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毅外长还在美国纽约联合国总部,就巴以问题主持安理会高级别会议的时候,越南方面放出消息,称王毅外长随后将访问越南,并参加在河内举行的中越政府间会议。考虑到近段时间,中越外交互动比较频繁,如此安排倒也是在情理之中。

【越南方面放风说,王毅外长将访问越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越南方面放风说,王毅外长将访问越南】

前不久,中国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已经去了越南一趟,讨论双边经贸关系,当时越南总理范明政还当面表示,越南始终重视中越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发展中越合作是越南外交政策的客观要求、长期战略选择和优先事项。最后还不忘强调一句,中越两国是“同志加兄弟”的关系。如果王毅外长这次访问越南,参加中越政府间会议,那么有可能是在为下个月更高级别的互动做准备。

此外,预计南海问题也在讨论的范围内。毕竟,当下的南海局势很难用稳定去形容,菲律宾现在的挑衅力度,是有目共睹的,很多小动作,也有诱导越南“配合”的企图。不久前,菲律宾总统小马科斯访问美国,在夏威夷参观完美军印太司令部后,就表示,菲律宾打算在南海制定一个单独的“行为准则”,首先希望和越南还有马来西亚达成共识。

【小马科斯政府企图在南海问题上拉拢越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马科斯政府企图在南海问题上拉拢越南】

这么多南海当事国当中,小马科斯唯独挑了这两个,很明显是特意为之。越南与马来西亚,既是南海问题的当事国,同时在东盟内也有相当的影响力。如果菲律宾能够说服这两国,抛开现在正在进行的“南海行为准则”谈判,另起炉灶,显然会对南海安全局势造成极大冲击,同时也为美国介入南海问题,提供了充分的借口。

另外,小马科斯在作出表态以后,很快与美国重启了在南海的联合巡逻,很快澳大利亚也掺和了进来。这一方面既是在试探中国底线,也是做给东盟其他国家看的。现在,对于菲律宾大张旗鼓的联合巡逻活动,东盟内部仍在采取观望状态,而越南是什么态度,就成了关键。

【美菲在南海的联合巡逻,也是做给东盟看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菲在南海的联合巡逻,也是做给东盟看的】

更何况,别看中越关系这么密切,内生动力依然强劲,但在南海,纠纷也是免不了的。这就使得双边关系始终面临各种外部干扰,西方也始终将南海问题,当作中越关系中一个所谓的“突破口”,持续拉拢越南。比较典型的,就是此前美国总统拜登访问越南,美越提升双边关系,号称与中越关系“平起平坐”。

当时外界一度认为,随着与美国关系深化,越南在南海问题上的立场,有可能出现重大转变。特别是当菲律宾逐渐加大在南海挑衅力度的时候,越南会采取什么样的做法,将会是一个不容忽视的变量。

【王毅外长在纽约与马来西亚外长赞比里会见会谈】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王毅外长在纽约与马来西亚外长赞比里会见会谈】

如果越南在南海问题上,选择策应菲律宾,甚至是为美国扮演一个打手的角色,那么不仅仅是中越关系受影响,南海态势也会进一步复杂化。因此,如何在南海问题上稳住越南,打消它的投机心理,对冲菲律宾协同美国展开的外交攻势,就成了中国外交的一个重要命题。只要做到了这一点,那么留给菲律宾在南海兴风作浪的时间和空间恐怕就不多了。

王毅外长之前时常强调,乌克兰危机不能在亚太上演。这句话可不是随便说说的,当务之急,是要避免其他东盟国家,跟着菲律宾一起在南海问题上铤而走险,破坏亚太地区来之不易的和平发展进程。

顺带一提,王毅外长在纽约期间,已经与马来西亚外长赞比里见过了。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在跟王毅外长会面时,赞比里表示,马来西亚总理安瓦尔在知道本轮安理会巴以问题高级别会议是王毅来主持以后,立刻指示赞比里专程赶到参加。

这个细节,恰恰体现出,马来西亚当前的外交重心,是放在中东,与中国多多协调,而不是在南海方向纠缠不清。而且马来西亚也希望中方能在巴以冲突上发挥更多作用,继续主持公道,所以在南海问题上,马来西亚暂时还不会有出格的想法或举动。那么接下来,就是越南这边了。

【赞比里是特意赶到纽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赞比里是特意赶到纽约】

整体来看,尽管越南一般不会介入大国竞争,但利用大国博弈,发挥越南自身的地缘战略价值,确保利益最大化,却是越南所谓“竹式外交”的一个鲜明特色。所以,越南方面还是有动机去发展美越关系,甚至是在南海问题上,搞一些悄悄摸摸的小动作,让美国帮忙“拉偏架”,以此更好地与中国讨价还价。

但有必要强调,南海问题并不是中越关系的全部,中越之间的共同利益远远大于分歧。一旦越南被眼前的短期利益所蒙蔽,在南海问题上,打破了先前的共识与默契,那么中越关系发展也难以保障。中越关系得不到稳定,越南的发展也无从谈起,这里面的利害关系,越南方面还是需要心里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