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陶先生说,该聊天发生在妻子抢救结束苏醒之后。因妻子伤势太重,为了鼓励妻子求生,他才说出这段话。

全文1490字,阅读约需4分钟

新京报记者 丛之翔 左琳 俞金旻 编辑 杨海 校对 刘军

近日,网传一上海籍女子在西藏阿里地区因车祸重伤,为救治她,其丈夫通过亲戚联系到上海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下称“上海市卫健委”),再由上海市卫健委联系到阿里地区相关部门,动用阿里地区所有公务人员为其献血。11月29日,涉事女子的丈夫陶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上述情况不属实。

聊天记录截图显示,陶先生告诉妻子,“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的所有公务人员献血。”陶先生告诉新京报记者,该聊天发生在妻子抢救结束苏醒之后,因妻子伤势太重,为了鼓励妻子求生,他才说出这段话。

▲涉事女子和丈夫的聊天记录。网传视频截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涉事女子和丈夫的聊天记录。网传视频截图

陶先生称,事实上,他的小姑姑不是上海公职人员。只是在妻子车祸后,当地相关部门建议向上海市卫健委求助,他们家人、朋友,包括小姑姑才去想办法联系上海市卫健委。献血则由阿里当地医院和卫健委组织,并非他们的个人行为。

对于争议较大的“全地区公务员献血”,陶先生回应,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和群里发消息,希望有好心人去献血。自己也联系到当地派出所、消防等部门,希望得到他们的帮助,15至17日,陆陆续续有人去血站献血。

“献血不是强制的,都打过电话、征求过意见。剩下的血也会被存在医院血库,不是只给我们用。”陶先生说,在援藏医生的建议下,10月18日,妻子的父亲联系了医疗专机,自家出钱将妻子运下高原,目前妻子还在上海住院。

陶先生回忆,10月14日,他与妻子驾车旅行,在海拔5000多米的地方出现高原反应,缺氧后晕厥,出了车祸,妻子被安全带勒到腹部,导致肝脏破裂、腹腔出血,情况危急,被送往阿里地区人民医院。

“阿里人口密度低,血库没有多少血,医院就为我们开通了绿色通道筹血——只要是生命垂危的老百姓,医院都会开通。”陶先生说,自己与妻子的户籍地都在上海,阿里地区医院和卫健委工作人员告诉他,当地医疗手段不高,医院在想办法,“你们也要自己想办法。”工作人员建议他们联系上海市卫健委,请援藏医生来支援。

“我们通过朋友、亲戚,辗转联系到上海市卫健委。10月16日,上海援藏的医生来到医院为我妻子会诊。”陶先生说。

阿里地区人民医院工作人员告诉记者,14日晚,涉事女子入院接受救治。该女子肝脏破裂严重,亟须手术。术中,女子出血大约2000毫升,输入了8个单位红细胞悬液、800毫升新鲜冰冻血浆。此后至18日,该女子又输入了13.5个单位红细胞悬液、1950毫升新鲜冰冻血浆和1000毫升全血。

工作人员介绍,当地血站中,与涉事女子血型匹配的存血不够,15日便开始缺血。经医院向职工、社会人士求助,家属向当地多个部门求助后,15至17日有不少人来血站献血,其中,有数十名公职人员,最终筹到了足够的血。

记者从上海相关部门获悉,经调查,事发时,卫健部门接相关部门函件,请求正在西藏日喀则市的援藏医生前往涉事医院参与救治。此事不存在因私人关系等不正当因素导致的行动。

陶先生告诉记者,近日,妻子伤情稍有好转,昨晚,她将这次死里逃生经历制作成视频,发布在社交平台,希望能纪念一下,但遭到不少网友指责,目前,视频已经删除。现在妻子仍在住院治疗,因遭到指责心情低落,已经哭过一次。他希望网友能理性看待此事。

值班编辑 李加减

星标“新京报”

及时接收最新最热的推文

点击“在看”,分享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