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6年3月,北京。代哥摆完李正光那个事以后,在深圳属于大哥级别的存在了。所有的买卖一切都正常营业着。此时,代哥有个想法,想领着静姐回到北京去发展发展,想回北京提高一下自己的那个段位,更重要的是,自己也老大不小了,该成家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天,代哥把大伙所有的兄弟都给召集到一起了,请大伙吃饭,什么乔巴呀,邵伟呀,耀东啊,小毛啊,丁建,马三,左帅,大伙围坐一圈。

代哥在桌上也说了,“过几天我打算回北京待一段时间,深圳已经稳定了,我回到北京看看能不能有一些好的发展。你们这些兄弟在深圳,一定要把所有的买卖要看好了,把这个生意越干越好。不能说我走了,这个生意啥都干散了,我走之后,大伙一切一切都得听江林的,大伙没有意见吧?”

大伙这一听,就是自从跟代哥那一天起吧,无论说代哥是回北京,还是说上外地,一切一切的事,都是江林给管的。

大伙你看谁还能有意见,而且江林管的很好,从来没出过什么大事,大伙一听,“代哥你放心吧,咱都听二哥的。”

这边马三一听,“代哥,你看我这也没啥事,是不是,你回北京了,我家就是北京的,我跟你回去。”

代哥一寻思,“行啊。”

这边丁建也说,“代哥,你回北京了,身边也没有人照顾你,是不是,我得在你身边啊,我得保护你。”

代哥这一听,“行。”

马三一个,丁建一个,小瑞也跟我回北京。

旁边左帅这一看,“代哥,我也跟你回去,深圳那边呢,我这个睹场,底下有大东子,他们在这看着,也不会出什么大问题,我跟你也回北京。”

代哥这一看,啥都没说,“来,大伙喝酒来,喝酒。”

这一说喝酒,代哥没回复他,左帅心里边就不明白怎么回事了。

这代哥是什么意思啊?我问他,我说跟他回北京,也不答复我,也不吱声,左帅在这寻思半天,也没寻思明白怎么回事。

乔巴在这眼珠子一转,“代哥,你看我呢?”

“你留这,你在深圳,你把向西村这块,你给他干好了。”

“行,哥,那我知道了。”

这边把一切一切都定好了,耀东啊,包括小毛,人家有自个的一摊,人家也不可能动弹。

第二天代哥就准备回北京了,当天晚上,大伙这一分开,当天晚上回到家里,代哥就把电话直接打给左帅了。

这个电话极为的重要,这个事谁都不知道,包括江林,代哥都没有和他说,静姐知道,在旁边呢。

“喂,帅子。”

“哥,怎么的了?给我打电话有事啊?是需要我过去吗?”

“不用,哥给你打电话,想跟你说说心里话。”

“哥,你看白天我也问你了,我说跟你回北京的事,你也没答复我,是不是老弟说错话了,是不是不应该这么问?”

“帅子,你看这个事呢,代哥不好说什么,有对,也有错,代哥这么跟你说,整个深圳所有的兄弟,谁都能跟我回北京,唯独你和江林不能跟我回去,能不能明白哥什么意思?小毛,不管到啥时候,人家以湖南帮为主,人家是湖南帮大哥,是咱兄弟不假,但是人家啥时候也得以个湖南帮为主。包括耀东,人家是沙井新义安的老大,平时是跟咱们帅哥,代哥的,但是人家有自个的那一摊。但是唯独你,左帅,你不一样,你是代哥一手从小给捧起来的,你看你现在在福田区,也是大哥级别的,这名甚至要超过你代哥。你在深圳,你替哥镇守这一方,替哥在深圳镇着,深圳的大局永远不带乱的,包括你江林二哥,他跟哥是一条心啊,穿一条裤子的,到啥时候,有你俩在深圳,深圳的大局不会乱的。”

“代哥,我明白了,你放心吧。”

“以后不管说什么事,你跟你二哥多商量,是不是,有什么事你记住你是哥的人,哥是你的后盾。”

“行,哥,我明白了啊,你放心吧,帅子不带让哥操心的。”

“行,帅子,你看你这么说,代哥就放心了,我跟你说的是心里话,你千万别有什么压力。再一个这段时间跟深圳的郝应山呐,刘立远啊,包括周强啊,这是咱们在深圳的几大靠山,跟他们一定要搞好关系。哥这是要回北京了,跟你说这些话,哥要是在深圳,我都不能跟你说。”

“行,哥,你放心吧,我明白了。”

代哥说这番话说的语重心长啊,左帅多多少少也明白了。

静姐在旁边这一看,“代哥,你既然这么看好左帅,为什么不把他带着身边呢?”

代哥说道,“你不懂,我有我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