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从俄乌冲突被边缘化之后,乌内部就频繁曝出“内讧”,似乎已经失去了继续打下去的信心。据观察者网11月27日的报道,乌克兰议员玛丽安娜·贝祖格拉亚近日怒批乌武装部队总司令扎卢日内,她表示,扎卢日内“无法提供2024年的(战略)计划”,“没有对冲突进行下一步的规划”,“不论是大打还是小打……无论是对称战斗,还是对等还击”,都没有提供任何计划,“只是简单提了提,他们每月需要征召至少2万公民”。

贝祖格拉亚警告称,如果军方领导层无法提供明年作战的任何计划,只知道问政府部门要人,“那么这个军方领导就必须下台”。就在此前一天,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11月26日的报道,乌军总司令扎卢日内近日在“百忙之中”为《经济学人》杂志撰文,集中抱怨了两点:其一,乌境内训练后备兵力的能力不足;其二,乌政府存在法律漏洞,公民能够“逃避被征召”。换言之,扎卢日内这是在抱怨“兵源不够”,乌政府不给力。

扎卢日内在前线带兵作战,后勤和征兵都是乌政府在负责,贝祖格拉亚除了是议员之外,还是乌议会国防安全和情报委员会的副主任,这就等于是指责她“办事不力”了,所以这才引起了贝祖格拉亚的“回怼”。应该说,贝姐的反驳是有道理的,军方要征兵,政府和议会“责无旁贷”,但好歹军方要提供一下明年的作战计划吧,明年怎么打,到现在都没有计划,没有大计划,也没有小计划,什么都没有,只知道要人,这谁受得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然而,问题的关键,可能倒不在于乌军“兵员不足”,或者乌军没有提供“作战计划”,而是乌政府内部的裂痕已经“公开化”了。按道理讲,如果基辅政权还致力于“打下去”,一般情况下,会私底下处理这些分歧,不会让它曝光,毕竟这会影响军心士气,也会给西方国家一个“不靠谱”的印象,对获得军援是“不利”的。但现在,乌政军两界却公开撕破脸,军方只要人,决口不提明年怎么打,乌议会干脆要扎卢日内“下台”。

这就说明了一个情况,那就是,随着俄乌冲突的持续,以及问题的边缘化,乌政府内部可能已经“承受不住”了,只有在“外部压力”极大,而逐渐失去希望的情况下,基辅政权才会“公开争吵”,因为反正已经“没希望”了。需要指出的是,类似的分歧、抱怨、内讧,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比如说,扎卢日内对英媒表示,除非出现能给乌军带来“决定性优势”的武器,否则乌军在与俄军对抗时,“不会获得任何新进展”。

扎卢日内此言一出,立即引起了乌总统办公室的怒批,后者“公开谴责”了乌军总司令的言论,称这一说法容易引发西方盟友的恐慌,“让‘侵略者’更容易得手”。但需要指出的是,恰恰是乌总统办公室顾问波多利亚克最先散布“失败论”,他在此前曾表示,从长期来说,“乌克兰未必能够对抗俄罗斯”,他甚至都不确定,乌克兰能否在未来10年到15年存在。乌总统顾问的言论,难道不比扎卢日内“更消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军方抱怨政府“不给力”,政府抱怨军方“只知征兵”,军方表示必须要“决定性武器”,否则没法打,乌政府又怒批这是“失败论”,结果总统办公室又表示“扛不住啦”。凡此种种,正是目前基辅政权的现状,迹象显示,一方面,乌军可能真的“打不下去”了,政军两界都失去了信心;另一方面,乌克兰政府可能在为与俄罗斯的和谈“准备台阶”,所以“抱怨”、“内讧”,都是在释放一种信号,那就是“不想打”了。

众所周知,乌克兰能坚持到现在,已经是出乎很多人的意料之外,算是“顶破天”了,为什么打到现在想要求和?从战术上来讲,①兵源不足;②兵源素质下降。据《纽约时报》、《金融时报》的报道,乌军已经开始“大量征召女性入伍”,“还不得不征召病人”。记者在基辅征兵站发现4名排队男子,只有1人是“自愿参军”,其他都是“被征召的”,其中1人有“脑部损伤病史”,另一人脊柱上镶着金属板,最后一人已经42岁。

从战略上来讲,①中美关系或“触底企稳”,美国没必要继续利用战争“困俄胁欧”,继而整合欧洲来围堵中国,因此继续支持乌克兰打下去,已意义不大。②巴以冲突爆发,让普京有机会将美国陷在中东,为了避免“重回亚太”战略的失败,美国也需要与俄罗斯“做交易”。所以,以上两点意味着乌克兰,或将沦为“弃子”。

因此,基辅政权的“不和谐”,既有自己“打不好”,“不好打”的原因,也有国际局势发生变化的原因,在这两种力量的作用下,乌政权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失望、担心、害怕,最终变成了“互相埋怨”,这是俄乌冲突行将结束的征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