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6年,话说聂磊的猖狂到了头,待加代他们离开青岛后徐成慧就准备找白道的关系收拾聂磊了,徐成慧拿起电话就把电话打给杜成了,杜成是海南省大大的儿子,人家那个圈子里面的人也都是大人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杜成一接:“喂。”

“小成哥,我是徐成慧呀。”

“你好,怎么了?有什么事你说吧。”

“我要是让人给打了,而且打的挺厉害的你能管我不?”

“谁呀?谁敢打你呀?”

“青岛的一伙人,他们很厉害。”

“你打不过他们吗兄弟?你要是打不过我就过去,有能耐让他打我两下我看看,我听你的意思你是有点不想跟他们干仗了是吧。”

“我有点不太想打了,我想找人直接把他抓起来得了,你这边能不能帮我找找人。”

“没问题,山东是吧,我给李海打个电话怎么样呀?”

“行。”电话就挂了。挂断电话杜成就把电话打给李海了,电话一接通,

“你好,我是小成呀。”

“小成,你好。”

“你们青岛有个叫聂磊的跟我一个老弟发生了很不愉快的冲突,让我这个内心觉得不太得劲,你能不能想想办法把他抓起来,最好把他关到烟台,因为他的关系都在青岛,到了烟台他谁也不认识,这事我就交给你办了。”

“你爸知道这件事情吗?”

“这怎么非得让我爸知道呀,要不然我给北京那帮人打电话?”

“不不不,不用,你既然开口了这个面子我肯定要给呀,我让蔡正荣过去抓人就是了。”

“好,把他关到烟台去。”

挂断电话以后李海直接给蔡正荣打去电话了,蔡正荣拿着电话一接上。

“你好李市。”

“给你一个任务,去把聂磊抓了。”

“领导,我问一下他怎么了?”

“没有理由,他惹到上边的人了。”电话就挂了。

这边电话一挂断,蔡正荣马上把电话打给聂磊了,电话一接通。

“喂。”

“磊弟,你是不是又惹事了?”

“怎么了?”

“你是不是把烟台的一伙人打了?人家找到上面的人了让我抓你,而且找的是我的顶头上司,他们直接把电话打给李海了,所以说你可能要委屈一段时间,你让王群力赶紧走他不能进去,他要在外面给你运作找人。”

“那行,你带人过来吧。”

“你等着啊。”电话就挂了。挂断电话没多长时间蔡正荣就带着人把聂磊一伙人全带走了,就把他们整到市总公司了。

到了市总公司以后李海又下令让把聂磊一伙人带到烟台关起来,二辆大巴车带着聂磊一伙人就去烟台了,到了烟台以后把他们往小所所里面一放就关起来了。

当王群力知道消息以后懵了。王群力就觉得他要去找徐成慧说说这件事。当徐成慧知道聂磊一帮人都被关起来的时候那是高兴坏了。这时候王群力就来到小院院找徐成慧了,王群力找到徐成慧以后往那一坐下。

“徐大哥我过来看看你,你伤得不厉害吧。”

“我怎么想不起来你是谁了?咱俩认识吗?”

“那我就做个自我介绍吧,我叫王群力,我是聂磊的兄弟。”

“我听说把聂磊的人都抓起来了怎么没抓到你呀?你有什么事赶紧说。”

“徐大哥这件事情咱们谈谈吧,咱们打来打去不都是因为钱吗,我先给你五十万你拿着花,我一时之间只能凑到这么多,希望你高抬贵手不要再整我磊哥了好不好,等我磊哥出来了我再给你拿点。”

“害怕了?早干什么去了?你是不是给青岛所有的阿sir打电话没人敢管吧,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你给我拿五十万你也太拿我不当回事了,你们从我们这里拿走二百万,你给我拿回来五十万,你怎么想的。”

“那二百万不是金大勇给的吗。”

“是金大勇给的,那里面也有我的一份呀,你是不是想让你哥出来呀?”

“是。”

“三百万,等聂磊出来以后跪到我面前道歉我就高抬贵手把聂磊放了,你考虑考虑。”

“你要是这么说咱就没什么可谈的了。”

“我没有想跟你谈,滚吧。”

“七天之内你信不信我能把我哥整出来。”

“你知道聂磊现在在哪吗?他在烟台呢,你有能耐你把胳膊伸烟台去呀,在青岛你运作运作他出来了,到烟台你试试,出去吧你。”

“咱们走着看。”

王群力下来以后坐到车里就流下委屈的泪水,就把电话打给王永利了,电话一接通,

“喂。”

“王厅,你好,我是王群力。”

“怎么了?有什么事了?”

“现在有个事,烟台有帮人找到了咱们青岛的一把把磊哥关到烟台了,你能不能给烟台那边打个电话呀?”

“这不是小事一桩吗,行行行,我这个地方专管阿sir。”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以后王厅就把电话打给烟台一把小局局了,这边一接起电话。

“你好领导,有什么指示。”

“有个叫聂磊的在你们那边被关起来了是吧。”

“对,确实有个叫聂磊的在我们这边呢。”

“放了吧。”

“放还是真放不了。”

“我说话不好使吗?你是觉得你这个小局局干的时间长了没意思了是吧?不行我就给你调动调动岗位。”

“王厅,你也别怪我说话难听,我也不是故意的,我要给放了不但小局局干不了了,我再给你提个醒,这个事儿你最好也别管,你要是管的情况下弄不好咱俩都干不成了。”

“你跟谁说话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