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敬文是一个卖菜的小贩,他和妻子胡爱蓉每天都要从四川巴中市拉着一车蔬菜,到正直镇去卖。

他们的生活虽然不富裕,但也算安稳。他们有两个孩子,一个上初中,一个上小学,都是乖巧听话的好孩子。

10月17日晚上7点左右,陈敬文和妻子卖完了菜,准备回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的车上除了蔬菜外,还有几块米豆腐,这是他们自己做的,平时也拿出来卖一些。

他们走的路线需要经过正直收费站,按照国家规定,生鲜蔬菜可以免费通行。他们以前也经常这样走,从来没有遇到过什么问题。

但这一次不同,当他们到了收费站时,被一个女收费员拦了下来。

女收费员叫张翼,是正直收费站的员工之一。她看了看陈敬文的车上的东西,说:“师傅,这次你们不能免费了。”

“为什么?”陈敬文不解地问。

“因为你们车上有米豆腐,这不属于鲜活农产品范围。”张翼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有什么关系?就几块米豆腐而已,你非要揪着不放吗?”陈敬文觉得张翼在找茬。

“这是规定,你要过路就得交钱。”张翼说。

“交多少钱?”陈敬文问。

“12块钱。”张翼说。

“12块钱?你开什么玩笑?我这车上的菜都不值12块钱。”陈敬文说。

“那你就别过路呗。”张翼说。

“你这是故意刁难我们吧?我们每天都走这条路,从来没人跟我们要过钱。”陈敬文说。

“那是你们运气好,今天碰到我了。”张翼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这样,两人争执起来。陈敬文觉得张翼公事公办,张翼觉得陈敬文吹毛求疵。两人越说越激动,最后陈敬文下了车,想跟张翼理论。

张翼以为陈敬文要打她,就先动手给了陈敬文一个耳光。陈敬文火了,也还了一巴掌。两人就在收费站里打了起来。

周围的人看到这一幕,都惊呆了。有人报了警,有人拍了视频。很快,警察和医生都到了现场。他们把两人分开,并带到医院验伤。

经过检查,陈敬文只是轻微擦伤,并没有什么大碍。张翼则有软组织挫伤,需要住院观察。

陈敬文的妻子胡爱蓉和母亲也赶到了医院,看到陈敬文的样子,都很心疼。他们向张翼道歉,希望能和解。

但张翼不接受道歉,还要求陈敬文跪下认错。陈敬文觉得这太过分了,拒绝了。

张翼就说:“好,你给我等着,我要告你,让你坐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天,张翼的丈夫杨某也来到了医院,他是正直收费站的站长。他看到了张翼的伤势,很生气。

他找到了陈敬文一家,说:“你们打伤了我老婆,你们得负责。要么公了,上法庭,要么私了,给我50万。”

陈敬文一家听了这话,都吓傻了。他们哪里有50万?他们卖菜一年也赚不了几千块。他们觉得杨某在敲诈他们,不肯答应。

杨某就说:“你们不答应就后悔吧,我会让你们付出代价的。”

陈敬文一家感到很无助,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想找律师帮忙,但又没有钱。他们想找亲戚朋友借钱,但又不好意思开口。他们想找媒体曝光,但又怕惹麻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敬文觉得自己是个罪人,是自己给家人带来了灾难。他想着如果自己死了,也许就能解决问题。

于是,在10月19日那天,他拿起了一整瓶百草枯农药,一饮而尽。

百草枯是一种高毒性的除草剂,一旦进入人体,就会造成严重的中毒反应。

陈敬文喝下百草枯后,立刻感到剧烈的疼痛和恶心。他被紧急送往医院抢救,但医生对他的生存几率并不乐观。

陈敬文的妻子和孩子得知这个消息后,都崩溃了。他们哭着跪在陈敬文的床边,求他不要离开他们。陈敬文的父母也赶来了医院,看到儿子的样子,都心如刀割。

就在大家都为陈敬文祈祷的时候,一个奇迹发生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经过半个多月的抢救,陈敬文竟然睁开了眼睛。医生说这是一个医学奇迹,百草枯中毒的患者很少能活下来。

陈敬文醒来后,并没有感到高兴。他觉得自己还活着是个负担,是个罪人。他对自己的行为感到后悔和自责。他想跟家人说对不起,但又说不出口。

就在这时,张翼和杨某又出现了。他们听说陈敬文没死,就来找麻烦。

他们还是要求陈敬文一家赔偿50万,并威胁说如果不答应,就要把陈敬文告上法庭,让他坐牢。

他们还说,他们有收费站的监控录像,可以证明陈敬文先动手打了张翼,而张翼只是正当防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敬文一家听了这些话,都感到很气愤和无奈。他们觉得张翼和杨某是在欺负他们,利用自己的职权和关系,想要敲诈他们。

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求张翼和杨某放过他们。

就在这时,一个意外的人出现了。他是一个叫王某的律师,他是通过网络看到了陈敬文一家的遭遇,感到很同情和愤慨。

他主动联系了陈敬文一家,表示愿意免费为他们提供法律援助。他说:“你们不要怕,我会帮你们维护正义。”

王某是一个有着丰富经验和良好声誉的律师,他对这个案件非常有信心。他认为张翼和杨某的要求是不合理的,而陈敬文一家是无辜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说:“你们不用担心收费站的监控录像,我会向法院申请调取,并进行鉴定。我相信事实会证明你们是被冤枉的。”

王某还说:“你们也不用担心百草枯的事情,这不是你们的罪过,而是你们的不幸。你们可以向张翼和杨某索赔精神损害赔偿金,因为他们的恐吓和威胁导致了你们的精神创伤。”

王某的话让陈敬文一家感到了一丝希望和安慰。他们对王某表示了感谢,并答应接受他的帮助。

就这样,在王某的带领下,陈敬文一家开始了与张翼和杨某的法律斗争。

经过几个月的调查和审理,法院终于作出了判决。

法院认定陈敬文和张翼之间发生了互殴行为,但陈敬文并没有故意伤害张翼,而是在张翼先动手后进行了正当防卫。

因此,法院对陈敬文处以轻微警告,并勒令其向张翼赔礼道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法院还认定张翼和杨某对陈敬文一家进行了恐吓和威胁,并索要高额赔偿金,这属于非法侵害行为。

因此,法院判决张翼和杨某向陈敬文一家赔偿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法院还对正直收费站提出了批评,并建议其加强对员工的管理和培训,规范收费行为,遵守国家政策。

这个判决让陈敬文一家欣喜若狂,也让张翼和杨某灰心丧气。他们没有想到法院会如此判决,他们觉得自己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

他们想上诉,但又没有足够的证据和理由。他们只能无奈地接受判决,并按照法院的要求履行义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敬文一家对王某表示了深深的感激,并邀请他到家里做客。

王某说:“不用客气,这是我应该做的。我只是帮你们说出了真相,维护了法律。你们是勇敢的人,你们值得尊重和赞扬。”

陈敬文一家听了王某的话,都感动得热泪盈眶。

他们说:“谢谢你,王律师,你是我们的恩人,你是我们的大哥。你救了我们的命,我们永远记得你。”

王某也被陈敬文一家的真诚感染,他说:“不用这么客气,我们是朋友,我们是兄弟。我希望你们以后能过上幸福的生活,不要再遇到这样的事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这样,在王某的帮助下,陈敬文一家走出了阴影,重新开始了新的生活。他们继续卖菜,继续努力,继续奋斗。他们相信,只要有法律和正义在,他们就不会再受到欺负和伤害。

【以案释法】

一、关于是否应缴纳12元过路费的问题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犯前款罪,致人重伤的,处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致人死亡或者以特别残忍手段致人重伤造成严重残疾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本法另有规定的,依照规定。

因此,如果陈敬文车上只有蔬菜等鲜活农产品,则可以免费通行;如果车上还有其他非鲜活农产品,则需要按照规定缴纳通行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米豆腐是否属于鲜活农产品范围,则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判断。

二、关于陈敬文和张翼之间的互殴行为是否构成故意伤害罪的问题

如果陈敬文和张翼之间的互殴行为导致了对方的轻伤、重伤或者死亡,则可以认定为故意伤害罪;如果没有导致对方的轻伤、重伤或者死亡,则不能认定为故意伤害罪。

三、关于张翼和杨某对陈敬文一家的恐吓和威胁是否构成非法侵害行为的问题

如果张翼和杨某对陈敬文一家进行了恐吓和威胁,并索要高额赔偿金,则可以认定为非法侵害行为。

如果没有进行恐吓和威胁,并且索要的赔偿金是合理的,则不能认定为非法侵害行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恐吓和威胁是否存在,以及赔偿金是否合理,则需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判断。

如果张翼和杨某用语言或者行为表达了对陈敬文一家造成身体、财产或者名誉上的损害的意图,并且足以引起陈敬文一家的恐惧感,则可以认定为恐吓和威胁。

如果张翼和杨某只是表达了自己的诉求,并没有表达任何损害意图,则不能认定为恐吓和威胁。

如果张翼和杨某索要的赔偿金与陈敬文给张翼造成的实际损失相符,并且符合法律规定,则可以认定为合理的。

如果张翼和杨某索要的赔偿金与陈敬文给张翼造成的实际损失不相符,或者超出了法律规定,则可以认定为不合理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对这个事件怎么看呢?

欢迎在评论区留言,与大家一起交流看法吧!

以上图片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