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是唐雨石先生吗?”

外卖小哥从门缝递进一份餐,微笑道:“这是您订的外卖,祝您用餐愉快。”

房门再次关上。

唐雨石拎着外卖,面无表情的坐到电脑前。

屏幕上展开的黑色对话框中,对方的头像闪了闪。

【粉红兔:是你想要杀人吗?】

唐雨石放下咖啡,回复道:【没错,我有一个很想杀的人,你可以帮我吗?】

很快,粉红兔便给出了回复。

【粉红兔:当然可以,只是在此之前,你需要付出相应的报酬。】

【唐雨石:钱不是问题。】

【粉红兔:OK,除了钱,在正式进行交易之前,我还希望您可以明白,如果您事后后悔,也是不可以的哦~否则,我们会为了网站的安全运营,而杀了你,嘻嘻。】

看见最后那句“杀了你”,唐雨石攥紧了鼠标,许久,才回复了句没问题。

就在消息刚发出去的一刹,手机突然响了,是朋友张垚的电话。

“唐雨石,你那边情况怎么样?”张垚问。

唐雨石目光幽幽的望着屏幕,冷声道:“很顺利,现在正在跟他们网站的杀手确认交易明细。”

张垚有些担心:“这帮变态反侦察能力很强,你一定要小心,不要被他们发现你是我们警方的人,不然……”

他还没说完,唐雨石冷笑打断道:“不然,怕他们会杀了我吗?”

张垚:“总之,你小心点就是了,毕竟前几个卧底都是这么没的,你是我发小,我不希望你也成这样。”

2.

三年前,临江市出现了一起奇怪的杀人案。

死者是一名普通的上班白领,路过闹市中心的大楼时,被从大楼天台坠落的一辆价值五百万左右的迈巴赫砸成了肉泥。

根据调查,死者生前并没有什么仇家,那辆掉落的汽车也在十多年前便已经报废,完全查不到车主的残次品。

找凶手,完全犹如大海捞针。

然而,无独有偶。

一个月后,老城区护城河边,又发生了一场所谓的自杀案。

死者是一名二十三岁的男大学生,从当场所找到的所有证物来看,他都是自杀

但是,这名男生成绩优秀,日常生活十分的顺心,也没有能产生自杀倾向的精神病史,所以,根本没有自杀动机。

事后几经调查,但直到三年后的今天,这两桩案子依旧没能有眉目。

前段时间整理档案,就在这些案子即将被当成悬案处理时,省公安局突然发来了一份这三年中,全国各地的悬案资料。

省局之所以突然这么做,归因于两周前发生的一场凶杀案。

当时,一名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在城郊被杀,尸体被扔进了废弃工厂。

根据对这名中年妇女生前关系网的调查,据悉,自从三年前开始,她的精神就有些恍惚,最近这两个月,变得更为严重。

“她说有人要杀她,她马上就要死了,让我们救救她。”一人道,“一开始我们以为她只是压力太大,魔怔了,但后来见情况不对,就建议她去报警。”

警员问:“可最近临江市各区分局,都并没有她的求助记录。”

那人道:“当然没有,因为她根本没报,她说只要她一报警,不只是她,就连她儿子,她老公,一个都活不成!”

警员当时颇为不解,但后来对死者进行了一番详细调查后,才发现,这名中年女死者老公的出轨对象,就是三年前,被那辆从天而降的豪车砸成肉泥的女白领。

而且最近其他省市的离奇命案的死者,详细调查之后,发现都与多年前的某些悬案死者有关。

后来,警方顺藤摸瓜,查到了一个名叫“HOK”的杀人交易网站。

HOK,全称Hand of Killer,死神之手。

顾名思义,这个网站就是一个花钱买凶杀人的平台。

网站运营者代号为K,但具体是谁,没人见过,也没人有他的任何线索。

不过,这个K貌似对警方势力摸的十分透彻,因为警方前后派出的卧底不到二十四小时,便全部被处理的干干净净。

3.

“你放心,我心里有数。”唐雨石冷声道,“对了,我刚才看了他们网站的杀人价位表,他们主要针对的服务对象应该是中上流人士,因为一单五十万起的价格,一般人根本付不起。”

张垚:“这个跟我们整理这些年所有受害人的信息之后所得到的结果一样,所以,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唐雨石淡淡道:“你不是想抓他们么,当然是先下单买凶把人引出来了。”

张垚皱眉:“可是,万一他们真把人给杀了怎么办?”

“那就找一个不容易被杀的不就行了。”电脑屏幕散发着幽幽亮光,唐雨石轻声一笑,“你说,让他们来杀我怎么样?”

张垚:“你别胡闹!”

“我没胡闹。”唐雨石道,“反正我爸妈挺恨我的,如果我死了,他们应该会很开心。”

“唐雨石!说多少遍了,你弟弟的死跟你没关系!当时雨下那么大,你弟弟失足从山坡上滚下去,那是他不小心,都过去多少年了,你为什么还是放不下?!”张垚愠怒道。

唐雨石今年二十七,市生化研究所一级研究员,生物化学方向博士后,他有个双胞胎弟弟,不过很早就死了。

他十三岁的时候,跟弟弟参加学校组织的春游团,当时是去野外的一座小山上,半路突然下起了暴雨,两人掉队。

弟弟不慎从山坡滑了下去,唐雨石伸手拉住了他,但是雨势越来越大,泥土变的十分松软,唐雨石没有着力点,最终没能把弟弟拉上来。

虽然是双胞胎,但唐雨石生性孤僻,所以从两人很小的时候开始,父母就更偏爱弟弟一点。

故而,因为弟弟去世,唐雨石跟父母的关系一度僵硬,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好转。

“发生过的事,哪那么容易放下。”唐雨石冷笑了声。

“我不管,总之你不能以身犯险,你也不看看你自己,离了实验室那些道具,你打得过谁?”张垚想了想,决定道,“我来,你下单,让他来杀我。”

唐雨石眼神一暗:“你认真的?你不怕死吗?”

张垚笑道:“我好歹也是特种兵出身,真跟他们对上,谁杀谁还不一定。”

唐雨石强调道:“这件事很危险,而且为了追查HOK,警局已经牺牲了不少人,有关部门已经有退缩的意思了,现在真正还在坚持的,只剩你一个,你要是死了,HOK不就连个对手都没有了么?”

张垚:“你放心,我不会死。”

4.

唐雨石还要再劝,但张垚意已决,无论唐雨石说什么,都没用。

最后,唐雨石无法,只好按着张垚的意思去办了。

【唐雨石:我要杀的人,是刑侦大队队长张垚,你能办到吗?】

【粉红兔:没问题,只是比较贵,头款一百二十万,尾款三百万,你只要能拿出这么多钱,我就办得到。】

【唐雨石:账号给我,我打给你。】

【粉红兔:不,把你的账号给我,我们这边会黑进银行系统,从你卡里面把钱提走的。】

【唐雨石:OK。】

唐雨石把钱准备好,将账号发给了这个叫粉红兔的人。

约莫过了半小时,粉红兔发来了一张地图。

【粉红兔:标点位置,是几个比较合适的杀人地点,你喜欢哪里?】

唐雨石喝了口咖啡,面无表情的打着字:【都可以,但我要亲眼看你杀了他。】

【粉红兔:对不起,我们不提供这项服务哦,不过,如果你实在想看,我可以录视频发给你。】

【唐雨石:可以。】

交易完成之后,唐雨石跟张垚打了个招呼,让他小心点,做好准备。

后来,张垚是不是真的做好准备了,唐雨石不知道。

他只知道,三天后的晚上,沉寂了三天的粉红兔再次给他发了消息。

【粉红兔:任务完成,先生请把尾款打在你上次那张卡上吧,期待下次合作哦~】

跟随消息一起发来的,还有一个将近五分钟的视频。

外面刚下过一场暴雨,酒店卧室巨大的落地窗上海残存着雨水冲刷过的痕迹。

唐雨石住在酒店顶层,窗户微微开了一条缝,裹挟着潮湿雨水气息的夜风吹了进来,卷起雪白色的刺绣窗帘,不停摇摆晃动。

一弯残月挂在半空,微弱的月光照进卧室内,带来几分寒意。

唐雨石煮了杯咖啡,穿着丝质睡袍坐在电脑前,优雅翘着腿,点开了视频。

5.

视频里,也下着暴雨。

那是一座荒废的旧仓库,仓库玻璃全碎成了狗牙状,参差不齐。

暴雨随风泼洒进仓库内,浇湿了墙角男人的衣服。

男人被绳子捆在凳子上,他不停的挣扎,但却毫无用处,旁边的火盆中,火星毕毕剥剥炸开,警官证被烧的只剩下一半。

不多时,一名身穿黑色雨衣的少年走入了画面。

少年右眼尾有一颗泪痣,在幽幽的火光映照下,尤其鬼魅。

他手里握着一把水果刀,缓步走到男人面前,轻声道:“张先生,再见。”

话音落地的瞬间,水果刀刀尖刺入了男人心脏。

一刀

又一刀

再一刀……

前后一共捅了将近十几刀,确认男人完全断气之后,少年拿着那把尖端还在不断滴血的水果刀,扭头冲镜头一笑,小虎牙猖狂的露着:“唐先生,您说的这种活活把人捅死的杀人方法,真的很过瘾。”

视频到此为止。

唐雨石坐在电脑前,许久没说话。

第二天,他接到了刑侦大队副队长的电话。

“唐雨石,你见张垚了吗?他昨天说要去跟HOK组织的人见面,可到现在都没回!”副队长道。

唐雨石在电脑前坐了一夜,此刻接到电话,才缓缓回过神:“他死了。”

副队长愕然:“你说什么?!”

“我说,他死了,被HOK一个叫粉红兔的杀手杀死了。”唐雨石冷冷道。

副队长:“这到底怎么回事?”

“一时半会说不清,详情等我到警局再告诉你吧。”唐雨石挂掉电话,就去了刑侦大队。

刚下车,就看见一名穿着市重点高中校服的男孩子从警局走了出来。

少年右眼眼尾的泪痣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好看,笑起来的时候,那对漂亮的小虎牙让人完全移不开眼。

长相干净,面容清秀,是个典型的乖乖男。

少年刚走下警局台阶,突然顿步,扭头看了唐雨石一眼,目光中是一种充满偏执的崇拜。

6.

两人对视不到两秒,少年便转身朝相反的方向走了。

唐雨石进了警局,副队长已经早早等着他了。

唐雨石言语冷淡的把自己跟张垚的计划,以及自己跟粉红兔的交易细节全部告诉了副队长。

副队长直接摔了手里的瓷杯:“唐雨石,你简直在胡闹!局长请你来做这起案件的特别顾问,是因为前几个案件的死者都死于一种新型化学药品,特地让你来协助的,不是让你来跟杀手做交易的!张垚的死,你要负全责!”

唐雨石漠然撩起眼皮:“没问题。”

副队长被唐雨石这漫不经心的态度给气到了:“唐雨石,我不管你是哪里毕业的,也不管你到底在生化方面到底有多厉害,但你做人的态度很明显有问题!现在可是死了人,你看你这样子,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你有心吗?”

“我有心,但生气难道有用吗?如果生气有用,副队长怎么到现在都没抓到HOK的任何一个人?”唐雨石端起咖啡杯,优雅喝了一口。

副队长怒道:“唐雨石你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唐雨石眼神冷淡的看着副队长,眉目间那种不屑,就像是在看蝼蚁一样,“调查这么久,连HOK的一点信息都没摸到,还折了那么多人进去,副队长果然厉害。”

副队长正要反驳,唐雨石打断道:“我来这儿在,只是把我知道的信息整理给你,这也算是张垚为这件案子做出的贡献了。”说着,唐雨石把文件递给副队长,“如果再调查中有什么需要我的地方,随时联系我,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唐雨石,你给我回来!”副队长冲唐雨石离开的背影喊道。

唐雨石闻声,确实停下了,但不是因为副队长叫他所以才停下的,而是:“对了,刚才离开警局的那个高中生是谁?”

“那是局长的小儿子,你问这个做什么?”副队长烦躁道。

“没什么。”唐雨石说完,便真的走了。

外面阳光很好,唐雨石坐上车,登录HOK网站,给粉红兔发了条消息。

【唐雨石:能见一面吗?】

很快,粉红兔便给出了回应。

【粉红兔:可以,约在哪里?】

【唐雨石:张垚死的那间仓库。】

7.

晚上,又下起了暴雨。

废旧仓库里,少年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蓝白色的校服,从破旧窗户冲进仓库的雨水冲刷着尚带温热的血液,自紧闭的仓库大门的底部缝隙流了出去。

仓库外的荒野小道上,唐雨石举着把黑色雨伞,慢悠悠的朝仓库相反方向走着……

8.

——2006年,4月30日,暴雨

看着弟弟一边挣扎,一边求我救他的样子,我好开心,这是他第一次求我,我很满足,所以,我松了手。这样,他的生命就永远定格在了祈求我的那一瞬间,就算爸爸妈妈都喜欢他又怎样,他到死都不过是任我拿捏的蝼蚁!

——2015年,6月21日,晴

我找到了几个跟我志同道合的人,我想帮他们找到人生的价值,帮他们真正认识杀人这门艺术。

——2020年,7月8日,暴雨

Hand of Killer,我就是K……

9.

唐雨石随手将匕首扔到了路边的草丛里,摘掉手套,原本想回家喝杯咖啡,但刚开着车离开仓库,一道强烈的车灯迎面照了过来。

唐雨石眼睛蓦地刺痛,下意识用手遮了一下,再睁眼,副队长穿着黑色雨衣,拿枪指着唐雨石的车。

唐雨石哼着的调子骤然一停,撩起眼皮,阴恻恻看了副队长一眼,整理了下表情,摇下了车窗:“副队,大晚上你不在警察局待着,来这里做什么?”

副队长冷笑:“唐雨石,事到如今,你还在装?”

唐雨石挑眉:“我装什么?听不懂。”

“看了这个,你就懂了。”副队长拿出一沓文件,“这是局长的小儿子林岑破解ip隐藏程序,整理出的K在这些年进行网络活动的ip地址,跟你家里的局域网ip一样,所以,”副队长咬牙道,“你就是K。”

唐雨石扭头看了眼身后那间坐落在雨夜中的破旧仓库,阴声自语:“我就知道,这小子不是省油的灯,一年前他加入我们的时候,我就应该当场杀了他。”

“可就算再来一次,你还是不会杀他,因为你很自负,你并不觉得他可以威胁到你,在你眼里,他也不过跟其他卧底一样,是任你拿捏的蝼蚁罢了。”一旁被蒿草遮盖的羊肠小道上,走出一道人影。

借着车灯看清对方样子后,唐雨石磨着后牙槽,眼里眦着血丝:“你果然没死。”

“你还没死,我怎么敢死。”张垚愤恨的看了唐雨石一眼,“你所欠下的人命,从今天起,都要一笔一笔全部还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