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10月23日,对林树哲来说,是一个终生难忘的日子。那天,他和二千多名泉州知青一起,响应时代号召,来到大田县太华公社汤泉大队插队。

这时他刚刚20岁出头,跟许多满怀理想和热情的年轻人一样,尽管汤泉大队是个贫困的山村,林树哲还是决心在这“广阔天地” 里好好地磨炼自己。从此,他就和大田这块土地结下了不解之缘。以后,他无论走得有多远,飞得多高,他都没有忘记这块土地,没有忘记这儿的乡亲,没有忘记这些岁月所给予他的磨炼。

刚到大田时,林树哲住在由县知青办统一修缮的旧农舍里。生活条件虽然艰苦和简陋, 但是知青们还是以青年人特有的那种乐观向上精神,开始了他们艰难的人生第一课。

每天,林树哲和农民们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不同的是,不管是插秧、割稻、挑粮、晒谷,样样农活他都以一种热情的态度抢着干。这种“既然来了,就要努力干好”的认真劲头和投入态度,一直是林树哲性格中的一种特质。也正是这种认真执着的个性,成了他后来取得事业成功的主要因素。

由于他拼命地干活,很快就成了一个“强劳力”。每天晚上,生产队评工分,他都是最高分10分。但工分值实在太低了,这一点工分,加上知青办发给每人每月的8元钱补贴,根本难以维持个人的生活。

那时,知青们年纪轻,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再加上干活比较辛苦,无论怎么拼命地干活和挣工分,还是无法填饱肚子。林树哲就开始在劳动之余种种菜、养养猪,有时他还替汤泉邮电所送送信。没过多久,当地的农民们就都认识了这位勤快、热情和聪明的小伙子,并跟他们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一次,林树哲有病躺下了,需住院手术治疗,在举目无亲的困境中,是农民兄弟义务用门板作担架,艰难走过崎岖的山道把他抬往医院治疗,还代垫了医疗费。

乡村缺少文体活动,对于知青们来说,生活单调乏味,林树哲常在农闲季节,跟几位要好的知青朋友一起,骑着自行车,到三十多公里外的广平水泥厂打篮球。球赛结束,他们又饿着肚子骑车返回。人虽然累得不行,但心中却是多么欢乐!

1970年,国家开始选调知青到工矿企事业单位工作, 一些劳动积极、表现突出的知青都纷纷离开他们播洒过无数汗水的农村,回到了城里,成了工人。林树哲尽管各方面表现都十分优秀,并深受农民与村干部的好评,但是他填了多次选调表,都在当时环境下,而没有被录用。

眼看着一个个知青伙伴回了城,林树哲无疑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但从小就志向高远的林树哲坚信:生活不会亏待他的。他知道,自己会有施展才华的那一天。

1971年11月27日,在农民兄弟的大力支持下,林树哲终于被选调到大田县上京煤矿当了一名井下作业工人。井下工作繁重艰苦,林树哲十分坦然地面对这一切。他为头戴矿灯、浑身上下黑溜溜的矿工弟兄们而感动,而自豪。他在沉重的集体劳动中进一步地培养了自己坚韧不拔的意志,加深了对人生的深刻认识和理解,艰苦的岁月提供给林树哲的是一笔莫大的精神财富。

1975年,林树哲获准往香港定居,要离开他辛勤劳动了8年之久的大田了。他感慨万千地和这片土地还有那些工友农友们告别,他说:“到了香港我会好好干的,过几年再回来看看乡亲们。就这样,林树哲就像是一只雄鹰,飞出了大田的山林,从此在他前面展现无限广阔的空间。

多年以后,那位当年的知青和煤矿工人真的回来了。他是带着深厚的感情和雄厚的资金来大田的,要回报这块土地和关心他的乡亲们。1993年10月15 日,1996年9月 15日,1998年4月9日,林树哲三次来到汤泉,探望那里的父老乡亲。

在县里举办的欢迎会上,林先生毅然表态:承诺投资三千万人民币,解决千余人就业(当时这里千人以上企业为数不多),不考虑回报率!只作为报答第二故乡的一片心意。三千万的投资在山区县城不是太小的数额,但可贵的精神难以估量,从资金到位、筹建、投产运行不到二年时间, 林先生倾注了大量精力;从派员抓进展、建筑施工、设备安装到生产品种时刻牵挂着林先生的心弦。

投产后他终于放下心。有人问:“对今后企业的兴衰成败担心否?”林先生答: “依靠全体员工,企业一定能办好!这里的山水与我结下不可分割的情缘,我一定尽心尽力想方设法办好,为第二故乡添砖添瓦!”

林树哲先生凭着自己的智慧和才干,已是拥有40多家企业、跨国经营的多元化企业集团——南益集团的掌舵人,已是拥有香港泉州市同乡总会会长、香港南安公会会长、福建省政协常委、全国侨联委员等诸多头衔的社会活动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来源:头条捷佳生活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