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封面新闻

封面新闻记者 陈甘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大的意义是,为中国体育代表团突破亚运会纪录的这块金牌是我们象棋人做的贡献。”时隔一个多月,谈起杭州第19届亚运会为中国队摘得的第200块金牌,象棋特级大师郑惟桐依然有些小激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郑惟桐摘得杭州亚运会第200金 (图据受访者)

11月28日,正在清华大学读书的郑惟桐接受封面新闻专访,他即将赶回成都,参加“锦江杯”2023年第六届“一带一路”成都全球象棋双人赛。

这一次,郑惟桐不是在家乡“作战”,而是成为该比赛的推广者。

亚运会第二轮是载入史册的超长一战

10月7日,在杭州亚洲运动会倒数第二个比赛日的激烈竞争中,中国代表团队书写了新的历史篇章,金牌总数达到了200枚,创下了亚洲运动会历史上最佳战绩。这一突破,正是郑惟桐创造的,他在象棋男子个人赛中击败了队友赵鑫鑫特级大师,为中国体育历史写下了新的一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郑惟桐和赵鑫鑫在亚运会个人赛决赛中 (图据受访者)

回忆起这场比赛,郑惟桐自认决赛其实没有太多的包袱:“可能我的晋级之路一直比较困难,好几场都是在希望很渺茫的比赛中顽强求胜。反而到决赛前,我和鑫鑫特大‘会师’以后,我们已经实现了帮助中国队包揽冠亚军的任务目标,人就放松一些。”

杭州亚运会象棋个人赛,郑惟桐下了7盘,最难忘的是第二轮和新加坡“棋王”吴宗翰:“对手实力很强,我下了两步软手以后,局面拉回了均势,马上就要陷入和棋定势,但如果这盘棋和了,我出线和参加决赛就不太可能了。所以我非常顽强,经过四个小时战斗,最终抓住对手微小的失误取得了胜利。”那场比赛也被棋迷誉为“超长一战载入史册”、“血战300步干到缺氧”。

杭州亚运会对于郑惟桐来说是全新的体验,自广州之后象棋时隔13年重返亚运,所有的棋手都很珍惜来之不易的参赛机会。“我们提前来到杭州进行封闭式训练,对我个人的生活节奏和习惯也有帮助。从心态上面也有很大的历练,一方面是‘人生只有一次亚运会’的这种紧迫感和全身心投入的压力,一方面又是要放下压力、顺其自然,这个经历对我来说很宝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郑惟桐自评亚运会是难忘的体验 (图据受访者)

而谈到下一次亚运会的参赛可能,郑惟桐笑了,“如果7年、11年之后,只要自己还是职业棋手的身份都会全力以赴参加选拔,争取出战。”

角色的变化从棋手到推广者

说起家乡成都举行的全球象棋双人赛,郑惟桐就打开了话匣子,“最难忘的一次搭档是和荷兰选手纳布斯,他有下国际象棋的经历,因为交了中国女朋友受到影响就学了象棋,进步很快,他可能有些棋局战术不太熟悉,但计算和分析能力很强。”和纳布斯的交流也让郑惟桐感受到,对于外国棋迷来说,“只要有一定的国际象棋、国际跳棋基础,外国朋友对中国象棋就没有那么多恐惧和陌生感,更方便中国象棋的交流和推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郑惟桐 (图据受访者)

今年,郑惟桐在双人赛的身份也有了变化,他不再担任比赛的棋手,而是作为比赛推广者,他自评这充满了挑战:“包括我现在都还在准备一些推广内容,比如在成都博物馆讲座的分享、进入我母校成都少城小学的交流活动。”

作为双人赛元老,郑惟桐参加了很多届比赛,他觉得双人赛对棋迷和大众来说,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具有“网感”——“一些比较火的棋牌类运动,包括现在很火的‘掼蛋’,都是双人搭档,传统的棋类比赛有搭档的少一些,而成都双人赛就弥补了这个空缺。”根据双人赛的规定,两名搭档在比赛中轮流各下一步棋,但比赛过程中因为不能交流,所以常常会出现“搭档下的那一步和自己预想的不一样”的局面。郑惟桐认为,恰恰因为这样,增加了比赛的趣味性和不确定性,让比赛悬念迭起。

常年和海外棋手交流,郑惟桐从他们口中得知,海外棋手参加双人赛的积极性很高:“对于海外棋手来说,在中国参加中国象棋的比赛往往难以取得很好的成绩,但双人赛他们就有拿到冠军、好名次的机会,对海外棋手来说是巨大的激励。通过和中国棋手搭档,他们也有了很多机会交流、切磋思路,每一届比赛都是难忘的回忆。”

人工智能拓宽了象棋的深度和广度

在前不久结束的全国智力运动会上,郑惟桐参加了一个座谈,谈到了人工智能对中国象棋的影响,他坦言:“像我自己受人工智能的影响就很大,在我成为职业棋手的关键几年,通过人工智能辅助训练,不论是训练的广度、深度还是人工智能的训练结果对自己判断的影响,都非常大。”

作为一种训练和辅助工具,人工智能对中国象棋最大的改变在郑惟桐看来是训练方式。“以前传统的棋手都认为象棋训练是团队式、集体研究式的集体训练方式,但有了人工智能培训工具,棋手可以自己训练。对于个人的思维和融合理解,提供了个性化的方案。”

当然,作为常年运用人工智能的职业顶尖棋手,郑惟桐说人工智能最大的驱动是让棋手能更努力了,“因为所有棋手都借助这个工具辅助训练,相比以前选手自己研究、集体研究来说,人工智能研究的深度更广、精确度更高,对棋手专注度和努力度要求更高。举个例子,我们在开局探索和掌握上也更广、更深,以前的可能就掌握三五个主流变化,人工智能之后,顶级棋手可能就要掌握20套甚至30套开局。”

在象棋的推广上,人工智能也功不可没,让业余棋手和爱好者进步很快。“以前业余棋手和职业棋手处于信息不对称,现在第一时间大家都能了解高手对决的棋谱,通过研究分析,大家都处于同一工具、同一平台甚至同一起跑线上,对职业棋手要求就更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