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五个月,新西兰移民局(INZ)针对移民工人剥削案完成了100项调查,103家雇主失去了雇佣海外员工的资格

最近,移民局对奥克兰一家劳务雇佣公司Prolink NZ展开一项重大移民调查,涉及大量华人劳工

数百名工人拿着雇主认证工签 (AEWV),该公司承诺给他们工作。

但实际上,大多数人完全失业,部分人做着少量工作,拿着微薄的工资。

“有人为了度日,时薪8纽币也做”

调查中,移民局联系了100多名与Prolink NZ有关的工人了解情况。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中国男子表示,他向奥克兰移民中介Everlast Consultancy支付了超过13,000纽币,以获得Prolink NZ的签证和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Prolink NZ承诺让他和妻子做包装工,他们今年3月份抵达奥克兰,他平均每周工作3天,妻子则完全没有工作

该工人说,Prolink NZ派他去多家公司做包装,但工作量很少,过去的几个月他都没有工作。

目前,他已获得移民剥削保护签证,并正在寻找其他工作。

他估计,在Prolink NZ有200多对类似情况的夫妇——大多数来自中国和越南

“大家都想活下来,要么默默忍受剥削,要么动用自己的积蓄,要么回国。”

他表示,有些人为了维持生计,每小时8纽币的工资也会接受

他展示了一张微信群的截图,群里有170多名持AEWV跟Prolink有关的工人。

一名越南工人在里面问,移民调查员找他了解情况,他应该怎么说?——是和盘托出,还是只说出部分真相?

工人们迫于压力不敢撕破脸

就业法倡导者May Moncur为两名在中国的工人代理。

这两名工人向中介支付了2万多纽币,“购买”了签证和工作机会。

但由于Prolink NZ正在接受调查,他们在中国准备离境的时候失败了。

May表示,9月底,她向新西兰的中介和Prolink NZ提出个人申诉,对方未作出任何回应。

已经在新西兰的工人难以为继,她找工人们了解情况,但许多人不愿意说出真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一些工人住着Prolink NZ的房子,或者与Prolink NZ有关联的房子,时不时地接到些活,我想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不想撕破脸。”May说。

她表示,许多工人担心,如果向移民局报告此事,孩子在新西兰的教育会受到影响。

对于这些家庭来说,现在的生活是个沉重的打击,因为他们当时怀揣着希望来到新西兰。

“这些工人遭受着经济损失、生活压力、被迫变更家庭计划和家庭生活,还有他们的亲人承受的情感压力......我们必须在全新西兰解决这个问题。”May说。

目前,Prolink NZ已从移民局认可雇主的在线登记中删除,这意味着该公司的认可要么被撤销,要么被暂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RNZ多次联系Prolink NZ,但对方拒绝发表评论。

中介公司Everlast Consultancy董事Cook Huang是一名持牌移民顾问,他表示,由于调查仍在进行中,他无法发表评论。

“此时此刻,我们的主要立场是保持沉默,因为政府会调查。我不知道他们是否他们需要我们给出回应,或是提供支持信息。”他说。

对此,新西兰移民局表示,由于调查正在进行中,他们不会发表任何评论。

更多调查还在路上

迄今为止,移民局已在与AEWV相关的调查中对2名人员提出指控

其中一名被指控人是持牌移民顾问,与140多名印度和孟加拉国受剥削工人的案件有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移民局表示,在已完成的100项AEWV调查中,有54项不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20项被转交给其风险和验证部门进一步调查,向9名雇主发送了教育包,6项案件被转交给劳工监察局。

目前仍有188项与AEWV相关的调查正在进行中,由35名调查人员负责。

调查的同时,移民局正在阻止更多受害者来到新西兰。

截至上周,超过560名海外持有AEWV的工人因雇主正在接受调查而被告知不要来新西兰,其中40%是中国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