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12月20日,宋希濂被押解到解放军155 团指挥所。宋希濂望着阴法唐,打量着几天来一直穷追不舍的对手,问道:“你是军长?”

阴法唐说:“不是。”

宋希濂又问:“那你是师长?”

阴法唐笑着说:“我不是军长,也不是师长。我是解放军18军52师第155 团的团长。八天来,一直在后面追击的先头部队就是我们团。确切地说,真正投入追击的兵力,只有800 人,仅相当于一个加强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宋希濂一听到解放军的追击兵力只有800 人,长叹一声,懊丧地坐在椅子上,再也说不出话来。

一个月前,西逃的宋希濂遇见了陈克非,宋希濂诓骗陈克非说准备去涪陵。陈克非是宋希濂手下的主要将领,但是为何他不愿以实情相告呢?

原来在8月间,程潜、陈明仁在长沙举行起义时,曾给宋希濂发一电报,约请他一同举义,宋希濂虽然拒绝了,但却未向蒋介石报告此事。蒋介石对此十分疑心,即派自己的内侄毛景彪(国防部第一厅厅长)调查此事。毛景彪便与蒋介石的同乡、宋希濂的部下陈克非通话,详细询问宋希濂的近况,陈克非—一作答。

毛景彪让陈克非今后随时上报宋希濂的有关情况。毛、陈的通话恰巧被川湘鄂边区绥靖公署 司令部(宋希濂任主任)的情报人员监听。宋希濂大为不满,对陈克非也时有提防,所以这次没有把实情告诉。

到了綦江后,宋希濂抛弃汽车等一切重装备,穿上草鞋,开始沿小路逃遁。

12月6 日黄昏,宋希濂一干人到达宜宾以东的牛喜场,本打算在此休息一晚,第二天再到宜宾城买些给养,不料到半夜又出现了新的情况。

正在熟睡的宋希濂突然得到报告:驻守宜宾的郭汝瑰部秘密派出一个团的兵力正向牛喜场开来,行动非常可疑。宋希濂下意识地认为:“郭汝瑰深夜派兵,必定是受蒋介石之命来解决我们的。”便立即命令部队即刻出发。宋希濂哪里想到,郭汝瑰此时正在积极策划率部起义,所派一个团兵力是为了捕捉宋希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8日,走到高家场的宋希濂得到郭汝瑰起义的消息后,他预感到末日来临,立即吩咐参谋长罗开甲召集部队,他要做最后一次训话。

部队很快集合在一个破庙里。宋希濂说:“各位弟兄,现在我们的处境,我不说大家也很清楚。在军事上,我们是彻底地失败了,所剩力量甚是有限。我要坦率地告诉大家,前面的处境会更加艰难。现在,我们计划越过大雪山,到很远很远的地方去,找个根据地,等待时机。愿随我一起去干的,便同甘共苦,勇往直前,如有不愿干的,我也不勉强,可就此分手,并分发银两作旅途费用,自谋活路。”

古庙里一片抽泣之声,宋希濂也流下了伤心的泪水。

14日,宋希濂率残部进入雷波、峨边山区。下午2时,这伙残兵败将们来到了犍为县的清水溪镇。

此时,担负追歼任务的解放军第18军第52师第155团也进至犍为县境。第155 团第二营正在生火做饭时,侦查员抓住了宋希濂部的一个参谋。经审讯,该俘虏供认:宋希濂目前正在西北5 公里处的清水溪镇。

听到这一情况后,营长郑传寿当即下令:抓住战机,全歼残敌。于是,战士们抓起锅中夹生的米饭,边吞边向清水溪镇追去。

一个小时后,第155 团第二营抵近清水溪镇,而宋希濂于两个小时前逃出清水溪。

当天晚上,第155 团团长兼政委阴法唐率主力到达清水溪。是夜,第155团召开了追歼宋希濂残部的作战会议。会上决定:不要怕孤军深入,发扬英勇顽强和吃苦耐劳的精神,穷追不舍,坚决消灭眼前这股残敌。

15日上午,第155团主力在清水溪西南的马边河畔包围了宋希濂部后卫,经一小时战斗,歼灭宋部警卫团大部,俘敌官兵2000余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之后的追击中,解放军在后边追得很紧,宋希濂也跑得很快。两军远时相距七八里,近时只有三四里。几天几夜,宋希濂不敢睡个安稳觉,也不能吃一顿饱饭,部队的人数越来越少。

19日上午,宋希濂率领他的残兵败将赶到了川康边界峨边县的沙坪镇。沙坪镇,是宋希濂事先约定的三路纵队的汇合点。第124 军军长顾葆裕率领的一路已在六小时前赶到了这里,第122军军长丁树中率领的另一路已于15日深夜在铁炉场附近被解放军包围歼灭。令宋希濂惊喜的是,原属川湘鄂绥署的补给司令罗文山带着几十辆卡车和1000余人也来到沙坪。

但宋希濂并没有高兴多久,当天,解放军第16军第47师第139 团在团长徐仲禹率领下,赶到新场附近,迫使担任后卫掩护的罗文山率部投诚,之后,解放军继续向前猛追。

战斗在大渡河畔展开。半个小时后,勇猛穿插的第139 团第一营追上了还未走远的宋希濂指挥部。解放军猛打猛追,一举歼灭了宋希濂身边的警卫排,其余的国民党官兵感到抵抗无望,便纷纷举手投降。混乱中,宋希濂拔出手枪企图自杀,被其警卫排长拦住。

至此,解放军第5兵团第18军第155 团在第16军第139 团的配合下,全歼国民党军川湘鄂边区绥署残部,完成了自宜宾挥戈西进以来历时八天的追歼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