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段时间,去加拿大温哥华出差,呆了半个月。

在这半个月里,见了不少朋友,也好好感受了一下当地生活。

要说最大的感受,那就是:没钱别去

话说得有点直接,有点难听,但真是肺腑之言。

这两年,据说在各大平台上,“润”字搜索量很大。好多人讨论“润”的问题。

要我说,绝大多数人对“润”都是键盘幻想。

但凡出去看看,就会知道“润”并不适合普通人,特别不适合广大中产群体。

因为,无论在哪个国家,中产都是最苦逼的那一拨。

温哥华多次被评为全球最宜居的城市之一,但我在温哥华的很多朋友,也对我吐槽不已。

今天讲几个真实故事,给国内纠结的朋友们缓解缓解焦虑。

#1

Dr小鱼

A哥80年代精英,如今心静如水

A哥是温哥华本土公司的一位高管,高大帅气温文尔雅,看着完全是个不油腻的中年男。

所以,当他说他今年满60的时候,我大大的吃了一惊。

A哥是土生土长的上海人,名牌大学的天之骄子,怀揣200美元,80年代末出国的第一批留学生。

加拿大读完研究生后,很容易就留了下来(那个年代填个表就能拿身份),在温哥华已经呆了几十年了。

对于出国后的感受,他说得不多,因为在国外太长时间,已经完全习惯了这里的生活方式和思维模式。

他是典型的华人中产,有车有房,有一份不错的工作。

工作之余爬爬山,健健身,生活过得平平静静,无欲无求。

对于错过改革开放的巨大红利,他相对无感,因为他出国的时候,国内和国外的差距还非常大。

至于他那些留在国内的同学在各自领域的飞黄腾达,他也非常淡然。

唯一遗憾的是没办法陪伴父母到老。

如今最令他失落的地方是,父母走了以后,自己有一种无家可归的悲凉感。

他说,现在回到上海,常常在街头徘徊无措,却不知道该去哪里。

而加拿大在他内心,也始终不是心中那个温暖的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

Dr小鱼

B姐,错过互联网风口的计算机学霸

B姐是朋友的闺蜜,我们在微信上也认识好几年了。

经常看B姐在朋友圈晒全世界旅游,让人羡慕得不得了。

我知道B姐很漂亮,但见到真人的时候,我还是被她惊艳到了。

儿子已经读大学了的她,像年轻姑娘一般青春靓丽。身高170,身材匀称苗条,皮肤白皙,小脸精致,笑起来爽朗无忧,像从小在北美长大的ABC。

B姐在加拿大当政府公务员,旱涝保收很舒服。

资深公务员收入很不错,但加拿大的税赋特别重,扣税后,大家手里的钱差不了多少。

B姐儿子非常优秀,考上了美国名校。

为了让孩子追求梦想,B姐乐意付出,但看着美国高昂的学费,她也会对当初毕业留在加拿大有些许后悔。

B姐90年代末到滑铁卢大学留学,是根正苗红的计算机科学专业。(现在滑铁卢的CS已卷上天)

2000年初毕业时,正值全球互联网科技泡沫,北美互联网行业萧条不已。

那届20来个中国同学,能留在加拿大的只有最优秀的三个人,其中就有B姐,其余的人全都回国了。

谁知风水轮流转,当初那些不够特别优秀的计算机硕士同学们,海归回国后都去了华为、腾讯等大厂,纷纷成了资深高管,早早实现财富自由。

而漂亮优秀的B姐却还要为儿子的美本学费心疼。

“时也命也啊!”,B姐自嘲道。

美本学费贵,但架不住大家都想去。

国内中产对美本学费望而却步,其实全世界中产的烦恼都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3

Dr小鱼

昔日企业主,如今民宿房东

和前两位早年因留学在加拿大定居的中产不同,C哥是前几年为孩子移民的优质中产。

C哥完整地吃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红利,属于比较富足的上中产。

在国内有自己的企业,不大不小,年入几百万是有的。

因为孩子在体制内学校各种不适应,自家经济条件又好,就想换一条路给孩子走。

C哥在内地二线城市,当地国际学校质量一般,收费不低,上了两三个国际学校,发现各种乱象丛生,怕耽误孩子学习,干脆直接给孩子申请加拿大的小学,出国读。

原本C哥想的是老婆陪孩子到加拿大读书,自己在国内继续赚钱。

但后来遇上疫情,自己滞留加拿大回不来,生意交给了亲戚打理。

熬到疫情结束回国,那摊生意也不行了。

没有进账只有出账的生活,过不了多久。好在C哥当年一到温哥华就买了了套2000多万人民币的独立屋,现在分割一部分做AirBnb民宿,生意还行,收入覆盖一家人的伙食费,绰绰有余。

C哥作为生意人,脑子灵活,身段也灵活,好日子过得了,普通生活也过得下去。

而C嫂也很务实,在国内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她, 现在打扫起民宿来,不输任何人。

用他俩的话来说,移民来加拿大,孩子确实开心舒服,但自己的生活,肯定没有当初在国内那么潇洒自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4

Dr小鱼

在加拿大走了一圈发现,北美的物价真不是国内中产能轻易承受的。

用国内的钱,在北美用,不是富豪根本坚持不了多久。

在加拿大出差的半个月,我在Airbnb租了一套市中心公寓,面积90多平,两房一厅,带个阳光房,有厨房还有两个卫生间。

日租金一天1000元人民币,停车免费,比住酒店稍微便宜些。

这样的房子,卖价动辄1000多万人民币,月租金3万人民币。

餐馆里吃饭,随随便便人均200人民币。

加拿大普通中产年收入税后也就是折合人民币25-30万左右。

这样的物价和房价,对加拿大中产来说,也是相当沉重的。

加拿大人也对高负担的生活充满不满,闹着要把“小土豆”选下台。

我看国内网上天天有人在喊“润”,我想这些人大概是没出去看过。

在我看来,如果非要“润”,只有两种人适合,一种是钱多得用不完的,另一种则是完全没钱但愿意干苦力的。

介于两者之间的,都不适合润。

中产在哪儿都苦逼,只有在自家窝里能稍微舒坦点。

其实,现在已是最好最美的日子了,难道不是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