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现阶段的菲律宾,那么“局势混乱”可以最适合不过了。一方面,中国和菲律宾一直在南海问题上展开博弈交锋,尽管菲律宾总统马科斯在访美参加APEC峰会期间曾与中方最高层举行了一场非正式见面会,并且双方也就南海问题达成了一些共识,但是菲律宾却并没有放弃对中国的挑衅行为,马科斯一回国,菲律宾就重启了中断时间7年之久的美菲联合巡航行动,目的就是在南海问题上对中国示威和挑衅,因此外界也普遍认为在短时间内,中菲关系很难出现实质性的改变。另一方面,可能是受到南海问题的影响,当前菲律宾国内的亲美派系和本土派系的内斗正在不断升级,慢慢趋向于白热化的阶段。在前段时间,菲律宾军方突然爆出一个消息,称有人正在试图接触他们,然后准备通过政变的方式推翻马科斯政府的执政地位。虽然菲律宾军方表态不会参与到任何政变行动中来,但是这一情况也表明菲律宾国内如今是暗潮涌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在近日,根据国外媒体消息,马科斯公开表态称,可能会带领菲律宾重返国际刑事法院,以此加强菲律宾和其他国家的联系交流。这一举动被外界普遍认为是对杜特尔特的叫板,又或者可以认为是一种明确的警告。为什么会有这样观点呢?这其实与菲律宾国内政坛的局势变化有很大的关系。相信大家都还记得在数天前,杜特尔特在接受采访时突然宣布,如果他的女儿也就是菲律宾副总统莎拉被国会弹劾的话,那么他不排除未来“被迫复出”竞选副总统和国会参议员。这一番言论一经媒体报道立刻在菲律宾,乃至整个东南亚都引起了轩然大波,杜特尔特是谁?菲律宾前任总统,以手腕和言论强硬而著称,深受菲律宾国内底层民众支持和认可。即使现在已经卸任一年之久,但其依然拥有较强的影响力。如果他真的选择复出,那么必然会直接改变当前菲律宾政坛的格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杜特尔特选择以复出政坛来为自己女儿撑腰的真正原因,主要还是马科斯政府和执政党“隔岸观火”。在2022年的时候,莎拉未经国会授权许可的情况下直接动用了1.23亿比索的机密资金,具体资金去向并不明确。因此国会在野党议员也以此为借口,计划对其发动弹劾,理由是“贪污渎职”。而莎拉作为马科斯的副手,在被围攻期间,不管是马科斯还是执政党议员都选择“置身事外”,对于在野党的发难充耳不闻,仿佛莎拉并非他们自己人。眼看莎拉的处境愈发艰难,因此护女心切的杜特尔特再也坐不住了,直接对整个国会“开炮”,称其是菲律宾贪污腐败最严重的机构,这下子不管是杜特尔特所属的政党议员还是在野党议员都彻底被激怒了,纷纷发声指责杜特尔特的“口无遮拦”,并且特意强调,杜特尔特现在已经不是总统了,可不会受到“司法的庇护”。言外之意,如果杜特尔特还敢继续挑事,那么也就别怪国会不客气了。

因此,杜特尔特选择以复出作为反击方式,这其实就是在警告国会那些议员,如果真要把莎拉得罪到底,那么等到杜特尔特复出之后,肯定会一个一个找上门算总账。但是对于马科斯政府而言,杜特尔特这种“先斩后奏”的方式会让其非常被动,而且搞不好还会直接动摇马科斯政府的执政地位,所以必须要采取措施进行压制,让杜特尔特打消这个“错误的念头”,而重返国际刑事法院无疑是一个最有效果的手段。因为在杜特尔特执政期间,菲律宾国内的“禁毒行动”据称导致数千名毒贩和相关人员丧生,对此国际刑事法院认定杜特尔特政府涉嫌“反人道罪”,并一度计划对杜特尔特发出逮捕令,最终导致菲律宾和国际刑事法院分道扬镳。但如果现在马科斯政府带领菲律宾重返国际刑事法院,那么也就意味着杜特尔特会被执行逮捕令,接受下一步的审判。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媒体人士认为,倘若真走到了这一步,基本上等同于杜特尔特和马科斯彻底撕破脸了,双方不存在缓和关系的余地,那么菲律宾政坛大概率会出现局势的大变动。而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也算是帮助中国解决了一个后顾之忧,以杜特尔特及其家族在菲律宾国内的名声和影响力,另起炉灶只会是一个时间的问题。到时候一旦本土派压制住了亲美派,中菲关系也有望得到改善和发展,南海局势也有望重新恢复和平稳定,这一点或许才是当前菲律宾所真正需要实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