酩酊大醉,今天正式开始处理相关问题。聂磊说我现在开始约他们。大家有信心吗?

姜元说,好,你怎么安排,咱兄弟们怎么听话就完事儿了。在咱们这个团队里啊,你绝对是主心骨,是大哥。

刘毅拉着聂磊的手说,磊哥,我手里边多了没有,几万块钱儿。不行的话,把我的门市兑出去,我凑个六七万,应该没问题。聂磊说既然你叫我一声哥,当哥哥的,就得替兄弟们分担,你那点钱儿啊,好好地存着。将来在社会上有了尊严,有了地位呢,娶个媳妇儿,生个孩子。将来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钱的事情,谁也不用操心,谁也不用替我张罗。我自有办法。

聂磊觉得虽然交下了王振东,但是也得罪了庞天护。庞天护在中间掺和了这么半天,真要是一点好处也得不上,将来视聂磊为眼中钉肉中刺,聂磊绝对好受不了。再怎么说,庞天护也是分公司老二。如果在背地里边使点坏,聂磊不能大事小情都找王振东吧。

聂磊喊来了姜元,说道:“今天中午啊,咱们喊金大宇的家属、庞天虎、南子文在一块吃顿饭,争取今天中午把这个事儿就给他解决了,行吗?姜元说:“行,我这边张罗钱。”

“准备十三万吧,还是像最一开始咱们合计的那样。”聂磊说,“要现钞,去取吧。”

姜元支钱去了,聂磊拿起电话打给了庞天护,“喂,庞菊,你好!我是聂磊呀。”

“你小子给我打电话干啥呀?”庞天护说,“你出息了,我没想到二十三岁一小孩儿能做出这样的事儿来,你挺让我老庞佩服啊!什么事?聂大哥给我打电话。”

聂磊说,庞菊,您说笑了,给您打电话呀,是想问问您今天中午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情况下呢,我请你吃点饭呢,你在中间的时候也帮了我这么大的忙。

“你别哈,我可是什么也没有付出。”庞天护说,“再一个,咱哥俩也不是朋友,你请我吃饭呢,你也请不着啊,事儿都解决了,刘毅也放了,你没必要再联系我了。好了,挂了。”

“庞菊,你先别挂,我真的是带着诚意啊,想请你吃饭。我现在让我的手下也在联系着金大宇的家人。这个事儿我相信以我的能力会给咱们都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我希望你过来参加一下。”聂磊说道。

老庞一听圆满的句号,说道:“你小子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有啥事明说就得了,吃饭就不必了。”

聂磊说主要是为了感谢你一下,其次给你道个歉。这种隔着锅台上炕,我也知道不太好。我还是希望把你叫出来,把这事儿咱们说开了。

“行啊,中午行,吃顿饭没问题。”庞天护猜出了聂磊的意思,说道,“但是你小子可千万别跟我耍什么坏心眼!”

聂磊说,你放心吧,不可能。今天中午主要是感谢和道歉。

“行了,别油嘴滑舌了。”庞天护说,“那我要带着南子文去,你应该没什么意见吧?”

聂磊说我没有意见。你要是不带他,我都会给他打电话。

“那你就给他打电话吧,我就不打了。”庞天护说,“我带着他去。”

刘毅出来了,金大宇的母亲和媳妇也看清形势了,知道这边找到王振东了,老庞管不了这个事了。如果聂磊这边一分钱不赔,金大宇的家属一点办法没有。家属现在就害怕聂磊不露面。

聂磊认为任何一个事件都必须画上一个句号。别等以后因为这个事没处理明白,引来杀身之祸就不太好了。

聂磊把电话打给了金大宇的媳妇儿,“喂,你好!姐啊,我是聂磊呀。”

“你们打电话干啥呀?”

“今天中午有时间,咱们一块儿吃个饭吧。”聂磊说,“我把南子文叫上,把庞副菊也请上。之前答应你的八万,我给你。”

“多少钱?八万啊?我听子文大哥说五万呢。”金大宇媳妇说。

聂磊说那他肯定在中间骑驴了呗。今天中午你过去吧,我给你拿八万块钱,我好好地给你道个歉。将来你的小孩有什么事可以过来找我,我都会负责。毕竟我们这边是过错方,我手底下这个兄弟刘毅属实是有点冲动,但是你还年轻,小孩也不大,带着八万块钱,最起码咱们还有生存条件吧。好好地跟你老婆婆商量商量吧。毕竟人已经没了,我都找到一把手了。我现在跟一把手都成为朋友了,你再这么纠缠下去,到最后整个人财两空,恐怕这不是你想看到的吧?

“行,我跟我老婆婆商量一下子,完事以后中午在一块儿吃饭。”金大宇媳妇说。

聂磊说行,谢谢姐的赏脸!。

金大宇媳妇跟老婆婆就说了,人家给拿八万呢,那怎么南子文管这事儿,说只能给五万呢?老太太说,哎呀,事情发展到现在给八万,当然是好了,能直接把钱给到咱们吗?

“聂磊说了,直接把钱交到咱们。”金大宇媳妇说道。

老太太说,那行,中午咱跟他吃饭去吧,毕竟人死不能复生,能整两个钱是两个钱呗。

中午聂磊领着刘毅、史殿霖、姜元、刘风玉等六个兄弟来到饭店,把酒菜都备好了。最先到来的是金大宇媳妇,抱着抱着孩子领着老婆婆把门一打开,看到打S金大宇的刘毅,一时间感觉害怕了。刘毅感觉挺不好意思的。

聂磊说你好,嫂子!刘毅站起身对老太太说,婶,不好意思了,失手了,下手重了一点啊。

老太太说,啥也不说了,也怪我们家大宇。我不让他混社会,他总领着一帮兄弟在街上晃悠,不让你打死啊,可能也得让别人打死。真他妈应了我说的那句话了“大宇你再一天领了一帮人混社会,你他妈早晚有这一天”,你说也只是怪我这张嘴。行了,事儿都过去了啊,谁也不想和谁当一辈子的仇人。是你看这我们今天来最关心的就是赔偿问题。

聂磊让姜元把装有八万块钱的箱子拿出来。姜元把箱子一提上来,啪一展开。聂磊说,里边是八万块钱,你可收好了。老太太把箱子拿过来,往脚底下一放说,行。

这边刚一坐下,庞天护和南子文就过来了……

2南子文竹篮打水一场空

为了处理刘毅善后的事,聂磊把金大宇的家属、南子文和庞天护请来吃饭。

金大宇家属拿到八万元,刚收下来,这边南子文和庞天护进来了。庞天护领一个司机,南子文带着三四个兄弟。聂磊一见,马上站了起来,手下兄弟也跟着站了起来。

聂磊说:”庞菊,你好。“

“早来了啊?”庞天护问。

聂磊说:“没,也是刚到,没多大一会儿。”

南子文的脑袋上包着纱布,戴个帽子往边上一坐,聂磊视为无物。菜上来后,把酒倒上,聂磊提了一杯,说,“金大宇这个事儿,到此就告一段落了。我们刚才把金大宇家属的要求已经打听明白了,也同意了,一会儿就给我写谅解书。”

南子文来了一句,打发了?给多少钱呢?“给了八万。”聂磊说。

金大宇的老娘说,庞菊、子文,还有聂磊,你们喝着吧,我们先走吧。聂磊没有强留,让史殿林领着兄弟送出门,南子文说我也下去送一下吧,也领着兄弟下去了。

房间只剩下聂磊、庞天护、刘毅、姜元和庞天护的司机。“聂磊,你给八万真不少了。”庞天护说,“你接着说。”

“今天把你找来,不为别的,头两天我整得那活挺不地道。我也知道,但天上掉馅饼,我不能不接着,我也是阴差阳错地认识了王振东。我并没有想仗着王振东怎么样。”聂磊说,“我在你的眼里边儿可能永远是个小屁屁。但是为了让你心里边得劲一点,我也得跟你示个好。嗯,毕竟金大宇这个事情,你多少个日日夜夜忙前忙后,也是付出辛苦,到最后整一场空吧,放在谁身上,心里也不得劲儿,这一点小的心意吧,希望庞菊能够收下啊。”

庞天护的司机一听,起身上洗手间了。

姜元提上了里面装了五万元的一个箱子,放到庞天护的脚下。聂磊说,庞菊,五万,不成敬意。

庞天护本身一肚子气,但是心里边一琢磨,哎呀,行了。人家要是一分钱不给我,这还没脾气,毕竟是老大管的事儿,人家能给就证明聂磊还不错。但是庞天护得稍微拿着点看着聂磊说,怎么地,堵我嘴来了啊?我告诉你啊,别看今天给我拿这五万像咋地了似的,以后再犯我手里边,我还得折腾你,知道吧?我还是不能轻饶了你!办的那个事啊,真是让我生气,有什么事不能找我直接沟通吗?拿着我的顶头上司来压我,你真是有点操蛋。聂磊,我告诉你啊,看着你岁数小,我就不跟你一样的了。我跟你喝一杯,来。

聂磊五万块钱绝对不白花,以后避免不了在即墨,在市南区,打打仗斗斗殴啥的,没有后顾之忧了。

南子文跟在金大宇家属后面,把史殿霖打发回来了。老太太说,子文,要是没啥事儿,你回去吧,我们走了。

“你看这半拉月,我这忙前忙后,聂磊没给我表示,你给我表示表示吧。你刚才拿了八万块,也不容易。如果我让你给我拿一半,那也不可能。”南子文说着伸出了二根手指。

老太太说,二百呀?二百行!。

南子文差点没气疯,说:“滚,CNM。我告诉你啊,金大宇的死,纯粹是让你们方的。滚,滚,还给我拿二百块钱!”

老太太拿出了二百块钱递给南子文。南子文拿着二百块摔在老太太脸上,说滚犊子。金大宇媳妇一看,说,南哥,你别生气……

南子文怒视着孤儿寡母说,滚,再不滚蛋,我他妈把你孩子摔S……

庞天护的司机进来说,南子文垂头丧气回来了。

来到桌上,南子文一看庞天护的表情,心里也明白庞天护的好处已经拿到了。南子文咬牙切齿地站起来了,手里边拿着一杯酒。聂磊一见,说,兄弟,哎,我这刚要找你喝。

“聂磊,我可是作为庞菊的腿,那边的代表,这里里外外跑前跑后,我可没少忙活呀。再说了,你还打了我两炮给我开瓢了,连点医药费都没有啊?”南子文说,“兄弟啊,没你这么办事儿的,也没你这么做人的,知道吧?正好今天当着庞菊的面,你说我这个事怎么办呢?当我不存在呀?

聂磊一瞅,说,文哥,我知道你挺辛苦,你辛苦在哪儿呢?你琢磨着怎么在庞菊这儿得钱,你琢磨着怎么从家属当中骑个驴,我说得对吗?

南子文说,聂磊,你……

聂磊说,你别说话,挣不着钱,多从自身找找原因。就像你说的,里外里你比谁都忙,为啥到最后两边都得劲了,你里外不是人呀?不还是你的事办得不漂亮吗?但凡你让我聂磊心里边得一点劲儿,但凡我刚开始管这个事儿的时候,你不从中说横扒拉竖挡着,我高低也得给你扔两万块钱。就你这个态度啊,你一分钱也不值,生气吗?忍着。想骂我是吧?你骂一句试试。

“行了,行了,行了。都不要再吵了,是不是?好好的一个饭局怎么又要打起来呀?”老庞说,“想打仗,你们出去打去啊,别当着我面嘚嘚呵呵,整一些没有用的!"

“庞菊,我没想打,只是他一个劲儿挑我理。”聂磊说。

南子文瞅着聂磊,心里话,行啊,拿下了一把,现在又贿赂了二把,你这家伙真是里外里把我摘得一干二净了。男子文这个心里边就难受到了极点。

“不好意思啊,你先吃着啊,我出去一下。”南子文说。临走前看了聂磊一眼,把门打开,再关上,出去了……

3.磊被南子文围住了

聂磊没有给南子文任何好处。南子文从饭店包间出来给手下打了个电话。

“给我带着兄弟过来啊,即墨路吃饭的地方,多带点兄弟啊,把Q带着。聂磊今天真是羞辱死我了,我都出不了这个屋了,抓紧时间,快点,人越多越好。聂磊这边一共就七八个,你赶紧过来得了,快!”南子文把电话一撂,心想,“聂磊,等一会儿老庞走了,看看我收拾你吧!”

南子文再次回到包间,把门一关,往这一坐不吱声了。聂磊看了一眼南子文,给了刘风玉一个眼神。刘风玉心领神会,出去发了一个BB机群呼:马上带兄弟来这边饭店,准备动手。

酒吧里的兄弟一看信息,十五六个人全部集合了,把所有的五连子往面包车上一放,两辆车冒着黑烟朝着饭店过去了。

聂磊的兄弟到饭店楼下后,发了一条信息给刘风玉,“到了”。

聂磊心想,南子文,你要是想找难看,想自取其辱啊,这个事非常好办,非常好解决。你看我他妈怎么弄你就完事了。

“我该回去上班去了,你们在这吃着。”老庞看气氛有点僵,起身说,“聂磊啊,你跟子文不要有那么大的意见,这小子能处,就是脾气不太好,看钱看得死了一点,是不是啊?还有这个子文啊,聂磊这边年轻有为,头脑冷静,也跟人家多学一学,以后办事不要那么冲动是吧?格局放大一点,人家这边二十多岁的小孩能有这样的格局,你真得多跟人家学一学,知道吧?”

南子文说我知道的。“行,你们吃吧,我走了。”庞天护领着司机扭头就走了。

屋里边儿剩下南子文的两三个兄弟,还有聂磊的这五六个兄弟。没有了其他人,聂磊也就不客气了,对南子文说,怎么地,服吗?刚才叫人了是吧,把人叫上来吧,打一仗啊!论打仗啊,十个你他妈也不够手。说话间,聂磊上去给了南子文一个耳光。

南子文的人现在就在隔壁包房了,聂磊的人在一楼的面包车里边躲着。

南子文恨聂磊是恨到极点了,说:“兄弟想打是吧?我今天他妈在这打S你。”南子文把酒杯使劲往地上一摔。

聂磊:“唉,这啥意思啊……”从隔壁包房里边出来了近三十号南子文的人,一脚把门踢开了,手里边全都拿着五连子,对着了聂磊这边。“我操,原来你早就安排好了是吧?”聂磊

聂磊一看,草率了,今天这个亏呀,是吃定了。刘风玉倒是琢磨了,想让兄弟们上来。但是没办法,门向不对,朝着外边喊破了嗓子,下面的兄弟也不可能听到。聂磊手往身后摸,想把54掏出来。过来了四五个南子文的兄弟五连子咔咔支在了聂磊的脑袋上,“别动,妈的了,别动!”

聂磊这边所有的兄弟也被五连子支上了。“谁他妈也别动,知道吧?”南子文往前一上来,拍打着聂磊的嘴巴说,“聂磊,你真是他妈气死我了,你打我脑袋这一下子怎么办?刚才他妈的庞天护在这儿,我不能勒你,现在说怎么办?”上来给了聂磊一个嘴巴子。

刘毅这边还想挣扎,南子文的一个兄弟用五连子的把柄哐地对着刘毅的脑袋就是一下。“别动,别动!”男子文说,”刘毅,我知道你敢S人,现在你手里边没家伙,你就等于是老虎没了牙,别动!”把刘毅气得牙直咬。

聂磊知道现在反抗的越厉害,人家揍的越欢。“谁也别吱声,谁也别吱声!”聂磊看着南子文说,“我打你一炮没事儿,你想怎么办呢?你是想还回来呀,还是想咋的?你要是想还回来,桌上有的是玻璃瓶,朝我脑袋上打,你要是想要钱,没有。我所有的钱一共就十多万。我全给了金大宇家属和庞天护了,我现在满兜里边五千块钱也没有。”

南子文一听,上来就是一嘴巴子,说:“怎么地,你这纯纯上坟烧报纸,忽悠你爹呀?你满身上下连五千块钱也没有?我要是信你,我就是三岁小孩儿。这样吧,让你手下给我拿十万块钱上来!要不然我在这崩死你。”

聂磊一听,正是一个通风报信的机会,说:“行啊,十万行。你得让我打个电话吧,你要不让我打电话的情况下,我怎么给你送钱来呀?”

南子文说,聂磊,我知道你小子挺聪明,我也知道你小子心眼挺多。我让你打电话,但我要是发现你给我整一些没用的,你要敢摇人,我可真崩你!你出来。

聂磊把眼镜一摘,往桌上一放,出去了。聂磊的几个兄弟想要站起来,“谁也别动!”南子文说,“拿五连子给他们顶好了,聂磊跟我出来。”

男子文领着聂磊出去了,上了隔壁的包房,外边楼道里那十多个刚才没挤进去的南子文的兄弟跟着进来了。聂磊掏出大哥大说:“我打电话行吗?我让兄弟把钱送过来。”

“十万啊,我知道你有钱,别跟我扯淡。”南子文说。

聂磊电话打通了,说:“十万现金,送饭店包房来!”

“啥玩意儿,十万的现金?哥呀,你不让咱在底下等着吗?不是说有事儿上去吗?咋地,出事儿啦?”聂磊手下的兄弟说。“哥呀,我这刚睡醒,我看着老庞子走了,你怎么还不下来呢?”

南子文一听,把聂磊的大哥大抢过来,往地上狠狠一砸,上来给聂磊就是一炮,说道:“行啊啊,兄弟,你他妈这心眼挺多,在底下备人了是吧?”

说完,南子文对着聂磊的嘴巴就开始狂扇了,扇累了用拳头打,拳头打累了,用巴掌扇。把聂磊打得鼻青脸肿。南子文说:“服吧?如果服了,就打电话给我整钱。”聂磊说:“不服!”

4.聂磊决定拿南子文开刀

第一次与史殿霖见面,差点没被打S,聂磊都没说服,南子文怎么能让聂磊说出服字来呢!

南子文听聂磊一直说不服,让手下兄弟找来一个痰盂,里面乱七八糟啥都有,一下子扣在聂磊的脑袋上,里面的液体顺着聂磊的头脑就流下来了,聂磊眼睛都不能睁。痰盂在聂磊脑袋上留了十多秒钟,直到流干净为止。南子文后边的十多个兄弟看着都恶人了,聂磊一动不动站着。

“你让我打傻了是吗?”南子文还想上来打聂磊,但是实在下不了手,问道,“你生气吧?你恨我吧?”聂磊一句话也不说。

南子文再问:“你想干啥呀?”聂磊说:“我想杀S了你!”

南子文说,我告诉你啊,今天给你点儿简单的教训啊,算是报了我让你开瓢的仇。NTM记得以后再让我看着你,我他妈还揍你!走!

南子文的兄弟听了聂磊的话心里直发麻,问:“哥呀,他不能真S了你吧

“你听他吹牛B,都让我打傻了,坐在那都不会动弹了。”南子文说,“走,走!”

南子文带着手下兄弟下楼,上车就走了。聂磊准备的那十多个兄弟啊,在底下还商量说咱上去不上去?

“咱要是没啥事儿上去,给大哥把事儿破坏了。”

“大哥要是有事儿。刚才在电话里面说拿十万块钱是不是打错了呀?南子文这不走了吗?上去看看。”

姜元、史殿林、刘风玉、刘毅等人把隔壁包间门一开,臭不可闻,聂磊一个人呆坐着。几个兄弟用餐巾纸捂着嘴,把聂磊拉到洗手间。聂磊把所有的衣服都脱了,用水龙头往身上呲水。待聂磊换上衣服后,楼下的那些兄弟躲在一旁不敢上前了。聂磊看了一眼说,以后跟我混都机灵点。刚才我打电话是让你们上来,我他妈被人打个半死啊,听明白没?

刘风玉说,磊哥,你也别太生气了,毕竟兄弟们在一块的时间不长,还需要多多的磨合。

“磊哥,别生气啊!”“磊哥,兄弟们错了!”“磊哥,确实情商低了,以后咱就知道了。”

聂磊说,南子文心里不痛快,把气全撒在我身上了,没事。今天晚上对他下手,派两个兄弟给我跟着他看,看他晚上上哪去,然后我抓了他。

刘毅说,磊哥,我弄死他!聂磊说显着你了啊,这么牛逼,刚才怎么不敢动弹呢?刚才怎么不牛逼了啊,五连子往脑袋上一顶,你不也闷了吗?我要是不把南子文弄残了,我聂磊这两字儿倒过来写。找两机灵点儿的小兄弟盯着他,盯他一天盯不着,盯他两天,盯他两天盯不着,盯他三天。这刚把我打了吧,我估计他也不敢在外边抛头露面啊,多盯他几天,什么时候把他的行踪摸明白了,打电话给风玉,然后风玉告诉我。剩下的事儿啊,你们就不用管了啊。

回到了酒吧,来到办公室,从柜里边儿拿出来了紧身的小西装,换了一套干净的衣服。从那一天开始,聂磊有了喷香水的爱好。因为让南子文打完这一回,聂磊感觉浑身上下全是痰盂水桶的味儿,喷了香水后,可以把那种味道盖下去。

两个兄弟盯了南子文,一天,二天……一直到第五天的时候,两个兄弟打探到了一个消息:当天晚上南子文会在金银海洗浴洗澡。

两个兄弟把消息报告了刘风玉,说我们觉得今天晚上动手最合适不过了。刘风玉说你们可得整准啊!磊哥最近一段时间,越来越沉默了。这一把要是再整不准,要是再给我们磕了,我估摸着磊哥的心态都得崩了。“你放心吧,哥,自从磊哥说了情商高一点,我这几天根本就不敢松懈啊,你放心吧,把消息给磊哥吧。”两个兄弟说。

刘风玉把电话打给了聂磊,“磊哥,我是风玉啊,今天晚上南子文在金银海洗浴中心洗澡。兄弟们已经盯了他七天了,我觉得今天晚上动手,绝对跑不了。”

聂磊只说了一个字,好。刘风玉说,我准备兄弟和家伙。

“什么你都不用管了!”聂磊说。刘风玉说:“哥,我能帮你干什么呀?”

“你什么也不用帮,把姜元给我叫来!”聂磊说。

刘风玉放下电话让姜元上楼找磊哥去。姜元来到楼上,聂磊正在穿衣服呢,说道:“跟我出去一趟。”

聂磊上车后,刘风玉说:“磊哥,你放心吧,今天晚上我绝对会做到万无一失!”

聂磊说,去王振东家里去,找王振东。

几个人开着车直接奔着王振东家去了……

5聂磊用非常手段对付南子文

聂磊的手下兄弟得到了南子文要到金银海洗浴中心的确切消息,马上通知了刘风玉。

这一天是星期日,聂磊给王振东的小舅子小涛打了一个电话,就问了一句,说你姐夫在家没有?小涛说我姐夫在呢,午休刚起来,你有啥事找他就过来吧。

聂磊一敲门,小涛说:“姐夫,我磊哥来了。”

王振东说:“聂磊过来了?叫小磊过来,开门去吧。”

“磊哥,磊哥,我来了。”小涛一开门,“磊哥,身上这么香,用香水了?”

“先不说别的,你姐夫呢”聂磊说道。

“姐夫在客厅等你呢。我姐把茶水啥的都整好了。”小涛说。

来到客厅,聂磊和王振东寒暄几句后,聂磊言归正传了,哥,我跟你说个事儿呗。“咋得了?兄弟。”王振东一瞅聂磊凝重的表情说,“有事吧?有事上我书房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