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司令的正义

九江市浔阳区滨江路,一辆军绿色吉普车缓缓停靠在路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警卫员小李停好车,回头看了眼白发苍苍的老首长。

秦司令在部队服役了几十年,出生时刚建国,父亲是个老革命,参加过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后来还参加了抗美援朝战争。

秦司令可以说是将门虎子,高中毕业后先是响应国家号召,做了两年下乡插队知青,后来就去参了军,历任某连战士,班长、排长,连长,中越自卫反击战的时候是某团团长。

因为打仗悍不畏死且富有谋略,屡立战功,此后一心扑在国家军队建设上,历任师长军长军区司令,88年就授了少\将衔,两干年授了上将衔,是我军中一员悍将,被美国防部五角大楼誉为中国鹰派代表之一。

今天秦司令终于退休离开了部队,回老家跟家人团聚。

老人乐呵呵的自己开门下车,这九江老家的房子,自己二十年没回来过了,周围的景色早已物是人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记忆里的那些街道早已换了模样,唯有路口的冯记牛肉面,还飘散着当年的味道。

“走,跟我去吃碗面,我请客。”

老人一边向面馆走去,一边跟身边的年轻警卫员说起这条街的往事。

两人很快来到面馆,因为是下午三点,面馆里没多少生意,面馆的老板摇着蒲扇,靠在帆布躺椅上闭目养神。

“老板,给我们来两碗招牌牛肉面。”

“好嘞,您稍等,马上就好!”
听到客人的声音,面馆老板迅速站起身来,麻溜的开始把面条下到锅里。

老人和警卫员找了个没人的桌子坐下,又是一阵唏嘘不已。

年轻的警卫员听着老人说起面馆师傅老冯当年的故事,似乎也跟着老人的描述回到了二十年前。

两碗面被端到桌上,年轻的面馆老板看着老人,笑着问道:“您认识我爸?”

老人仔细看了看眼前的面馆老板,迟疑到:“你是老冯的儿子小冯?你不是在北京念大学吗?”

面馆老板尴尬的笑了笑:“哈哈,您看样子是很久没来了吧?我接手这个面馆都十年了。”

老人端起碗,大口吃了几筷子牛肉面,满意的点了点头:“嗯,还是当年的味道,手艺没有失传,挺好的。”

面馆老板笑了起来:“那您慢吃,有什么需要随时喊我一声。”

老人笑着点点头,然后认真地吃起了面条。

从三年自然灾害那个年代走出来的人,对粮食总有一种近乎偏执的态度。

一碗面吃完,就连汤都喝的一滴不剩,一旁的警卫员小李有样学样,把碗吃得干干净净。

军人作风,吃喝从速,一碗面吃完不到五分钟,两人就拿着纸巾擦起了嘴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阵骚动,十几个穿着城管制服的人走进店里,为首的一个光头城管满脸横肉凶神恶煞的拿着一根橡胶警棍,猛地朝柜台上砸了两下。

嘭嘭!!

两声巨响把刚睡下的面馆老板惊醒,他抬头看向光头城管,顿时紧张的站起身来。

“你们怎么又来了?我不是已经按你们的要求整改了吗?”

“呵呵,有没有按要求整改,你说了算还是我说了算?”

光头城管不屑的笑了起来,随后就拿着橡胶警棍装模作样的在店里游荡起来,店里的食客见状纷纷起身离开,害怕惹祸上身。
一个瘦竹竿城管痞里痞气走到老人跟前,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老人家,时候不早了,早点回去歇着吧。”

老人没有理会他,反倒是坐着点了根烟,瘦竹竿低头一看,八块的中南海,顿时眼中闪过一丝轻蔑。

不过或许是这年头谁也不愿意轻易招惹老人,瘦竹竿也没为难老人,见他不肯走也就算了。

面馆老板站在柜台里面,看着外面十几个城管张牙舞爪的样子,知道今天这事儿无法善了,眉头越皱越紧。

光头城管挺着大肚子走到店门口,指着面馆的招牌说道:“上次都跟你说了,根据城市最新管理规定,滨江路这一带的餐饮店面,招牌的大小都是有硬性规定的,你这招牌比规定的尺寸大了足足有三分之一,上次我让你自己改,你说你会想办法,结果呢?都一个礼拜了,这招牌你动都没动过,这就是你给我想的办法?”

光头城管拿出一份A4纸打印的通知贴在面馆的店门口:“别说我们不文明执法,提前一个礼拜通知整改,你自己不执行,现在我们来帮你执行,你可别怨天尤人。”

面馆老板愤怒道:“我不服,街对面的靓靓蒸虾招牌比我们大多了,你们为什么不去管他们?”

光头城管叹了口气:“不符合规定的事情,我们是肯定要管的,但是你不能以别人没有遵守规定为由,自己也跟着不遵守规定。”

一旁的瘦竹竿帮腔道:“对呀,别人还杀人呢,你也跟着要杀人?”

“对呀对呀,现在是你顽固抗法,怎么搞得像是我们在做坏人似的,老板你说话可要当心啊,小心祸从口出。”

“就是就是,什么年代了,我们执法全程录像的,你的一言一行你都得负责,这件事本来就是你的不对。

一群城管你一言我一语的,面馆老板脸色越来越难看,最终爆发了。

“我不管,这是我爹生前留给我的招牌,说什么我都不可能把招牌拆了,你们打的什么主意我心知肚明,不就是你们半个月前来收管理费我没给吗,我给,我给总行了吧?”

光头城管戏谑的笑道:“你可别血口喷人,我们是来执法的,绝对不是来收费的,什么钱不钱的,你想给我们还不能要呢,你这是什么行为?你这是贿赂国家执法人员,拍下来,都给我拍下来,我们不能冤枉一个好人,但也不能放过一个坏人。”

面馆老板小冯气的浑身发抖,这时老人发话了。

“这位队长,都说和气生财,这件事要不就算了吧,我在外地很多年没回来了,这次能找到自己家,多亏了这块老招牌,这招牌也算是咱九江市的一块城市明信片了吧,说拆就拆,多可惜啊。”

“你他妈谁啊,多管闲事?”

一个城管喽啰指着老人的头,大吼起来。

警卫员小李见状,瞬间进入战斗状态,却看到老人冲他做了个两手下压的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