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我们讲述的第2924位真人故事

“尼根,尼根,你别跟他走,他是人贩子!你回来,回来!”我声嘶力竭地大喊,伸着手臂想要拉回儿子,可我的腿像坠了铅球,根本跑不动。

一着急,我从梦中醒来,只觉得身上大汗淋漓。这样的噩梦已缠绕了我22年,每次想起仍痛断肝肠。

当年,在小儿林高琳(小名尼根)失踪后,我们曾得到过确切的线索,可惜因为那时没有监控,无法查出带走儿子的人是谁。

最诡异的是在儿子失踪不久,一个疑似人贩子的人曾打来电话,勒索我带1万元来赎儿子。可我在树丛中等到夜里十点,也没看到一个人影,反而被毒虫咬伤。

直到今天,我还无法搞清,那个打电话的神秘人究竟是骗子还是绑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儿林高琳8岁时模样)

我叫林广清,广东省廉江市青平镇人。1984年跟妻子沈萍结婚,1986年生了大儿子,1990年和1993年又生了二儿子和小儿子。我的小儿名叫林高琳,小名尼根。他性格开朗,长得虎头虎脑很健壮。最明显的特点是着急的时候,说话有一点口吃。

因为是农民,加上连生三个儿子,生活压力很大,所以我常年漂泊在外干建筑。最早我们是跟兄弟、父母共同住在四合院里,但后来旧瓦房墙壁裂缝,房顶漏雨,我和妻子不得不东拼西凑,借钱在国道边建了一座两层的楼房,当年还在新房子门口种了三棵芒果树。

2001年,我的大儿子因学习不好自愿辍学了,我就带着15岁的大儿一起打工。家里只剩下妻子和11岁的二儿子和8岁的小儿子林高琳,他们都在培杰小学上学。

2001年暑假,我因为想念妻儿想把他们接过去玩几天。碰巧家里养的母猪产了一窝猪仔,妻子想再过几天,等猪仔出栏了她再来湛江,让我先带俩孩子过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子小时候和两个哥哥在芒果树前)

两个儿子来到我租住的地方后,带他们熟悉了周边的环境,并叮嘱他们只能在出租屋里和附近玩,然后就去上班了。

我干活
的工地跟湛江市霞山观海长廊的风景区只隔一条公路,对面就是广阔无垠的大海,每天观海长廊的游人川流不息。孩子也经常在那儿玩,不过他们谨记我的叮嘱,就在附近不走远。

出租屋离工地只有十几米远,而且两个孩子也算半大不小,来了20多天都平平安安的,所以我就有些麻痹大意了。不料就在7月29日这天,厄运骤然降临。

7月29日下午6点左右,我下班回来只看到二儿子,没有看到小儿子。二儿子神色慌张告诉我,他下午有些困就睡觉了,醒来后发现弟弟不见了。当时他还以为弟弟玩一会儿就会回来了,可是他在附近找了一圈都没见到。

我听后,大热天吓得冷汗都出来了。也不知小儿子走丢多久了,万一迷路了,跑得远就麻烦了。

我连忙组织工友们分头寻找,可是找了一个多小时一无所获。我又跑到海滨派出所报警,警察也过来调查了,把施工队的人员逐个询问,但没有查出任何蛛丝马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子,你还记得爸妈当年的模样吗?)

我绝望地掩面痛哭,二儿子因害怕和自责也躲在一边默默流泪。但我没有责骂他,毕竟他也只是比弟弟大三岁的孩子,没经历世事险恶,根本没料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我打电话通知了妻子,她立刻在电话那头痛哭失声,并自怨自艾。说她如果当初跟俩孩子一起过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为了一群猪崽,却放弃照看自己的孩子,这是她悔恨一生的错误决定。

而我何尝不自责呢?明知道俩孩子还小,却把他们丢在出租屋,麻痹大意藏隐患啊!我整宿都没睡觉,忐忑不安,心急如焚,绞尽脑汁地想儿子会去了哪里。

我感觉儿子不会是被坏人骗走,因为他已经八岁了,不会轻信陌生人的花言巧语。也不可能掉进海里,因为海边一下午都有很多人,如果他溺水,肯定会有人发现。

唯一的可能就是迷路了,可是他步行也跑不了太远啊!为什么我们在方圆几里都找不到他?难道是遇上了坏人被带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子,你还记得你大哥和芒果树吗?)

一夜的忧虑,我憔悴成了老头。第二天我彻底停掉工地上的活,组织工友们一起寻找。妻子赶来后,只见她眼睛都哭肿了,精神非常疲倦,但她没有休息片刻,就跟着大家一起出去寻找。我们到处张贴寻人启事,举着儿子的照片见人就打听,还在报纸和市新闻联播上刊登、播报。

不知问了多少路人,终于从一个拉板车的老伯那里打听到一点关于儿子的信息。

他告诉我们,昨天晚上六七点左右,他就在东风电影院门口看到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在哭,旁边有十几个人在围观。当时他以为孩子是在家里挨打了跑出来的,也没太在意。后来,他看到有个男的把孩子带走了。

当老伯看到我们寻人启事上的照片,才知道情况并不是他想的那样,还说早知道孩子是走丢了,当初把孩子领到派出所交给民警就好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子,你对你二哥还有印象吗?)

老伯很确定地说,他看到的那个小男孩就是我儿子,因为和我们寻人启事上的照片是一模一样的。他还说孩子缺了半颗门牙,这让我更加确信他说的就是我儿子。因为那时儿子刚换门牙不久,还没长出来。

东风电影院离我们租住的地方大约有两公里,儿子一定是越走越远迷了路找不到家了。但是带走他的那个男人是谁?儿子被带去了哪里?我敏感地察觉到儿子被人贩子骗走了。但询问老伯无济于事,他根本不认识那个人。

我们连忙跑到东风电影院辖区的解放派出所报案。但是那个年代街道上没有监控,警察也无能为力。

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条线索,却因为无迹可循而断了。我们夫妻俩绝望地大哭起来,让围观的人都为之动容。后来我们又去找过那个拉板车的老伯,但他也提供不了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后来的全家福,大家都不会笑了)

寻子无望让妻子受到了严重的打击,她整日不吃不喝,日渐消瘦,神思恍惚。我哭着求她吃一点,她勉强吃两口又忍不住悲声大放。晚上她也睡不着,总是突然坐起来,然后跑到门口呼唤儿子的名字。

我怕她长此下去精神会出问题,就不在工地上干活了,带着她和孩子们回了老家。同时,我又决定让15岁的大儿子重返校园。不管他学习咋样,至少能在学校的监管之下安全长大。

后来丈母娘也来我家帮忙,一边安抚妻子,一边帮我照看家里的一切。等妻子精神状态恢复得差不多了,我便骑着旧摩托,踏上了漫漫寻子路。

我明知道这样漫无目的地寻找等于是大海捞针,但是如果坐在家里干等,就是彻底的绝望啊!

最初是在湛江各区奔跑,后来又到村镇上去打听。每天也舍不得住旅馆,随便一家屋檐下或柴垛上将就一晚。随身带了些干粮,渴了就向住户讨碗水喝。我之所以过这么艰苦,一是因为确实没钱,二是因为我知道寻子路可能很漫长,要花钱的地方很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儿子,我们每天都在盼你归来)

苦苦寻找了20多天,仍然没有打听到任何线索。就在我准备放弃返回的时候,突然有一天,有个人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林高琳的爸爸,我一听兴奋地一下子站起身。寻人启事在报纸和广播电台发布这么久,我还是第一次接到陌生人的电话。

本以为那人是来提供线索的,谁知道他的下一句让我大吃一惊。他说孩子在他手上,他只要钱,不会伤害孩子。只要我拿1万块放到指定的地方,他们就会把孩子安然无恙地还给我。

当时我半信半疑,觉得那人有可能真的是拐走孩子的人,因为孩子懂事了不好卖,他又不愿还给我,所以就用孩子来向我敲诈一笔钱。但他也有可能是个骗子,冒充人贩子来骗钱的。

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不能放弃这条疑似线索。于是我答应会筹钱给他,并问一手交钱,一手交人的具体时间和地点。

没想到那人老奸巨猾,他说不直接面对面。让我在两天后的晚上八点钟,用红色塑料袋包好1万块钱,放到某镇东郊一个废弃工厂后面的灌木丛里。他们捡了钱之后,自然会把孩子放在那里。他还警告我别玩花样,如果敢带警察过去,他会让我永远都见不到孩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在东风电影院门口挂寻子牌)

我连忙向他打保证不会报警,求他们不要伤害孩子。对方挂了电话后,我又惊又喜又怕,立刻准备凑钱,当时也没跟妻子商量,怕她知道了担心并走漏风声。家里刚卖了一窝猪崽,加上我在工地上结的一些工资,才八千多点。

绑匪只给了两天的凑钱时间,我心急如焚,后来就去找一个工友,编了个理由借来了钱。终于捱到“交易”的那天了,我六点多就去了那个地方,把装钱的袋子放到指定的位置后,躲在一旁的树丛里默默等待那个神秘人的出现。

我等了三个多小时,身上被蚊虫叮了很多肿包,脚踝上不知是被蜈蚣还是蝎子之类的毒虫咬伤上,疼痛难忍,可是,那个神秘人仍然没有出现。

这时已是十点,夜色昏暗,周围的树丛在风中摇曳,就像潜伏的魔影在张牙舞爪。躲在这偏僻的地方,令人心惊胆战。我忍不住打了那个电话,可是没有人接。我不知道这是对方的恶作剧,还是他临时改变了决定不肯来了。但我不想再等下去了,就把钱拿回来,瘸着腿赶往车站。

回家后我才告知妻子这一切,然后我们又去派出所反映了这件事,并把电话号码提供给警察,让他们帮忙查一查。警察查过以后,说是一个公用电话,所以无法查出打电话的人的位置和身份。但他们推测对方可能是个骗子,而不是绑匪。

因为我家并不富有,人贩子卖掉孩子肯定比敲诈我得钱多些。他们还叮嘱我们再遇到给钱就能见孩子的电话,千万别相信。骗子就是抓住我们寻子心切的弱点来行骗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年的芒果树苗已枝繁叶茂,却再没有小儿身影)

后来的一年间,我骑着摩托车跑遍了广东的多个城市、村镇,一直过的是餐风宿露的流浪汉生活,很快,憔悴得就像年过半百的老头,头发也白了一半。

亲戚朋友劝我放下执念,听天由命,毕竟家里还有两个儿子要养。我如果一直四处漂泊,妻子一个人实在无力撑起这个家。

虽然后来我不再漫无目的地四处寻找了,但是每一年都会到海滨派出所和解放派出所去打听消息,可惜在那边一直毫无线索。平时听说哪里有黑煤窑雇童工之类的,也会奔赴过去明察暗访,但每次都是空手而返。

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小儿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杳无音讯,但我们始终都坚信他还在中国的某个角落。

以前因为没文化,也不懂利用网络。直到二儿子读高中时,他告诉我他在网上联系了一个寻亲志愿者,说可以利用警方的大数据来找人。初步的方法是,父母要去做DNA入库。警方一旦找到被拐的孩子,或者有寻家孩子DNA也入库了,就可以进行血样比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二儿子在直播间悬赏50万找弟弟)

于是,2009年,我们去做了采血。同时也把小儿子八岁时的照片提供给了警方,因为八岁孩子骨骼基本定型了,长大后相貌也不会有太大的变化。只要他出现在特殊的场合,警方可以通过人脸识别技术找到他。

这些年,我每一天都在期盼着奇迹出现,可是警方从来没有通知过我们。再后来短视频流行,我的二儿子注册了账号,发布寻找他弟弟的视频,同时也到处联系一些寻亲志愿者帮忙。

大儿子虽然没有具体做些什么,但他也很盼望早日找到三弟。我们夫妻如今已经年老力衰,俩儿子就接替了寻找他们三弟的任务,并在寻找弟弟的视频中挂上悬赏50万的标签。

当然,假如真的有人能帮我们找到小儿子,50万的承诺我们全家就算砸锅卖铁也会兑现的。

在二儿子发的作品评论区,经常有网友为我们鼓励加油,也有一些网友发一些寻家男孩的照片让我们辨认,真的很感谢这些热心善良的人。虽然我们素不相识,但他们给了我们关心和信心。我相信在这个信息发达的时代,我们也能像那些成功上岸的寻亲家庭一样,早日团圆。

我不知道儿子是不是到养家后被洗脑了,所以他不愿站出来寻找我们。假如他也在网上寻亲,我们双向奔赴肯定能很快见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悬赏50万求线索,望网友提供)

也许他以为我们从来没有寻找过他,心中怨恨,长大后也不愿找家。也许他的养家,比我家当年条件好很多,让他不愿回来。

不管孩子是怎么想的,我都不会怪他。我只想找到他,知道他现在过得平安快乐就好。如果他知道我们全家为了找他费的心血、受的精神创伤,我相信他一定会回到我们身边的。

夜思念的儿子尼根,你还记得家门前的国道柏油路和爸爸种的三棵芒果树吗?你小时候和你二哥最爱在芒果树下玩耍,相信你对咱家的房子和芒果树都有印象吧!

我日

为了让你找家时不迷路,20多年了,那三棵芒果树我们一直都没舍得砍掉。希望你早日回家,我们全家人在芒果树下把酒言欢。

我也希望刷到文章的热心网友,能够参照文章的内容和我小儿子的照片,给我们提供线索。如果你的身边有30岁左右,身世特殊的小伙子,请和我们联系。如果谁能帮我找到儿子,50万酬金定不食言。

希望在这个信息时代,我也能像那些寻亲成功的人一样幸运,找到小儿林高琳。
【口述:林广清】

【编辑:林广清】

该案例故事已获当事人同意。

我们不能走过不同的人生,却能在这里感受别人真实的故事,而且,每个故事都有真实照片噢!如果你也喜欢这样真实的故事,请关注我们吧!@真实人物采访

(*本文章根据当事人口述整理,真实性由口述人负责。本账号友情提醒:请自行辨别相关风险,不要盲目跟风做出冲动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