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是我入伍第二十一个年头,我调任副团已经5时间了,其实,能从一个农家子弟晋升到副团,我已经算是佼佼者,此时的我也面临一个选择,如果不能晋升正团,那么只能选择转业或退伍。
从副团到正团对于很多干部来说,就是一道坎,我也不例外,两者之间的待遇差别也是很大,当时我已经39岁了,我知道自己的机会不大,所以我也提前了解了一下之前转业同事的情况。
有三个和我情况相同的战友,一个去了省直机关当了科员,一个去了地方当了副科长,另一个选择了自主创业,还有一个正团转业的战友,到了地方也只是一个主任科员,职务和待遇都降了不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转业到机关单位的战友宋军告诉我,他们部门竞争也很大,不管是体力还是晋升空间,他们都比不上年轻人,宋军是副团转业到地方的,好几年了还是副科长,宋军告诉我,如果能晋升正团最好,如果不能还是选择自主好一点。
另一位选择自主的战友,退伍后做起了生意,开了一家饭店,生意还不错,一年也能挣个二三十万,这位战友告诉我,他创业之初赔了不少钱,让我能去机关单位,最好不要选择自主。
听来两位战友的介绍,我一时也陷入了纠结,不知该如何选择,就在转业干部名单下来前一个月,老首长请我们师团一级的干部聚了一次餐,当年还是老首长招我入伍的,他是看着我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我心里一直很感激老首长提拔和关照。
这次聚餐的战友大多我都认识,和我一起共过事,有的还是我带过的兵,对于这次聚会,我心里是非常清楚的,其实就是一次动员大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们认真听着老首长讲话,老首长说“每年到这个时候,他心里都很难受,手心手背都是肉,让谁走他都不忍心,但是,为了部队建设和发展,即使再难,也要忍痛割爱,不管到哪里,都不能忘记自己是一名军人,要时时刻刻想着为人民服务,随时做出牺牲”。
虽然老首长说的很委婉,但是,我还是听出来老首长话中的意思,我第一个站出来表态,坚决服从安排,聚餐结束后,老首长单独找了我谈话,让我不要有思想包袱,如果生活上有什么困难,可以告诉他,我告诉老首长,我已经想好决定转业,老首长十分欣慰的拍了拍我的肩膀。
从老首长办公室出来,我长舒了一口气,其实,我之前也想过找老首长帮忙,现在既然做出了选择,我心里也释怀了,不再纠结,一下子要离开生活了二十年的地方,我心里还是非常不舍,我之前也送别了很多战友,没想到这么快就轮到我了。
干部转业名单下来后,我的名字是第一个,有战友感到惊讶,有战友为我感到惋惜,俗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在入伍那一天,其实,我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和很多战友比起来,我已经非常幸运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我把即将转业的消息告诉了妻子,妻子问我是不是已经定下来,其实,妻子心里还是希望我能留下了,哪怕是去后勤部门,我告诉妻子,我想选择自主,妻子说,我都快40岁的人了,还是找一份安稳的工作比较稳妥,我想了一个晚上,最终还是决定自主,我想再拼一次。
我退伍回到老家后,联系到了我高中时期的同学郑勇强,他在北京做水果批发生意,还在北京买了两套房,家人都搬去了北京生活,郑勇强上高中时,和我是同桌,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他结婚的时候,我参加了他的婚礼,在2005年的时候,我还给他借了5万块钱。
我告诉郑勇强,想做点生意,问他有没有好的门路,郑勇强告诉我,如果想做生意,他可以给我介绍朋友认识,但是,他劝我不要冲动,一定要想好,让我先跟着他干一段时间,考察清楚了再做决定。
2012年,我孤身一人来到了北京,跟着郑勇强干了半年时间,他给我介绍了他几个做生意的朋友,接触了解后,我才明白,做生意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简单,不仅要有实力,还要靠关系人脉,最后经过考察,我决定选择干餐饮,我加盟了一个火锅品牌,开了一家火锅店,所有事情我都是亲力亲为,渐渐的我对餐饮行业也有了一些了解和认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能我是军人的缘故,我见不得一点弄虚作假,最后这家火锅店,我只开了一年就关了,我决定自己单独开一家火锅店,店里用的食材和底料都是我亲自挑选,保证全部都是新鲜的,虽然我店里的价格要比其他店贵一些,但是,来我店里吃火锅的人每天都排着长队,现在大家的生活条件好了,对健康更加关注,我始终相信,只有好的放心的食材,才能赢得消费者的信赖。
如今,我在北京开店已经十一年了,也在北京买了房子,我一家人都搬到了北京生活,其实,我的成功除了自己的努力之外,也离不开朋友的帮助,我也从来没有后悔过选择自主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