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4日,马来西亚安华政府上台一周年,各界有很多总结和评价。

默迪卡中心于今年10月下旬进行民调发现,安华担任首相的巅峰是去年12 月,支持率一度高达68%。

联邦政府目前支持率目前为41%,而在2022年12月的支持率为54%。目前,人民对团联邦政府的不满高达48%。

选民情绪的变化集中在三个方面,认定“国家方向错误主要是包括经济问题(56%)、政治不稳定(13%)和管理不善(9%)。”

78%受访者将经济问题视为当今人们面临的首要困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联合早报对此的分析是,这主要反映民众对经济与民生问题不满,以及希望联盟支持者对安华政府日益保守感到担忧。

日益保守可能有两个表现,一个是安华公开邀请伊斯兰党加入联邦政府,一个是安华政府公开支持巴勒斯坦,都体现出鲜明的伊斯兰教色彩,这可能导致华人、印度人等少数族裔的反感。

近来马来西亚政治中出现了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不断有在野的土著团结党国会议员,宣布支持执政的安华政府,但不退出土著团结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0月12日开始,截至11月底,一共有4人表态支持安华。霹雳江沙区国会议员依斯干达、沙巴纳闽区国会议员苏海里、吉兰丹日里区国会议员扎哈里,以及吉兰丹话望生区国会议员莫哈末阿兹兹。

还有小道消息说,另有5名土著团结党国会议员也是这个态度。

换句话说,在土著团结党内部,身在曹营心在汉已经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了,党主席慕尤丁同时是在野联盟主席,对这个问题毫无办法。只能威胁党权处分,实际上一点作用也没有。

同为在野联盟的伊斯兰党,就没有这个问题。

一方面,伊斯兰党是以宗教信仰作为最终纽带的,这让伊斯兰党与主张多元化、世俗化的安华政府,没有太多共识,同时,伊斯兰党又极度仇恨,执政联盟中的华人政党民行党,就导致安华无法和伊斯兰党合作,即使安华公开喊话,伊斯兰党加入执政联盟。

从这个角度看,伊斯兰党、土团党和执政联盟中的巫统,都是马来人优先的政党,反而能有话讲,但伊斯兰党多了一个宗教意识形态,所以跟执政联盟拉开了距离,土团党反而没有这个问题,所以出现了明面上叛党的议员。

当然,还有个客观原因。马来西亚的反叛逃法规定,如果在野联盟国会议员宣布退党,并支持执政联盟,那么这个国会议员席次就要悬空,换句话说,该议员就丧失了国会议员资格。

但是,这里留下了个空间,如果国会议员不宣布退党,而是保留在在野联盟之中,即使他宣布效忠执政党,也不会丧失国会议员资格。如果被在野联盟开除党籍,同样不会丧失国会议员资格。

所以,土团党4个议员可以大大方方的支持安华政府,而不用担心被开除或者其他方式丧失国会议员资格,土团党却拿他们没办法。

对于慕尤丁来说,更尴尬的是,这个规定还是他领导制定的,属于自作自受。他现在倒是想改,吃到甜头的安华,必然不会让他得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慕尤丁还在名义上领导土团党、伊斯兰党和民政党的联盟,他怎么好意思领导下去呢?

至于4个土团党国会议员,为什么要支持安华政府呢?

其中有两个国会议员说的很直接:为了财政拨款。

执政党国会议员,拿的钱,比在野党国会议员拿的钱更多。

钱多了,选区有更多钱搞建设,哪怕是多办活动也好,是能够让选民感受到,国会议员争取了钱来,这是国会议员能继续连任的关键印象,尤其是摇摆选区之中。

选民可不考虑,你是在野联盟的国会议员,所以没有争取到钱。他们只考虑,国会议员到底争取来了没有,到底有没有做事。到底有没有做事实际上就是到底有没有争取到钱,到底会不会作秀。有没有争取到钱,是第一步。

从这个角度看,安华作为政坛老手,自己没有表现,就成功让4个在野党国会议员宣布效忠,也是一种能力。即使有两个直接说是为了钱,也不影响他分化拉拢在野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写到这里,不由得让我想到之前写的东南某岛。

全省是某党执政时,他们对于另一政党执政的县市,钱没有少发,也不敢少发。一少发,就被骂,某党吵架又不行,索性就花钱免被骂。然后,另一政党就拿某党发的钱,来争取选民,多办活动,多剪彩,让选民感受到,另一政党有做事,同时,又花钱分化拉拢,某党基层竞选干部,掏空了某党的基层实力,这样,另一政党就在某些县市万年执政。

某次,某党籍全省领导对农民说,你们看,双方关系好,就是好吧,农产品都卖到了对岸去。另一政党县长随后说话:某某人,别忘自己脸上贴金,农产品是我卖的!

同样是有资源,有能力的不动声色,分化拉拢在野阵营,没能力的只能每次选举诉诸选民:我们八年给某某县市多少钱,请大家支持我。

后者,选民才不管那么多,也认为是自家县市长有能力。钱花了,帮助对方政党拿选票,可真有你的。

前者,选民继续支持本区国会议员,国会议员继续支持敌对政党政府,两全其美。

政治这玩意,不会玩,就别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