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编者按:提起安徽阜阳,你会想起什么?

如果你没去过阜阳,印象里它或许只是农业大市、“百亿江淮粮仓”,脑海里可能对它还停留在“千万人口大市”“农民工输出大市”的固有认知。

如果你没去过阜阳,或许只知道,这里有“舍小家为大家”的王家坝和用奉献铸出的“王家坝精神”。但你所不知的是,它还是安徽的工业重镇、皖北的龙头城市,既有千亿级产业集群,也有持续涌现的“黑科技”,它们正不断填补着“国内空白”。

阜阳到底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宝贝”?其实还有很多。本网推出系列报道“你所不知道的阜阳”,带你认识一座千万人口大市的另一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航拍界首城市风光。界首市委宣传部供图

一边是国内诸多城市面临“垃圾围城”困境,一边是矿产资源日渐减少。如何破解两者之间的张力?位于安徽西北的阜阳界首市通过十多年的艰辛探索,最终找到了答案:没有绝对的垃圾,只有放错地方的资源。

作为一座常住人口只有63.9万人的县级市,界首市却拥有10万余人常年从事废旧物资收购和运输,每年回收利用废旧蓄电池、废铝材、废塑料达400多万吨,再生铅年产能99万吨,相当于每年减少铅矿石开采约9000万吨。

此外,界首每年可生产动力电池1亿只以上,占全国市场的20%左右,全国每5只动力电池就有一只“界首造”。

很多人并不知道,作为县级市,界首不仅是皖北最大的再生铝产业基地,还是全国最大的改性塑料生产基地、再生化纤生产基地、农用绳网生产基地和雨鞋生产基地,以及华东地区最大的再生塑料集散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废旧电池中的铅经过加工处理制成铅块。人民网记者 苗子健摄

吃进来的“渣”,吐出去的“宝”

如今,人们的日常生活早已离不开电动汽车和电动自行车,而这些车辆使用的铅酸蓄电池,每三四年就要更换一次。当一块蓄电池“寿终正寝”后,一旦被丢弃或被野蛮拆解,其中的铅将严重污染土地和水源。

这些被称为“城市矿产”的废旧蓄电池到底是如何“善后”的?

日前,人民网记者来到位于阜阳界首高新区的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有限公司探访,在其电池中转地仓内,堆满了从各地回收来的废旧铅酸电池,巨大的机械抓斗正在后台指挥下,把它们运送到自动拆解线上。国内先进水平的富氧侧吹熔池熔炼炉,公司自主研发的废旧蓄电池铅栅熔铸系统,在密闭、微负压状态下,废旧铅酸电池经过拆解、分拣、冶炼、电解等工序后,变成了崭新的铅酸蓄电池原材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工作人员将铅板投入电解池中。人民网记者 苗子健摄

“1吨重的废旧铅酸蓄电池可回收近630公斤再生铅、100公斤硫酸、70公斤聚丙烯塑料,主材料铅的综合回收率在99.3%以上,资源综合利用率在99%以上,几乎把废旧电池‘吃干榨尽’。”安徽华铂再生资源科技公司生产部负责人说,每年上百万吨废旧铅蓄电池在他们这里“变废为宝”。

据统计,目前,界首再生铅循环利用产业每年回收加工利用废旧铅蓄电池135万吨,再生铅年产能99万吨,节约原煤35.88万吨、节水1317万吨,相当于少建20个大型铅矿企业,使我国铅自给能力由10年延长至50年。按照目前界首每年回收1亿只废旧蓄电池计算,可减少国土占用和污染约3000平方公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回收加工过程中产生的污水经过严格净化处理。人民网记者 苗子健摄

“废”里掏金,释放生态红利

除再生铅循环产业外,界首再生铜、铝循环利用产业可年产20万吨再生铜、铝,节约铜、铝矿石1000多万吨,大大减少国家对原生矿产资源的开发,降低金属冶炼中的能源消耗、水资源消耗和土地资源占用。

此外,界首再生塑料循环利用产业每年回收废旧塑料260万吨,可节约石油1000万吨,相当于少建8个中型化工厂,减少国土占用和污染800多平方公里。

如果没有界首发展资源再生产业,每个铅蓄电池都会变成一个现实的污染源,带来点状污染、片状污染。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能电池装配车间。人民网记者 苗子健摄

循环经济实现“良性循环”

“哐当、哐当……”“有废铁、旧鞋、旧塑料、牙膏皮———换糖换针换头绳喽!”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商品还处于短缺状态,北至内蒙古、东三省,南至广东、福建,几乎都留下了安徽界首“货郎”走街串巷的足迹。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界首市再生金属产业“村村点火、户户冒烟”,再生塑料产业“家家收购、户户加工”的景象颇为壮观。界首市曾连续四次进入安徽省“十强”县(市)。也正是这一时期,当地原始、粗放的经营方式被群众举报、媒体曝光,让这一产业从此背上了污染环境的名声。

后来,随着体制转轨和改革进程的不断深入,界首一部分大中型国有企业相继停产倒闭,界首经济由全省前列跌滑至全省倒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能电池装配车间。人民网记者 苗子健摄

面对窘境,界首市对再生资源产业重新进行问诊把脉,壮士断腕开展“小散乱”企业专项整治,通过关、停、并、转、迁等多种途径,淘汰了一大批“两高”企业。

此后,界首市坚持以循环经济理念发展再生资源产业,把“草根经济”引向规模化、规范化、集群化发展,界首高新区先后引进了南都电源、天能电池、骆驼电池等大型上市公司入园发展,形成了“网络化回收+机械化处置+产品化销售”的再生金属、再生塑料两大产业链,实现了良好的绿色循环发展。

产业层次的提升、产业链条的延伸、产业结构的优化,助推界首循环经济逐步实现了由量变到质变的转化。

在循环经济创新发展的带动下,界首市提出的“四区同创”的战略目标取得初步进展。其中,国家高新区创建已完成科技部实地调研,近期有望创建成功;国家生态工业示范园区创建规划文本已上报生态环境部,评审通过后进入试点范畴;成功创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并连续两年获“五星级”考核等级。

目前,界首市正在积极备战国家特色高新区、自贸区、自创区、综保区“四区合一”的目标,一旦获批,界首县域经济将再次插上腾飞的翅膀。

来源:人民网-安徽频道

本文中图片、文字、音视频等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如有违规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第一时间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