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如果你有一个隐形斗篷你会怎么样?”

名翠生态公园,一名记者正在采访一名路过的女人。这个女人穿着一身洗得发白的衣服,素面朝天,头发乱蓬蓬的,看得出来她生活窘迫,且不爱打扮。

当听到记者的疑问,女人眼睛都像在发光,状态有些癫狂:“我要拿很多很多钱,要每天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有了钱,我就可以见到他,我想见他!”

记者皱了皱眉,她只是随机在街上找采访群众,刚刚从背后看并没有看到这人的状态,莫不是疯子吧?

女人一边说着,还一边手舞足蹈的比划起来:“我还要给他买好多他喜欢的东西,你觉得买什么东西他会喜欢?衣服?手表?还是皮鞋?!”

她上前一步,眼神疯狂而兴奋,迫切的想要得到回应。

女人的眼神吓得记者退避三舍,招呼着摄影师快速跑远……

女人垂下眼敛,失落的小声嘟囔:“明明是你问我的啊。”

有风吹过,树上的落叶被风打了几个旋落在地上,女人踩着落下的树叶逐渐走远。

她挺直着背脊,像是一棵会移动的白杨。她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却被秋景凭添几分落寞之意。

2

红桥广场有一处很大的许愿池,夕阳西下,许愿池里的心形灯箱会亮起,好看极了。

在硬币落入许愿池的时候,许愿池下隐藏的感官系统将被触发,站在上面的游客便能听见“叮”的一声。

它的声音有所控制,就算多人投入硬币,也不会让人觉得刺耳,反而像是连贯的音乐一样好听。

当天晚上凌晨4点,为了省电,通常这个时间段会解除许愿池的感官系统。

经人举报:一名女人鬼鬼祟祟,拿着一个麻袋跳下许愿池,似乎正在实行盗窃。

报案人怕惹麻烦不敢走近,说完就挂了电话。

警方迅速出动,将嫌疑人抓获归案。在归案时嫌疑人极不配合,口口声声称这些银子是暂时借的,以后她会还的。

经核实,这名女人叫康琳。这个女人说的好听点是自由职业者,说的不好听是无业游民。她初中辍学,进过厂,嫌厂里太累了,出来以后每天靠捡垃圾度日。后来发现捡垃圾收入微薄,还不够自己交房租的钱,便动了许愿池的主意。

康琳入了监狱,来采访许愿池偷窃案的记者正是那名被她吓跑的那名记者。

采访最后,记者给康琳的总结:一个没有精神病,却活成了精神病的女人。

3

因为盗窃,康琳进了监狱。在监狱进行改造时,她表现良好,加分两次,提前出狱。出狱后,她干起了捡垃圾的老本行,勉强混口饭吃。

夜深人静,风吹过无人的公园,康琳躺在长椅上,这根长椅成了她的床。以天为被,以椅为席,看着广袤的夜空,感觉自己就像天空里散落的星星,孤苦无依。

她讨厌这种生活,也不知道这种生活应该持续多久。但,进厂太累,销售不会,服务员没意思。

她忽然想起以前记者问自己:“如果你有隐形斗篷你会怎么做?”

她用手枕着头,沧桑的叹了一口气,喃喃:“我想要隐形斗篷啊。”

忽然,一个东西落到了她的大腿上,她撑起上半身一看,我的个乖乖,她的大腿怎么看不见了,但是她还能感觉到大腿啊?

康琳用手摸摸,大腿上覆着是一块被单的感觉,她将透明被单提起,果然看见了自己的大腿!这个发现最初有些恐惧,但后来只剩下欣喜若狂!

她这是美梦成真了!

康琳四处打量了一下,确定没有人后,将被单全部盖在了身上……

3

第二天,几宗失窃案轰动了整个南都市。

深夜,多家金店被洗劫一空,监控系统展示,数个砖块横空出现,飞进了多家金店内,四散的碎片像是砰然爆炸的烟火。更令人意外的是,钱自动飞入了麻布口袋里,然后,麻布口袋自己跳出去了?

这个案件让南都市民人心惶惶,警方迅速出动,成立了专案组。

“不会真的有鬼吧?”李涵涵看着监控视频,拍了拍胸口。

东博抱着胸扫了她一眼,笑着打趣道:“李涵涵,别忘了你可是无神论者。”

李涵涵和东博便是这次的专案组成员。这两人一个擅长刑侦,一个擅长追踪。

“看着监控不愿相信都难。”李涵涵摇摇头,眉头微皱。

一名人高马大的警员提出了自己的观点:“会不会是障眼法,有没有可能是魔术师做的,就像那种大变活人?”

这名警察叫林升,也是专案组成员之一,擅长格斗,号称打遍警队无敌手。

东博打了一个响指:“有可能,我们再回现场看看。”

回到现场,并没有发现有使用道具的痕迹,魔术师在变魔术师时,一般是需要道具辅助的,如果说是用魔术变的,那应该找得到使用痕迹才对。

这让专案组犯了难,东博摩挲摩挲下巴:“会不会是利用某种科学?例如隐身衣一类的?”

虽然匪夷所思,但李涵涵仍然相信科学,她立刻道:“我们去查一下。”

通过查询,南都市共有23名科学家,但并没有进行隐形衣的研究,正在警方决定扩大排查范围,本市一名科学家提出线索:他知道有一名科学爱好者,曾在自己的挡风玻璃上别一张小卡片,卡上写着自己研究出了隐形毯,想要将研究成果卖给他。

这名科学家以为是恶作剧,便没有理会。而这个消息却成为警方抓捕嫌疑人的突破口。

警方通过科学家提供的小卡片,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到了这名科学爱好者。这名爱好者名叫夏满,读书时除了化学好,其他的科目都门门垫底。

夏满没有结婚,没有女朋友,他将自己的一生都奉献给了科学。他制作了能给人洗澡的机器人、能够自动炒菜的锅,会奏音乐的沙发……他制作了很多东西,却无人问津。他生活窘迫,却从不放弃,他只希望有人能够看到他的作品,而不是把他当疯子

所以,他不介意把自己的成果卖给其他科学家,这样既有人能看到他的作品,他也能得到一笔不菲的报酬。

可惜……没有人真正相信他。

下面是警方的问话:

东博双手交叉,郑重的问:“金店是不是你偷的?”

“我怎么会偷金子?我没有!”夏满一个劲的摇头,害怕警方对自己追责,忙道:“但是我知道是谁干的!那个隐形被单是我给她的!”

原来,在记者采访康琳的时候,夏满刚好在不远处听到了康琳的回答。他看得出来康琳很想要隐形被单,既然没有人认可他的作品,那送给想要它的人又如何?

他密切关注着康琳,在她最想要隐形被单的时候,把隐形被单送到了她身边。

那时候,他正藏在椅子背后的丛林后,听到了康琳的喃喃。

康琳会抢金店,也在他意料之中,他看出了康琳的迫切,她想要钱,很想要钱,所以她肯定会偷金店,到时候等康琳多偷几家,引起更大的社会骚乱,他再站出来自首,以这种方式来向世人证明,他的隐形被单名副其实。

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还没等到康琳多偷几家,警方先抓到的是他,他连自首都没有机会。如今他只有事无巨细全盘托出,争取警方的宽大处理。

有了夏满交代的线索,李涵涵很快锁定了犯罪嫌疑人。

警方戴上夏满制作的现形眼镜,从实施到抓捕只花了三天时间。

在捉到康琳时,她正单手揽着喜欢的男人,将一枚从金店里偷出来的男戒放在男人手心,男人眉开眼笑,他身边还放着十几叠从金店抢来的百元大钞。

林升及一干民警闯入房间时人赃并获。

康琳在被林升被抓走的时,她抱着男人痛哭流涕:“我爱你,我是真的爱你啊,在三年前无意间见你一次,就爱上你了,我会记得你一辈子的。”

后来,经过对该男子的调查,这个男人只是一名男妓,他并不知道康琳的钱是偷来的,只是店里忽然来了这么一个恩客,出手阔绰,并独独对他钟情。

康琳拿偷来的钱买爱情。夏满利用人心赚名气。最后,康琳体验了虚假的爱情。隐形被单这个东西确实在社会上造成了不小的轰动,却有越来越多的人倡议:将隐形被单销毁,以免落入不法分子手中为非作歹!

最后的最后:因偷窃金店性质恶劣,两人都被关进了监狱,等待他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