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我的第 42 个退伍军人故事

1969年12月,18岁的我满怀热情地响应号召参军,加入了我心中四十年来的军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事实上,1969年2月,当年春季征兵期间,我就想入伍参军。但由于当时我还是未成年人,还没有满18岁(20世纪70年代,入伍的最低年龄是18岁),所以没能参军,我感到很遗憾。还记得报名失败,我很难过的时候,我们大队的民兵连长走过来,拍着我的肩膀,笑着说:“三儿(我叫),别绝望。” ,我会等你长大,这就够了,明年军队再次征兵的时候,我会第一个通知你,让你参军。”

当时,我听到了连长的民兵所说的话。虽然我知道这是一种安慰(当兵不仅要年满18岁,而且还要符合要求),但我还是保持冷静,开始积极准备明年的工作。毕竟当兵是我从小的梦想。怎么会因为这点小挫折而放弃一半呢?

就这样,在“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日常中,岁月一晃就过去了,一转眼就到了1969年11月,果然,军队又来招兵买马了。这次我过了年龄限制,通过了体检,也通过了家访。就这样,1969年12月底,我也终于成功了,开始了我十二年的军旅生涯。

虽然我们的新营是1969年12月底入伍的,但他们仍然算1970年代的士兵,因此,我们的士兵也是1970年代的第一批士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士兵第一次来到征兵办公室时,在我表达对训练和营的感受之前,给我印象最深的是食物。因为我来自农村,参军前在家时,我平时的主食就是半生不熟的米饭和杂粮。我吃的蔬菜没有肉和油,清汤没有水。没想到到了招聘公司吃的第一顿饭是米饭,蔬菜是烧肉粉条。有足够的蔬菜和足够的米饭。

这道菜最让我惊讶的是猪肉粉条非常油腻水水。咬掉盘子后,我吃了三口米饭。还记得那种油水满面的感觉,就像吃剩油一样(在家的时候根本吃不下肉,放假的时候只吃了一点油和水)。我转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所有的佣兵都在吃东西。那时候我还想着部队里的伙食多好啊,每顿饭都有很多肉。

但在招聘公司呆了几天后,我发现我们不能天天吃煮粉丝(每天吃够就可以了)。之所以第一顿吃饱,是因为分公司的负责人知道我们刚到,肚子还没吃饱,所以先给我们“基地”。不管怎样,从那时起,直到今天,猪肉粉丝都是我最喜欢的菜肴之一。三个月的新兵训练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足以让我们褪去青春的模样,成为基础战士。完成招聘培训后,我们就离开了公司。当时我被分配到第二批六连五队。我在六连度过了难忘的六年(六年后,我调到六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71年4月底,我刚入伍一年,连队就派我到连队总部附近的一个小镇去“支农”三个月。助农,顾名思义,就是在生长季节帮助村民干农活。

来到村里,我就住在吴伯伯家,吃了晚饭,陪着他(住在吴伯伯家,因为吴伯伯家正好有空房)。除了干农活,我还帮吴叔叔扫地。 ,打水和做其他工作(吴叔叔身体不太好)。就在我在那个农场工作的三个月里,一位年轻女子出现了,给了我一个我永远不会忘记的手工刺绣枕套。

当时支农最重要的工作就是帮助村民收割水稻。记得第一天拔麦的时候,我用力拔,突然看到旁边有一个小伙子想要“闹”。我看到这个,就请别人帮我拉长一点,我自己则径直往前走。因为为了去除小麦,你需要去除小麦根部的土壤。我故意踢了那个年轻人。年轻人看到我跳了起来,知道我的意思,于是慢慢放慢了速度。这样大家就不用着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我回到位置,正要继续拉麦子的时候,突然听到“扑通”一声,还有一声闷笑。看到这里,我一回头,看到我旁边有一个黑头发扎着两条辫子的可爱小女孩(和我年纪差不多)(分开的人),她看着我笑了。 (他看到我踢那个男孩)。由于我入伍一年多了,也好久没有见到女朋友了,我忍不住开始从头上拔麦子。

除了教他写字,有时晚上,我还和村里的同龄青年一起到后坡,乘着晚风唱歌。我们坐在山腰上,大声唱着:“万泉河的水清澈见底,我编了一顶斗笠送给红军,军队爱人民,拥护军队。人民。军队和人民。”一家人……”而在我们的歌里,郝跃华的声音最引人注目的是那种不加修饰、不加雕琢,但却非常清晰、非常洪亮的声音,让我有点失神,只是盯着他看。

但我很清楚,公司派我去支援农民,帮助村民干农活,我不能违反公司的规定。想着想着,我深吸了一口气,移开了视线。这时,郝月华似乎知道我在看他,也看了过来。但我从头到尾都没有再看过一遍。第二天我就故意避开他。过了一段时间,他也明白了其中的用意。我们渐渐疏远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工作,一天的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三个月过去了,这也是我重返部队的日子。回部队的前一天晚上,吃完晚饭,我躺在床上,想着待会儿就该跟郝月华告别了。可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我的门却被敲响了。刹那间,我就知道是他了(因为当时吴伯一家吃完晚饭正在散步,大多数村民都坐在城门口互相交谈)。

我立即起身打开门。打开门一看,原来是他。但当我打开门时,他什么也没说,只是静静地站在那儿,低着头。想了想,我率先说道:“明天我要回厂了,本来准备和你告别的,但是你来了,等我走了,我还要继续练书法。” ”。

听了我的话,郝月华抬起了头。淡淡的月光下,他的双眸似乎闪闪发亮。她眨了眨眼睛,然后说道:“我听吴叔叔说你明天一早就走。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所以我做了一些刺绣给你。我想你可以一直用下去。” ”郝跃华说完这句话,把绣花枕套递给我后,转身就走。

就这样,第二天早上吃完晚饭,和村民们告别后,我拿着他们抓起的枕套,顶着山风向工厂小路走去。

-更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