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人民网领导留言板、软科、国民经略、中新网等

广东省近几年新增大学、扩大招生计划,不断有新建大学和新建校区出现。但是也有部分高校悄悄地“消失”了,甚至传出“不建了”的消息
近日,有网友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咨询深圳规划引进建设新大学的相关问题,对此,深圳市教育局回复称:

深圳吉大昆士兰大学、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学院、华南理工·罗格斯创新学院三个合作办学项目均已终止,将高起点、高标准筹建深圳理工大学、深圳海洋大学等新高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官方回复如下:

目前深圳吉大昆士兰大学、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学院、华南理工·罗格斯创新学院三个合作办学项目均已终止。

关于深圳吉大昆士兰大学项目,教育部原则上不支持、不鼓励跨省异地办学,经合作三方协商,2017年8月终止该项目。

关于深圳墨尔本生命健康学院项目,2020年12月,皇家墨尔本理工大学提出,由于新冠疫情影响,该校无法充分、可持续地将资源用于深圳项目,经合作三方协商,2021年2月终止该项目。

关于华南理工·罗格斯创新学院项目,因华南理工大学在广州布局建设国际校区,学校取消了在深圳合作办学项目。

根据深圳市委市政府的统一部署 ,市教育局将着力提升深圳现有高校办学水平,加快推进高水平大学建设,同时高起点、高标准筹建深圳理工大学、深圳海洋大学等新高校,加快建设高水平、有特色高等教育体系。

有些大学,建着建着就“消失”了

这3个合作办学项目并非新大学筹建曲折的孤例。在全国各地新大学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同时,有多所新大学同样遭遇叫停、延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些众筹的新大学,暂无实质性进展 图源:软科

全国大学不少,但顶尖高校仍旧有所不足。

在3000所高校中,传统的985高校只有30多所,而最新的双一流大学也不过147所,许多省市连一所顶尖大学都没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多省不约而同提出的“不再增设新大学”,受到广泛赞同,许多网友表示,“现在不缺大学,缺的只是好大学”、“把现有大学办好,没有必要再铺新的摊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禁令从严,经济强市何以拼命建大学?

早在2017年,教育部门就开始叫停跨省异地办学。

2021年,教育部发布《关于“十四五”时期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进一步明确:“从严控制高校异地办学。不鼓励、不支持高校跨省开展异地办学,特别是严控部委所属高校、中西部高校在东部地区跨省开展异地办学,原则上不审批设立跨省异地校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为一个仅有40多年历史的新兴城市,深圳高校从0起步,先后建成深圳大学、南方科技大学等知名高校。

究其原因,政策虽然一律从严,但仍留下了一定缺口:省内开设分校、鼓励港澳高校在珠三角开设分校、财力充足可自建高校等因素下,拼命建大学,深圳还在路上。

根据规划,深圳今年还将推动深圳理工大学“去筹”设立,开工建设电子科技大学(深圳)高等研究院、香港中文大学(深圳)医学院、深圳创新创意设计学院等高校及科研院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根据十四五规划,深圳将加快推动香港大学(深圳)等高校建设,在香港中文大学(深圳)之外,再添一座世界百强高校。

多所大学倒闭!教授转去中小学代课

高校倒闭大潮,以韩国、日本等为显著。

据报道,在2023年春季大学定期招生(全国统一招生)中,韩国全国至少有14所大学的26个专业出现“无人报考”的现象。不少高校陷入了“招不满人”的尴尬境地,甚至部分位于地方的高校面临生死存亡的十字路口。其中,约80%的大学位于韩国岭南、湖南地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据文部科学省的数据,2023年,日本有200多所大学或将因为缺少生源而停止招生或者倒闭。这些大学中,有一半以上是私立大学,有些是历史悠久的名校。这一现象不仅反映了日本人口老龄化和少子化的严峻问题,也暴露了日本高等教育体制的弊端。

美国大学永久性关闭校区,已经不是新鲜事了。根据《华尔街日报》消息,由于财政、经营不善等问题,与过去十年相比,美国大学的倒闭数量增加两倍,其中不乏一些拥有百年历史的老学校。比如已有181年历史的爱荷华卫斯理大学(Iowa Wesleyan University,该校是爱荷华州第一所高等教育机构,也是密西西比河以西最古老的高等教育机构),拥有174年历史的私立大学麦克默里学院(MacMurray College)等。

爱荷华卫斯理大学关闭的消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爱荷华卫斯理大学关闭的消息

中国台湾地区的大学生存情况也不乐观。

从2022年开始,台湾大专院校的大一学生数量就超越了高中,出现“死亡交叉”,2019年起,荒诞的“零分上大学”在台湾成为现实。 在台立法机构通过“私立高级中等以上学校退场条例”后,今年多所台湾高校宣布退场。

台湾大同技术学院、台湾明道大学及台湾环球科大等3校因负债及欠薪问题被列为专辅学校,由于未在期限内改善,被台教育部门勒令今年8月1日起停止全部招生,明年7月31日停办。这些学校停办后,将有1120名学生需安置,超过400名教职员面临失业。

央视“海峡两岸”节目截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央视“海峡两岸”节目截图

据台媒统计,2018至2022学年有6所私立大专校院停办,共270位教职员面临失业,但台当局教育主管机构平台仅协助80人、约3成转职成功,其他7成要自谋出路;而有报告也显示,这6所学校学生安置到他校就读后,退学率高达16.42%,是大专校院平均退学率的2.25倍。

黄老师本来在台湾亚太创意技术学院任教,学校2019年8月1日停办后,她改到几所大学兼课。黄老师说,亚太创意技术学院原有60-70位老师,现在10余位到大陆大学任教,五六位在岛内其他大学担任项目教师,其中1人最近终于转为正式教师,其他人则在岛内大学兼课、进入业界或退休

“现在中小学非常缺代理老师,退场大专校院的许多老师纷纷转进这个领域。”黄老师表示,不久前有所中学问她要不要去当代理老师,她没有去,但以前的几个同事,就顶着博士头衔去中小学当代理老师,月薪约4.7万元新台币,至少可继续做擅长的教学工作。

在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看来,高校未来的办学思想,不应该在增加重复科目、专业、学院等扩招方向上下功夫,应当极力减少求大求全的专业设定,锚定一个或多个办学特色项目,做好分层教育、特色教育,提供社会需求的运用型教育。

当未来教育布局面临新调整,高校的办学生命力将与教育教学质量直接挂钩,所以无论任何阶段,提高质量、保持特色,或许是高校在大浪淘沙下的一条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