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近期 的极端事件 看地缘政治和 极端气候对航运业的影响有多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因为来自于气候和地缘政治方面的原因所造成的不确定性,现在有大量船舶不得不通过绕航美洲大陆或绕航非洲大陆的方式来达到目的地。

绕航数千海里甚至上万海里已经成为了一件司空见怪的事情,这给原本已经非常复杂的航运业带来了进一步的扰动。

地缘政治威胁加剧,大量船舶绕航避开红海

如信德海事网近日在《 》一文中所介绍到,在巴以冲突的背景下,近段时间以来也门胡塞武装组织发布警告称将对与以色列有关(以色列人拥有和经营)的船舶进行袭击。

不久前也门军方发言人Yahya Saree在社交媒体上表示,也门武装部队宣布以下三种船只将成为袭击目标,其一是悬挂犹太复国主义实体旗帜的船舶,以及由以色列公司经营和/或经营的船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简而言之,就是与以色列有关的船只都有可能遭遇袭击。

事实上,就在近期短短的不到两周的时间内已经有一艘据称有以色列背景的名为 Galaxy Leader的滚装船遭到了胡塞武装的扣押。(详情见:→ )

另有一艘由以色列亿万富翁旗下东太平洋航运公司EPS所拥有的集装箱船舶CMA CGM SYMI轮在阿拉伯海遭到伊朗无人驾驶飞机的袭击。(详情见:→ )

以及由报道称另外有一艘由以色列航运公司ZIM旗下经营的名为Zim Luanda的集装箱船在红海遭到了胡塞武装的袭击。(详情见:→ )

据信德海事网目前所知,EPS、Zodac、Zim、Golden Ray shipping等公司都是与以色列”有关联“的航运公司,而这几家公司旗下所掌握的船舶数量总数达到了数百条。而这些船舶在通过曼德海峡、红海以及阿拉伯海等海域时将有较高的风险。

在这样的情况下,Golden Ray shipping以及ZIM等航运公司不得不表示将避开上述红海等海域。

首先是,Golden Ray shipping旗下船舶,根据船讯网为信德海事网提供的船舶AIS轨迹信息显示。该公司旗下管理的一艘名为Hermes Leader 的滚装船于11月20日在即将进入亚丁湾的水域前原路返回,如下图所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该公司旗下管理的另外一艘名为 Glovis Star的滚装船也在11月20日在红海航行,刚过沙特吉大港附近海域后不久立即调头。如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目前这艘目的地为广州的滚装船正在红海北侧不知所措的“瞎晃悠”。如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Golden Ray Shipping外,近日ZIM宣布将绕航红海航线。

ZIM27日宣布,由于阿拉伯海和红海的全球贸易通道安全运输受到威胁,该公司正在实施临时主动措施,通过改变部分船舶航线来确保其船员、船舶和客户货物的安全。

如下图,以星航运旗下一艘名为ZIM EUROPA的集装箱船原本已经通过了直布罗陀海峡,准备经地中海,苏伊士运河前往马来西亚。不过在受到威胁后,该轮已经于11月26日调转航向进入大西洋南下绕道好望角。

原地调头的ZIM EUROPA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原地调头的ZIM EUROPA轮

以色列航运公司表示,“由于采取了这些措施,预计相关的Zim服务的运输时间会更长,但我们正在尽一切努力尽量减少干扰。”

不过ZIM却重申其“继续致力于为东地中海和以色列港口服务。进出这些港口的运营将严格遵守安全协议,这对维护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至关重要。”

在以色列船只最近在红海和阿拉伯海遭到袭击后,以星航运管理层与以色列高级国防官员进行了深入磋商,才做出了上述决定的。

值得一提的是,除了这些以色列人拥有的航运公司的船舶决定绕航外,近日马士基也宣布旗下两艘与以色列有关船舶也将改道绕航。

具体而言,这家全球第二大集装箱航运公司表示,“由于不可预见和不可避免的情况”,它被迫暂时改变旗下两艘中型货轮的航行方向。

涉及的两艘船舶分别为 4,256-teu的 Lisa轮以及 5,295-teu的 Maersk Pangani 轮。

据悉,Lisa 轮的实际船东为以色列航运公司 XT Shipping,该轮在马士基的中东和西印度航线上运营,该航线通常停靠红海港口吉布提、阿卜杜拉国王城和吉达。

据称,但这艘船在从印度返回阿曼塞拉莱卸货的途中被改变航向,之后它将继续驶向远东。

Maersk Pangani 轮的所有权尚不清楚,但据悉该船已于2021年被总部位于海法的XT集团董事长Udi Angel收购。

马士基表示,这艘船将从开普敦驶往印度的蒙德拉,卸下杰贝阿里的所有货物,然后继续驶向西非。

预计,这两艘船的航线变更将导致原定航次计划将延迟一周以上。

气候威胁加剧,有船绕航数千海里

除了地缘政治威胁给航运公司带来的压力。来自于气候方面的危机也给航运业带来了较大的干扰。

如信德海事网近日在《》一文中介绍到,由于气候干旱,巴拿马运河严重缺水,巴拿马运河当局不得不下令大幅下调每日过河船舶预定数量。

虽然巴拿马运河当局给出了一些可供拍卖的通行名额,不过由于最后的拍卖价格被炒到太高(近400万美元)。

一艘名为Pyxis Pioneer的LPG运输船最终决定放弃通行巴拿马运河,转而南下通过绕航合恩角前往美国休斯顿。

根据船讯网为信德海事网提供的有关于Pyxis Pioneer的航次信息显示(如下图),该轮于11月6日从巴拿马运河锚地折返,南下航行,目前该轮已经绕过合恩角,抵达委内瑞拉附近海域预计12月6日抵达休斯顿。

根据信德海事网此前的测算,本次绕航,这艘LPG轮将多航行超过10000海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除了之外,近日另一艘成品油轮据称也开始了一趟超长的绕航之旅。

具体而言,近日Glencore租用的一艘名为 High Loyalty的成品油轮为了避免在巴拿马运河的长时间等待,该轮从秘鲁出发后直接南下准备绕过整个南美大陆前往美国东海岸的纽约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同样根据船讯网为信德海事网提供的有关于这艘5万吨级成品油轮的航次轨迹信息显示,该轮于11月5日离开秘鲁卡亚俄港,刚开始该轮准备北上前往巴拿马运河。

随后该轮于11月9日突然决定南下绕航到合恩角,再北上抵达纽约。最新的位置信息显示,该轮已经航行至巴西圣保罗附近海域。该轮的AIS信息显示,该轮ETA为12月15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危机危机,危中有机

不管是上述的地缘政治危机还是气候危机,都给航运业带来了一定的扰动。

不过对于航运业整体来说,这样危机引起的扰动和变化,对于航运业来说整体可能更多的是机会。

比如,上述的“红海危机”下,大量的集装箱船舶绕航,最直接的就可能导致集装箱运价的提升。

Freightos的研究负责人Judah Levine就表示,由于目前的情况,几艘与以色列有联系的船舶被迫或计划绕过非洲,而不是通过红海,这可能会将航程延长两周,并大大增加成本。

航运业消息人士称,改道将大大增加航运成本,保险公司收取的“战争险保费”也将大幅上升。所有这些都将使2024年第一季度从东亚进口的汽车价格上涨数百美元。

Judah Levine还称,以巴冲突爆发后,以色列和中国港口之间的运价出现了上涨。 根据Freightos的数据,在10月的最后两周,从中国到Ashdod港的集装箱的运价都上涨了9-14%,比冲突爆发前的水平高出约5%。 与此同时,亚洲和其他地中海国家之间的运价在10月的最后两周下降了7%,自10月7日以来下降了8%。

而因为巴拿马运河干旱造成的排队拥堵以及船舶绕航也更是大幅度地提高了一些船舶运价和租金。如信德海事网此前报道《》《》,由于巴拿马运河通行受阻,导致相对运力减少,导致LPG和LNG运输船运费一度出现大幅上涨。

此外,干散货船舶和油轮等非定期经营的船舶近期也因巴拿马运河的干旱出现了阶段性的运费租金上涨。()

【投稿】【提供线索】【转载请后台留言或电邮投稿,主题格式为【投稿】+文章标题,发送至media@xindemarine.com邮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