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撰文:英子 编辑:周亢亢

核心提示:

1.去年六月,“帝师”因偷逃税被处罚。此后,其抖音、微博账号被封禁。近日,凤凰网电商研究院注意到, “帝师”重新在小红书等短视频平台“营业”。近年来,主播偷税漏税现象频频发生,但像“帝师”一样,违法之后仍能出现在镜头前的主播几乎无先例。

2.今年3月开始,小红书上出现了一批以“帝师”为核心的账号矩阵。有部分账号发布的短视频内容涉及“风水”等封建迷信的内容。中央网信办“清朗行动”开展以来,封建迷信的短视频内容一直是整治的重点类目之一。目前,小红书上与“帝师”相关的笔记超过1万条,暗藏在其中的封建迷信短视频尚未得到治理。此外,“帝师”在小红书的矩阵帝国中,大部分账号都开启了短视频带货。

3.“帝师”的收入大概可分为签约费、粉丝打赏、账号矩阵、直播带货、广告、参加线下活动、《运转堂》看风水等。2021年初,“帝师”在微博“帝师最开心”账号上发布过一条动态“没想到立春第一天‘小目标’就达成了,牛年大吉吧。”有网友感叹“两个月就赚了一个亿”。“帝师”则亲自回复称“一年啦”。

4. “污点主播”更换平台,重新出现在镜头前,无疑是在不断试探观众和监管的底线。此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的《网络主播行为规范》中明确指出,对违法失德艺人不得提供公开进行文艺表演、发声出镜机会,防止转移阵地复出。对于“帝师”这种违法后仍能复出的行为,业内知情人士关关(化名)向凤凰网电商研究院推测,像“帝师”这种粉丝量级的大主播,想要在一个平台上复活,主播和平台一定会私下有过联系,一些平台眼馋他的流量和影响力,为其铤而走险也不是没有可能。

曾因偷逃税而被追缴、处罚上千万的主播,如今仍旧活跃在短视频直播的镜头前,令人细思极恐。更让人大跌眼镜的是这位主播在“复活”后居然还创作了大量宣扬封建迷信的内容。

近日,凤凰网电商研究院注意到,去年因偷税漏税被罚款的主播“帝师”重新在小红书等短视频平台“营业”。今年3月开始,小红书平台出现一批以“帝师”为核心的账号矩阵,“帝师DS”“Arthur 帝师”“帝师英雄”等账号均超过1万粉丝,“帝师NB”“帝师说”“DS-帝师”等十余个账号已经突破千粉,这些账号的内容均为帝师本人出镜拍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小红书截屏

不仅在小红书上搭建“矩阵帝国”,在另一个短视频平台上,“帝师”也发出了东山再起的信号。在视频中,“帝师”亲自认证“这就是我本人唯一的账号。”镜头前的他,站在游艇上展开双臂对观众说道:“如果你有幸看到这个视频的话,你将会见证另一个传奇的诞生。”在该短视频平台上,“帝师”发布第一条视频至今不足两个月,但账号已经增长了近65万粉丝,获赞超过137万

“帝师”曾经是企鹅电竞平台的户外第一大主播,2016年时直播的人气就高达600多万,后来又入驻抖音开启直播带货,粉丝量也一度超过300万,在微博上,“帝师最开心”账号的粉丝也有200多万。这样一个坐拥千万粉丝量级的主播,去年六月,因偷逃税被处罚共计1171.45万元。

近年来,主播偷税漏税现象频频发生,但像“帝师”一样,违法之后仍旧能出现在镜头前的主播几乎没有先例。此前,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的《网络主播行为规范》中也明确指出,对违法失德艺人不得提供公开进行文艺表演、发声出镜机会,防止转移阵地复出。雪梨、薇娅、林珊珊等头部主播因偷逃税被查后,所有社交媒体、电商平台的账号全部被封,本人也都退居幕后工作。

业内知情人士关关(化名)向凤凰网电商研究院表示,从“帝师”目前的短视频矩阵来看,已经打响了“复活”的第一枪,短视频带货已经正式启动,不久后或将开启直播带货。

“污点主播”更换平台,重新出现在镜头前,无疑是在不断试探行业、观众及法律的底线,这样的复出行为,也定会让无视法律约束的不良风气滋生蔓延。

0 1

偷逃税的污点主播,在短视频平台野蛮生长

偷税漏税“消失”不足一年时间的主播“帝师”,不甘心销声匿迹,又重新回到了短视频/直播的舞台。这一次,“帝师”更换主战场,在小红书和另一个短视频平台上“复活”。

今年3月开始,小红书上出现了一批以“帝师”为核心的账号矩阵,“帝师DS”帝师DS”“Arthur 帝师”“帝师英雄”“帝师NB”“帝师说”“DS-帝师”“帝师品质生活”等数十个账号均是在今年3月之后发布第一条短视频内容,且内容均为帝师本人出镜。这些账号粉丝量大多在几千到一万之间,部分账号的粉丝量已经突破1万。视频内容大同小异,主要是帝师在镜头前点评当下热点事件或社会议题,例如“帝师谈年轻人要不要背上贷款”“帝师谈李佳琦事件”等等。

但同时,也有部分账号发布的短视频内容涉及“风水”等封建迷信的内容。例如“帝师”账号发布的“金店摆什么招财”等等。该账号发布的一条短视频中,“帝师”称自己为“最牛风水师”,并表示自己已经是“加上香港澳门在内的全中国,相同年纪收费最高的风水师。”在此前的直播中,“帝师”也曾说,自己还是“中国佛牌第一人”,仅卖“佛牌”和给 “富人”算命看风水,就能带来惊人的利润。

图源:小红书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小红书

中央网信办“清朗行动”开展以来,封建迷信的短视频内容一直是整治的重点类目之一,在小红书上搜索“看风水”,前几条内容也均与“清朗”有关,内容的封面主要是“维护向上价值观”“拒绝迷信,谨防诈骗”等。

目前,小红书上与“帝师”相关的笔记超过1万条,暗藏在其中的封建迷信短视频尚未得到治理。

此外,“帝师”在小红书的矩阵帝国中,大部分账号都“重操旧业”,开启了短视频带货。“帝师英雄”账号今年5月初发布第一条视频,目前粉丝量已经超过1.4万,5月底该账号就发布了第一条带货视频,产品为一款新疆风味坚果奶酪包,该视频下方评论不少人表示“面包不好吃”“人造奶油危害健康”等等。目前,“帝师英雄”账号发布的带货短视频数量已经超过20余条,已经有部分商品因出现违规问题,被小红书官方下架。

“帝师有品&生活”账号也是今年5月开始发布第一条视频内容,目前带货短视频在全部视频内容中占比近半。带货的商品主要以零食、饮料为主。“帝师NB(缔造美好生活)”账号目前粉丝量接近8000,账号的标签为“美食博主”,该账号也是今年5月正式启动,目前发布的内容大多数为带货短视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帝师有品&生活账号和帝师NB账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帝师有品&生活账号和帝师NB账号

图源:小红书

“帝师有品&生活”账号9月的一条短视频内容中,帝师承诺“月底百分之百直播”,并表示自己复出后没有直播带货的原因,一是目前的规划以“短视频为主,直播为辅”,二是“我不缺钱,我的钱非常够花。”

目前,“帝师”仍未在小红书上开启直播带货,但从其“矩阵帝国”发布的带货视频频率来看,或许已经是在为直播带货做铺垫。

在另一个短视频平台上,“帝师”也在为复出摩拳擦掌。10月11日发布的第一条视频中,“帝师”写到“从零开始,我就喜欢有难度的事情”,并面对镜头向观众喊话:“如果你有幸看到这个视频的话,你将会见证另一个传奇的诞生。”他张开双臂,号召大家和他一同关注新账号的涨粉速度。目前,距“帝师”发布第一条视频仅仅过去一个半月,该账号已经积累了近65万粉丝,点赞量超过137万,点赞量最高的一条视频超过50万。

图源:快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快手

“在短视频直播行业,偷税漏税之后仍旧能‘复活’的主播实属罕见,这(偷税漏税)属于违法行为,就算是雪梨、薇娅这样的头部主播目前也只能做幕后工作,不能出现在镜头前。”业内知情人士告诉凤凰网电商研究院,从“帝师”目前的短视频矩阵来看,已经打响了“复活”的第一枪,短视频带货已经正式启动,不久后或将开启直播带货。“毕竟,在‘帝师’最风光的时候,光直播带货就能年赚三四千万。”

02

年入一个“小目标”,曾因偷逃税被处罚千万

去年6月份,#网络主播帝师偷逃税被罚#这一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根据北京市税务局通报,对孙自烜(帝师)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拟处罚款,共计1171.45万元。这不禁引人好奇,主播“帝师”为何如此赚钱?

知乎上,“张帆帆姐”(帝师的妻子名叫张帆)在今年7月发布了一条“帝师,户外直播天花板,即将复播!”的文章,介绍了“帝师”通过给人看风水获得了创业的“首桶金”,之后又在南京创办了自己的品牌《运转堂》,不少知名企业请他看风水“转运气”,一些明星也成为帝师《运转堂》的常客。

2016年1月,“帝师”入驻全民直播平台,2月首次开播后,最高一次直播人气达到680万,后又入驻企鹅电竞平台,成为户外板块的头部主播,常年霸榜TOP1,在企鹅电竞上,帝师账号的粉丝量一度超过300万。

2016年被称为“中国网络直播元年”,行业发展迅猛,当时,头部主播的签约费被曝几乎都达到千万元。据业内知情人士关关介绍,“帝师”与企鹅电竞签约的是独家合作,在2016年、2017年时独家签约费就已经接近1000万元一年。

而这只是“帝师”财富帝国的冰山一角,“帝师”自己也曾在短视频中扬言:“在直播的世界,我就是神。”

“帝师”复出直播后,他自己还在直播中表示,若是把之前400万粉丝的短视频平台账号还给他,如果想要变现的话,一个月“闭着眼睛”最少能赚1000万。也就是说,仅凭这一个账号,他就可以年入至少1.2亿。

早期主播们的收入主要来自于平台签约费和打赏收入。因为财大气粗、加上在娱乐圈积累的人脉,“帝师”的直播内容很少能有其他主播复制,所以帝师也称自己的直播内容是“限量,买不到”。例如,“帝师”曾到迪拜王子家做直播,与宋丹丹母子共进晚餐,参加华谊之夜明星宴, 与顶级富二代秦奋共同直播等。凭借这些独特的直播内容,“帝师”自然能收获不菲的打赏收入。

业内知情人士关关告诉凤凰网电商研究院,根据直播行业的惯例,主播所得的打赏收入通常与平台五五分账,以“帝师”当时的人气和热度,仅打赏,一年的收入就能达到千万。

不仅如此,“帝师”还可以称得上的是“账号矩阵”的鼻祖。业内知情人士关关向凤凰网电商研究院透露,“帝师”团队掌管着数百个账号,遍布各大社交媒体、视频直播平台、自媒体等等,大号粉丝量上百万、数十万,小号粉丝量也近万,这些账号所赚的收入和“帝师”也是五五分账。“即便帝师自己不出镜,靠这些账号一年也能有千万收入。”

2021年初,“帝师”在微博“帝师最开心”账号上发布过一条动态“没想到立春第一天‘小目标’就达成了,牛年大吉吧。”

“小目标”是万达王健林的一句玩笑话“先定个小目标,赚他一个亿。”在“帝师”的微博评论区,有网友感叹“两个月就赚了一个亿”。“帝师”则亲自回复称“一年啦”。在此前的直播中,也有很多人询问“帝师”的收入,“帝师”则自曝自己在26岁的时候一个月就能月入1000多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微博

2021年“帝师”在抖音启动直播带货,“116生活节”当晚,帝师直播带货总额达418万。知情人士向凤凰网电商研究院保守估计,“帝师”带货不到一年时间就能收入大约三四千万,这一收入已经接近帝师总收入的半壁江山。

除了签约费、粉丝打赏、账号矩阵和直播带货,“帝师”的收入还有广告和参加线下活动等。偷逃税事件之后,“帝师”的微博、抖音等部分社交媒体账号已经被永久封禁,但帝师团队的账号矩阵仍旧活跃在平台上。“帝师”在去年5月份也在直播中不断向粉丝们推荐自己妻子的账号,为其引流。业内相关人士关关也透露,线上不能露面,但“帝师”仍旧会出席线下活动。这些也都成为“帝师”的收入来源。

03

“逍遥法外”,短视频平台竟成藏污纳垢之地

去年6月 ,“帝师”偷逃税事件被曝出之后,“帝师”在微博上发布了一封道歉信。根据道歉信可以看出,实际在2021年年底的时候,税务部门就已经在追责“帝师”偷逃税的问题。而直到2022年6月,税务部门才公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微博

“帝师”或许知道自己偷逃税违法的事情难以隐藏,在税务部门公开其偷逃税事件前的1个月,也就是去年5月,“帝师”在一场直播中含泪官宣自己退网的消息,当时给出的理由是自己已经功成名就,要在巅峰时身退。他强调自己做主播这么多年以来,却忽略了老婆的事业,所以,未来把直播事业交给老婆张帆,而自己要去做更重要的事情。

偷逃税事件被曝出后,多个主流媒体平台封禁了“帝师”的社交媒体账号。去年6月,微博已经将“帝师”禁言;抖音上“帝师”账号的粉丝曾经多达310万,但已经被官方关闭,如今已搜索不到该账号;B站上,“帝师最开心”账号的短视频内容仍停留在去年5月份。

不少网友猜测,当时“帝师”的退网直播真实原因或是知道自己的所有账号要被封禁,趁机赶紧为自己的妻子引流,想要换个马甲继续在互联网上捞钱。

毕竟偷逃税属于违法行为,国家广播电视总局、文化和旅游部联合发布的《网络主播行为规范》中明确指出,对违法失德艺人不得提供公开进行文艺表演、发声出镜机会,防止转移阵地复出。

但如今,“帝师”却连“马甲”都不需要,光明正大地重新出现在镜头前,无疑是漠视法律法规的行为。他甚至还在直播中回应要举报他的网友:“麻烦你告诉我举报按钮在哪,我亲自给你举报一下,你看看你能对我产生什么影响吗?”他称自己因偷逃税受到的处罚是禁言一年,包括之前的那些账号。但根据其微博账号“帝师最开心”显示,该用户因违反相关法律法规,处于永久禁言状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图源:微博

部分社交平台纵容污点主播的“复活”行为,甚至也成为他们“东山再起”的主阵地更是不利于行业和社会的发展。

“短视频平台有的管理严格,有的松一些。管理松一些的平台,被封禁的账号内部运作一下就能‘复活’。” 业内知情人士告诉凤凰网电商研究院,如果不是犯了违法的事情,主播们都能找平台内部的工作人员,“运作运作”就能解禁。

但对于“帝师”这种违法后仍能复出的行为,业内知情人士推测,像“帝师”这种粉丝量级的大主播,想要在一个平台上复活,主播和平台一定会私下有过联系,一些平台眼馋他的流量和影响力,为其铤而走险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要没有人举报,这种合作就一直相安无事。”

污点主播仍能活跃在镜头前的案例并不多,除了“帝师”,被称为“户外男神”的祁天道也算其中一位。

祁天道在快手平台上拥有4300余万粉丝,在快手主播中,粉丝量名列前茅。2019年浙江台州市椒江区法院的一则判决书显示,祁天道(真名孟凡斌)曾在2016年加入诈骗团伙,该诈骗团伙累计获利700余万,祁天道也当庭认罪,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但如今,祁天道仍旧活跃在短视频平台上,还在直播过程中表示,感谢直播间的包容和平台的包容。在评论区,还有很多粉丝为祁天道点赞,甚至表示“改过自新,太优秀了,必须支持。”祁天道的账号在被一些短视频平台封禁期间,本人还用小号进入直播间,和粉丝聊天。

如今的直播行业,大主播和平台的利益大多是捆绑关系,平台扶持大主播,大主播赚钱分给平台。这样的“利益共同体”让这些污点主播敢于“复活”,甚至敢于钻违规违法的空子。

但直播行业不是法律盲区,头部主播的违法乱纪行为对社会造成的负面影响和危害会更大,名气再大、人气再高,都不应该逃脱法律的制裁。平台更不应该一味包容污点主播,而是应该履行监管的义务。只有这样才能让网络直播、短视频领域乱象再无生存土壤,营造风朗气清的网络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