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1996年4月,青岛。话说代哥从青岛回到北京以后,日子这么一天一天的过,距离聂磊和代哥分开能有一段时间吧,张静就把电话打给了加代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喂,老婆。有什么事你说吧。”
“也没有什么事,自从我跟了你以后就每天在家里闲着,你不是知道我是演员吗。”
“我知道,你认识我之前不是也拍戏吗?”
“有个导演找到我姐妹就觉得那个电影觉得我特别适合演女一号,然后我这个姐妹就要拉着我一块上青岛去拍戏你同意不同意呀?”
“咱家也不缺钱,你这怎么还出去工作呀?”
“你想听实话吗?”
“我当然想听实话了。”
“我给你打电话不也是希望跟你商量商量吗。”
“你去行,但是我得了解了解这个电影他是什么题材的,不是那种青春偶像剧吧又是拉手又是亲嘴的,要是那种的话我可受不了,将来人家说加代的媳妇在电视里面整天跟别人亲嘴我这脸上能挂得住吗?不是这种戏吧。”
“你看你想到哪里去了,他是一个关于在小队队里面的故事,没有那种情了爱了的。”
“那就行,你非得出去工作吗?”
“你看首先第一点这个演戏也是我的一个爱好,那再一个,我也不想在家里洗衣做饭,我不想成为一个家庭妇女,我也想有我自己的一个小事业。”
“只要没有搂搂抱抱的戏你就去吧,我刚才听你说你去青岛拍戏是吧,咱在青岛有朋友,你去吧,我给聂磊兄弟打个电话,完事以后我让他接你。”
“你别让人家破费了,我就过去拍个戏,在青岛可能拍个八九天就完事了,你就给打个招呼找两个人保护我就行,咱们没必要那么高调,剧组里面那么多演员,去了以后咱搞特殊那不好。”
“行,你准备什么时候去呀?”
“你要是同意的话我现在就收拾收拾我现在就走。”
“行,那我给聂磊打个电话。”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以后加代就把电话打给聂磊了,聂磊坐在全豪实业里面正在闭目养神呢电话突然就响起来了,拿起电话一接上。
“喂,你好。”
“磊弟呀,我是加代。”
“代哥,这么长时间没有给兄弟来个电话,你最近挺忙呀,你啥时候到青岛来呀?”
“咱们喝酒的机会有的是,有个事我给你说一下,你嫂子张静她要和一个导演在你们青岛金沙滩这一块要拍八九天的戏,你接应接应你嫂子,派两个身手好的跟着她,给她开开车拿拿东西,这不麻烦吧。”
“代哥,你这是说什么呢?那怎么叫麻烦呢?欢迎嫂子来青岛,你就别管了,在青岛方方面面啥事也没有啊,你让嫂子过来吧,你把嫂子的电话给我,不行我让兄弟上北京接她去不就完了吗。”
“不用,你嫂子说了,她不想搞那个特殊,她就跟着剧组一块坐大巴就去了,到那个金沙滩你就派两个兄弟去就行了。”
“那行,你把嫂子的电话给我,我给嫂子打个电话。”
“辛苦了兄弟,有时间你上北京或者深圳咱喝酒啊。”
“可以可以。”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以后加代就把静姐的电话给聂磊了,聂磊就把电话给拨过去了。
静姐这时候大包小包的正在收拾东西呢电话就响了。
“喂。”
“嫂子你好,我是代哥的兄弟我是青岛的聂磊。”
“你好老弟,总听我老公提起你,说你年轻有为,在青岛做得非常好。”
“嫂子,你大概什么时候能到,来了以后你就直接去金沙滩吗?”
“我就直接去金沙滩了。”
“行,我现在去金沙滩那块等你去,你坐上车了吗?”
“我马上就出发了,北京到边也不是太远,我到了以后给你打电话也行。”
“不用嫂子,我过去等你,酒店各方面我都给你安排好了。”
“那太麻烦你了兄弟。”
“没事嫂子,我在这边等着你。”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以后聂磊就说:“蒋源带点人咱们上金沙滩去一趟。”
“去金沙滩干涉么?”
“代哥的媳妇要来这边拍戏,正好咱过去溜达溜达,我还没有见过拍戏的呢,而且我听说跟组的还有一个明星我看看长啥样,在电视里面这么漂亮,见着本人了以后真的有那么漂亮吗?”
聂磊就带着十多个人就去了,到了以后从车上一下来沙滩上特别热闹,磊哥找个地方就躺下了。
过了能有两个小时的时间,张静就把电话打给聂磊了,磊哥拿着电话一接,
“嫂子,你们到了是吧?那辆大巴车就是你们剧组的车是吧?”
“对,那就是我们剧组的车。”
聂磊带着人就去了,从车上下来静姐也是大包小包地往下拎。
“蒋源,你过去帮嫂子提下行李。”
“老弟你好,我叫张静。”
“嫂子,都说代哥的女人长得漂亮,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啊,你们的剧组在哪搭棚呀?”
“就在这个地方。”
“能让我看看吗?你们今天就开始拍呀?”
“导演说今天就得拍。”
“那我能在这看看吗?”
“那有啥不能的呀,别人不能你还不能吗?”
刚一说完这话,来了一帮阿sir,人家导演也是在当地找了一个有实力的大哥在这保护安全。
静姐演的是女一号,她那个闺蜜演的是女二号,各方面也准备就位了,但是迟迟他不开机。
静姐有点着急:“这怎么还不开机呢?”
“姐,有个男一号还没有到呢,等这个男一号到了咱就开始拍。”
“那行,那咱等会吧。”
聂磊拿个小板凳就在那坐着,这时候开过来了一辆红色的跑车,男一号就过来了,这一看不是富二代就是官二代。这个人叫赵天。
导演一摆手:“赵公子来了。”
赵天一看:“这怎么不拍寻思什么呢?”
“这不是等你了吗?你不来咱这戏怎么拍呀。”
“我不来还确实没法拍,再一个我要是不拍我爹都有可能撤资。”
聂磊当时一看就说:“标准的败家子一个,行行行,我不看了,我看见这个人就够了,咱回去吧。”
聂磊一来:“嫂子。”
“兄弟。”
“你这样,我把蒋源给你留下,然后让蒋源领着这帮兄弟在这看着你行吗?”
“不行,这人太多了,不用这么些人,就用两个人临时充当我几天的助理就行了,没必要整十多个人。”
“那行吧,蒋源你领着俩哥们在这陪着嫂子,我就回公司了。”
“你走吧老弟,这边啥事都没有,有事我就给你打电话了。”
磊哥领着一帮人就走了,蒋源还有两个兄弟往这一座就开始在这看着他们拍戏。
这边赵天问了:“我问一下女一号是谁呀?”
静姐一听,说:“我是。”
赵天一眼就看中静姐了,一脸猥琐的样子朝着静姐就来了。
“你好,我叫赵天,我是跟你搭戏的男一号。”
“你好,我叫张静。”
赵天就和张静一握手,赵天这小子一只手握着张静的手,另一只手就去摸张静的胳膊。
“你干嘛呢。”
“姐,你比我大几岁吧。”
“我今年三十一了。”
“那你比我大五岁,我这个人看见有气质的女人就情不自禁,你不要介意啊,咱俩对对词吧。”
“可以。”
在对词的时候赵天就有意无意的总往张静的身上贴,还时不时的闻张静的头发,张静看赵天离她有点近就往后撤两步,张静就觉得这小子不是什么好东西。
眼看着就要开机了,演的是这两个人在沙滩上一个美丽的邂逅,突然赵天就讲话了。
“导演呀,你过来一下。”
“赵公子,怎么了?”
“我觉得你的剧本有问题,你倒是加点吻戏呀,蓝天白云之下这么美丽的沙滩,搂搂抱抱没有,吻戏没有,那有人愿意看吗?”
“咱们这是励志的戏。”
“励什么志呀,就演我们两个在沙滩上一次美丽的邂逅就去酒店了,下一场戏咱就去酒店拍,你感觉怎么样?”
“那我问问编剧。”
“你问什么编剧呀,我说了不算呀,你这个电视剧是我爸投资的,吻戏现在就给我安排。”
“导演,要是有吻戏我就不拍了,我拿到剧本的时候我特别喜欢,没有那种搂搂抱抱的,你看这一来就让我吻戏我肯定是接受不了的,而且我老公肯定不乐意。”
“你这不拍那不拍绝对不行,咱俩先搂一下感受一下,其实没什么的。”赵天朝着张静就过来了。
“哎哎哎,你干什么。”
这时候蒋源看见领着俩小弟就过来了。
一指赵天:“你什么意思?你在这动手动脚的干啥呀?”
“你是干什么的?”
“张静是我嫂子,我告诉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小演员想的什么花花肠子,我告诉你,你要是有这种想法趁早给我打消掉,你要是想拍戏就按照剧本拍,你要是不想拍,咱俩就换个地方我跟你说道说道听见没有。”
“你是谁呀?”
“我是蒋源,你要是好好跟我嫂子拍戏咱啥事没有,你要是再动手动脚下面那玩意我给你踢爆了,我就在这盯着,我看看谁敢跟我嫂子拍吻戏。”
导演一看,赶紧过来打圆场:“赵公子,咱就按照剧本来吧行不行。”
赵天一脸的不耐烦:“来来来来来,真扫兴,你们写的这个戏就没意思。”
他们就在这个地方把头一段戏给拍了,确实没有吻戏,也没有搂搂抱抱的,但是张静心里边是很不得劲的。
到了晚上的时候蒋源领着张静和她闺蜜就回到酒店了,导演和副导演回到酒店以后就说了。
导演说道:“这赵天会演戏吗?他是啥也不会演,你看看他那吊儿郎当的样子,要不是他爹给咱投资我根本就不会用他,多少个好演员没有机会都让他们这些人给抢了。”
刚说完这句话赵天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导演一接起电话。
“导演,我是赵天呀。”
“赵公子,这么晚了还没有休息呀。”
“我这睡不着啊,我躺床上辗转反侧就是睡不着。”
“怎么回事呀?”
“怎么回事那还用问吗?白天那么好的机会让一帮人给我搅黄了,我这回来还能睡着觉吗?我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女一号的身影,要不你上我别墅来一趟,我跟你说点事行不行?”
“这么晚了。”
“我就给你半个小时,半个小时你要是到不了我就让我爸撤资。”
“别别别,我去还不行吗,你等着我。”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以后导演和副导演领着两个助理开车就奔着赵天的别墅就去了,在路上的时候导演在车上是骂了赵天一路。
等他们来到门口的时候一敲门,赵天的管家就把门打开了,俩导演一进去赵天在沙发上正在喝红酒呢。
赵天一看:“来了,坐坐坐,我给你们俩一个补偿我的机会,你打电话吧。”
“给谁打电话呀?”
“你说给谁打呀?当然是给那个女一号打电话呀。”
“这大晚上的给人家打电话干啥呀?”
“你告诉她让她来我这个地方就说探讨探讨明天的戏,就告诉她剧本有改动今天晚上加班连夜把这个剧本改出来,完事了以后你们就走就可以了。”
“赵公子,你听我的,我觉得这个事咱就打住吧行不行,我觉得那个叫张静的不是一般人。”
“怎么不是一般人了?她再不一般在青岛还能有我不一般吗?我爸是谁你们能不知道吗?那么大的啤酒厂那是我爸的,你要是不打电话我就让我爸撤资。”
“行啊,那我打电话。”
“等她来了以后你俩找个借口就走,我把门一反锁这件事不是就成了吗,你打电话吧。”
导演拿着电话当时就拨过去了,张静这边刚刚洗漱完,马上要卸妆了电话就响了。
“你好导演。”
“张静啊,这么晚还没有休息呢?”
“我刚洗漱完准备睡觉呢。”
“你先别卸妆了,我给你个地址你来一趟。”
“这么晚了我去干啥呀?”
“别提了,明天的剧本编剧感觉有问题,你来了以后咱在这个别墅连夜改一改,毕竟你是女一号,你过来咱一块改改行吗?”
“那好吧,我马上过去。”
电话一挂断张静就寻思要不要给蒋源打个电话,后来想想算了,张静就自己一个人打车奔着导演给他的地址就来了。
等到了门口就一敲门,这时候赵天的心里已经激动万分了。
“快快快,快去把门打开。”
导演当时起身就去开门了,门一打开。
导演一看:“张静过来了。”
“导演,副导演好,怎么赵天也在呀。”
“他毕竟是男一号,没事你进来吧。”
张静当时一进去导演就把门关起来了,赵天当时就站起来了就说:
“姐,导演也给我打电话说让咱俩研究研究剧本,来吧,坐下吧。”
张静就坐下了,坐下以后当时就问:“怎么编剧没在呀?”
导演回答道:“我和副导演出去接一下,他估计找不到地方了,我们去接一下他。”
“那我跟你们一起去吧。”
“你别去了,等个三分钟我就回来了,你坐下吧,没事。”
等导演和副导演一出去,屋里就剩下赵天还有他的管家和张静了。
赵天一看来劲了:“哎呀,真漂亮呀,你是我见过最美丽的人了。”
“你注意一下你的言辞,这大晚上的。”
“大晚上的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在这个别墅里面发生点什么那不就是一场美丽的邂逅吗,喜不喜欢喝红酒呀?咱俩喝点呗。”
“这不是导演的别墅吗?”
“什么导演的别墅,这是我的别墅,我去拿点红酒咱喝点。”
张静站起来就要走。
赵天一摆手:“别想跑了,你出不去了,哈哈哈。”
这时候管家就往门口一站,也说你不可能出去了。
“我告诉你赵天你可别乱来啊,你要是敢乱来的情况下……。”
“你既然不想喝酒的情况下咱就直奔主题吧,我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静姐可不是一般的女人,代哥也教过张静如果真有男人占你便宜一定要冷静,等他到你跟前的时候抬起你的膝盖朝着他小腹下面就磕。
赵天当时搓着俩手就过来了:“来了我的小宝贝,哈哈哈。”
赵天一搂张静没有搂住,张静就抬起膝盖朝着赵天的腹部啪就是一下。
“哎呀,啊啊啊,快抓住她。”
管家一抓张静也没有抓到,张静朝着管家的腹部啪又是一下,管家也倒地了。
张静赶紧把门打开就往外面跑,一直跑到了小区外面赶紧拦了一辆出租车就回去了。
张静回去以后那是惊魂未定呀,到酒店赶紧把门一关,想想都后怕。
转眼时间来到第二天了,蒋源接到张静以后就往拍戏的地方去了,马上要准备拍的时候赵天来了。
张静当时看了赵天一眼也没有搭理他,赵天走到导演跟前就是一巴掌。
导演一捂脸:“你打我干什么呀?”
“我今天拍不了了,我今天过来就是撒口气,这个戏等过个八九天再拍吧。”
“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还不是因为张静,这个张静昨天在我家里踢我,哪有这样的?”
这时候赵天旁边的兄弟就递给了他一瓶小东西,就当赵天准备泼出去的时候蒋源就大喊一声嫂子赶快躲开。
张静就赶紧躲过去了,没有泼到她,这时候赵天的兄弟朝着张静走过来啪啪就是两巴掌。
这时候蒋源就把小推推掏出来了,朝着那个小子就是一下,接着蒋源就走到赵天的跟前就顶赵天身上了。
“你小子是真坏呀,拿着那东西乱泼是不是。”
张静这时候就走到蒋源的身边就说:“你把聂磊叫来吧,我跟他说说昨晚的事情。”
“嫂子,昨天晚上怎么了?”
“这小子和导演昨天晚上把我骗到一个别墅里面,我到了以后两个导演就走了,赵天这小子要拿啥我。”
“嫂子,那他得逞了吗?”
“你寻思啥呢?我踢他小腹上了我就跑了,我现在都后怕,我要是真出事了,我都不想活了。”
“这事我要跟我哥说一声呀,嫂子,你昨天晚上怎么没有给我打电话呢?这得亏没出什么事,真要是出啥事我磊哥怎么跟代哥交代,这戏咱不拍了,嫂子。”
“不拍了,我不拍了。”
“那我给我哥打电话。”
蒋源当时就把电话打给聂磊了,磊哥当时拿起电话就接起来了。
“喂。”
“哥,出事了,你赶紧过来吧。”
“怎么了?”
“你赶紧到这个金沙滩来,嫂子让人打了,而且这个赵天昨天差点把嫂子那啥了。”
“什么?得逞没有?”
“嫂子说没有。”
“幸亏没有得逞,要是得逞了我真没有办法跟代哥交代了,你们还在吗?”
“我们在呢。”
“等着我,我马上去,什么赵天呀,我找他去。”电话就挂断了。
挂断电话以后聂磊就带着六七十人就往金沙滩去了。这边蒋源拿着小推推顶着赵天,这时候赵天听到分公司车的声音了就比较高兴了:“哥们,要打赶紧打,阿sir可来了,阿sir来了你还敢打我吗?”
“你是不是觉得阿sir过来救你来了?”
“那肯定的呀,肯定是阿sir过来救我了,而且我告诉你,我爸跟这几个分公司的关系老好了,你抓紧时间把我放了,要不然等阿sir来了看见你手里这玩意就得把你带走。”
“你真的觉得是阿sir来了呀?当你听见这种声音的时候不一定是阿sir来了,有可能是青岛的聂磊到了,你回头看看吧。”
“我回头看这也是阿sir呀,这声音我太熟悉了,我这……。”
赵天一扭头,就看见七八十人就走过来了,领头的穿着西服,戴着墨镜大步流星的朝着他过来了,而且一边走道,一边从后腰掏小推推。
聂磊到了以后就把他们全部围起来了,导演当时一看就说完了,昨天晚上的事情我有直接责任,要是他们追究的话我不就完了吗,导演扭头就要走。
张静一看:“蒋源,他要走。”
蒋源朝着他的脚底下砰就是一下,“给我回来,你们谁也别想走。”
聂磊拿个小凳子往那一坐,张静就来到聂磊身边了。
“兄弟。”
“嫂子,你没事吧?”
“我没事,他们太欺负人了。”
“行了嫂子,我知道了,代哥把你交给我的时候我发誓要保护好你,对不起嫂子,我失言了。”
“没事兄弟,这事也不怪你,就是他们太恶心了。”
“我听说昨天晚上,有他们吗?”
“有,他们俩人把我骗去的。”
“行,我知道了。”
“都给我跪下,”聂磊说的这句话声音非常小,但所有人都跪下了。
聂磊走到导演的跟前一拳就打他脸上了,导演就一下倒地了。
“你们就是一帮畜牲,给我嫂子道歉。”
导演吓懵b了:“张静,对不起,昨天我也是被逼的。”
聂磊又是一巴掌:“我没有让你找借口,道歉你会不会?”
“静姐,对不起了,我昨天晚上干的事真的不好意思,你就别怪我了,对不起了。”
聂磊一指赵天就说给我道歉。
赵天一脸不服:“给我都打了还道什么歉。”
“你不会道歉是吧?张不开嘴是不是?富二代从小娇生惯养没有人能管你了是不是?别人管不了你我能管了你,我给你长个教训,要不然以后你还得犯。”砰就是一下。
赵天喊了一声就晕过去了。聂磊把他们一群人收拾完以后就带着张静就走了,赵天这帮人就马上被送到小院院了。
聂磊带着张静回去以后,张静毕竟是女人,从昨天晚上到现在她承受的实在太多了,就感觉特别委屈。
这时候代哥的电话就打过来了,张静一接起电话。
“老婆。”
“老公。”
“你怎么了?声音怎么听起来不对劲呀?”
“没事,我来到青岛感冒了,没有事,你怎么样呀?”
“你先别管我怎么样,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是不是工作上不太顺利呀?”
“没事,我就是有点累了,这部戏我不想拍了。”
“不想拍了行,我让马三过去接你去,你回北京吧,不拍咱就不拍了。”
“你对我真好。”
“你是我媳妇,我不对你好我对谁好呀,我感觉你有点不对劲呀,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呀?咱们俩之间不允许有秘密你知道吗?”
张静就泣不成声了就把电话挂了。
紧接着加代又把电话给聂磊打过来了,聂磊这边一接上。
“代哥。”
“兄弟,你嫂子怎么了?怎么哭起来了,是不是遇到什么难解决的事情了?”
“代哥,其实我没想跟你说,但是要是瞒着你显得我对你太不尊重,这件事情怪我,是我没有照顾好嫂子。”
“你嫂子到底怎么了?你跟我说说,她现在哭的都说不了话了,有什么事情你就说吧。”
“你也知道嫂子长得漂亮,然后嫂子到了剧组以后有个男一号想占嫂子的便宜没有得逞,然后到了晚上嫂子又被导演骗到别墅去了。”
“什么?你告诉我他们几个人是干什么的,我现在马上去青岛我宰了他们。”
“你不用来了代哥,那几个小子都被我干折了一条腿,你觉得行吗?”
“不行,我现在就订机票去青岛找他们去,你给我往小院院派点人,我去以后必须再废掉他一条腿。”
“那行代哥,你过来吧。”电话就挂了。

加代挂断电话以后就订了往青岛的机票,然后又把电话打给马三了。
“马三,你在干什么呢?”
“我跟哈僧在外面喝酒呢。”
“你们别喝了,马上跟哈僧开车去青岛。”
“怎么了哥?”
“快点的。”
“行行行,我马上就过去。”电话就挂了。
代哥领着人就坐着飞机往青岛飞,马三叫着人开车也往青岛去,一时之间青岛就热闹了。
但是,小看谁别小看这个赵天,人家他爹是当年青岛一个大品牌的总代理,他爸叫赵毅,家里就太有钱了,赵天就把电话打给他爹了,电话一拨过去,
“喂。”
“爸,我出事了。”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腿让人打折了。”
“你腿折了?你不是去拍戏了吗?我不是给你投了一部戏让你拍了吗?你怎么又出去惹事了?”
“不怪我,有个女的勾引我,然后让他老公知道了,她骗我没有对象,我合计跟她处处吧,他老公抓到我以后就说我勾引他媳妇,拿着小推推把我腿打折了,爸,我以后就成了一只腿了,我以后别叫赵天了,我叫赵一拐算了,我心里面太难受了。”
“你别急,我现在马上去小院院看你去。”
“你赶紧过来吧,完事以后咱得找人拿钱砸他们。”
“行行行,我马上过去,你等着我吧。”把电话就挂了。
赵毅从工厂里面带着十多号人直接奔着小院院就来了,赵毅一进去看见自己的儿子那腿包得跟个粽子似的。
“打你的人叫什么名字?”
“叫聂磊。”
“行,我给他打电话。”
这边赵毅刚要打电话,加代这边的人也到了青岛,来到聂磊的酒店一坐下,等张静见到代哥的时候一把就抱住加代了。
“老公,你相信我,我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都没有做。”
“没事,我相信你。”
就在加代和聂磊准备商量怎么办的时候,聂磊的电话响了,聂磊拿起电话一接上。
“喂,你是聂磊吧?”
“我是聂磊。”
“你好大的胆子呀,你把我儿子打残废了。”
“你是赵天他爹呀?”
“你听着,你马上来小院院下跪给我儿子道歉,然后给我拿二百万,然后我还要打折你一条腿,要不然我就收拾你,到那个时候就晚了,那可就不是打折你一条腿的事了。”
“那你想怎么样?”
“我销户你信不信。”
“你说我好大的胆子,我只能说你好大的口气,你找个人打听打听问问我聂磊是什么人,你有几个钱呀,聂鼎荣比你有钱吧,你问问他敢这么跟我说话吗?刘记他爹青岛市代你听说过吗?你问问他认不认识我,他敢不敢这么跟我说话,你一个卖啤酒的跟我在这吆喝,你在小院院呢是吧?你等着我。”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以后赵毅就把电话打给聂鼎荣了,拿着电话一接上。
“喂,你好赵总。”
“我问你个事,我跟你打听个人,聂磊你认识吗?”
“你打听他干啥呀?你要跟他做生意吗?”
“我跟他做个屁生意,他把我儿子腿都打折了。”
“我只能提醒你一句,聂磊这种人不是咱们这种做生意的能沾的,一旦沾上他你记得阿sir都拿他没办法,到最后咱只能吃哑巴亏,你要跟他交手你小心点。”
“好吧,那我知道了。”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没一会加代和聂磊就来了,在楼下的时候聂磊就把电话给赵毅打去了,代哥一把躲过电话就说我跟他说。
“喂,你好啊。”
“喂什么喂呀,你好好把你儿子管好。”
“你又是谁呀?”
“我是谁,我是张静的爱人,你儿子好大的胆子敢欺负我老婆,你在上面等着我,再有一分钟咱俩就见面了,我要是不把你的腿打折,包括你那儿子,老子就不叫加代。”电话就挂了。
加代就带着一帮人往楼上去了,每个人全都揣着家伙。赵毅当时走到窗户边往下面一看一身冷汗就下来了。
赵毅一看:“这怎么办呀?”
赵毅底下兄弟也说了:“赵总,要是实在不行的情况下咱跳下去吧。”
“你放屁吧你,这是六楼。”
“那咱躲厕所里面?”
“我就在这等他,我就不相信他敢上来打我。”
说完这句话就听见一群人上楼的脚步声,来到门口朝着门上就是一脚,一群人就进来了,几十人密密麻麻地就挤在走廊里面。
赵毅在这站着看着聂磊和加代,他就有点害怕了。
“你们把我儿子都打了,再来这么多人至于吗?这样好吗?”
“你在电话里可不是这么说的呀,你在电话里不是说我兄弟不给你拿二百万这事不算拉到是吗?还要拿米找人销户我们是吗?你有多少钱呀?”
“我有多少钱?你们别逼我,你们要是把我逼急了我拿出我一个月的利润,你们怎么没得你们自己都不知道。”
“我虽然没有你有米,但是我今天把你们俩销户了我到有关部门转一圈我照样就能出来。”
“你动我一下试试,打我呀,有种你打我。”
聂磊朝着他们面门就是一下,紧接着上来十多人就把赵毅摁在那一顿打,基本上就把赵毅打昏迷了,打完聂磊说了句:“像你这种要求,我这辈子没听过,现在满足你了。”
赵天直接吓傻了,哆哆嗦嗦地说:“大哥,你们饶了我吧,我太害怕了,我千不该万不该打你媳妇的主意,都是让我爸给我惯坏了,不关我的事啊,饶了我行不行,要不然等我爸醒过来真要找人弄你们。”
一开始说的那两句话还能听,刚要放弃打他的时候,他来了一句你要这样我爸可真找人弄你们。这时候马三就拿着小推推朝着赵天的膝盖砰又是一下。
等到赵毅醒过来以后发现自己的儿子另一条腿被人打了以后实在受不了了,就开始打电话找人了。
赵毅就把电话打给了当时青岛的一个啤酒总代金大勇了,金大勇手底下有一帮敢干的兄弟,而且都非常牛,金大勇一接起电话,
“喂。”
“大勇哥,我是赵毅呀。”
“兄弟,有什么事吗?”
“别提了,我家里面出事了,你能不能帮帮我呀。”
“你怎么了?”
“我让人打了,我儿子两条腿全折了,打我们的人叫聂磊,还有一伙北京的,那伙北京的咱找不到人,但是咱能找到这个叫聂磊的,你能不能找点人帮我收拾收拾他,我拿出我一个月的利润给你行不行。”
“你都这么说了我得帮帮你呀,那再一个你说你要拿出一个月的利润给我我感觉不太好,我就要你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你感觉怎么样?”
“那这一年就是三百万了。”
“怎么了,你舍不得了?舍不得孩子套不到狼,打仗打仗现在不就是打的钱吗?对不对,我不但在青岛养着一帮兄弟,我在烟台也有很多的哥们。”
“在烟台?谁呀?”
“烟台八小,你听说过吗?烟台的八小老大叫徐成慧你没有听说过吗?那跟我是非常好的朋友,我要是有事他那边也能帮我出人,就看你舍不舍得出钱了。”
“好,打他,我就这一个儿子,我儿子残废了我挣那么多钱有啥用呀,你帮我打他吧。”
“好,下午我让我的人拿着合同过去找你,咱们把这个合同签订以后我就开始帮你做事,打你的人叫聂磊是吧,你把他的资料简单的给我整理整理,不出意外的情况下三天之内就能让他消失的无影无踪。”
“你必须让他消失的无影无踪,听说这个人情商极高,手底下有个叫王群力的智商也是极高,咱可千万别折他手里。”
“你放心吧。”电话就挂了。
到下午的时候金大勇的人简单的整了一份合同就去找赵毅了,跟赵毅简单地把合同一签订就开始找人对付聂磊了。
签好合同以后金大勇就开始张罗手底下的兄弟,金大勇还暂时没有往烟台那边打电话,但是他叫青岛这边的兄弟盯着聂磊,看看聂磊到底是什么实力。
没几天他就打听到聂磊这小子这几年成长的挺快,在白道上有不少人罩着他,手里也有几个买卖这几年也挣了不少钱。
这边加代和张静已经回到北京了,临走之前他们也是大醉一场。加代走了第二天的晚上金大勇找了六七十人,就齐刷刷地站在金大勇的面前。
金大勇大手一挥:“今天晚上先去打聂磊的夜宗会,看见聂磊了以后把他给我抓住,我得当着赵毅的面把他俩腿打折。”
六七十人趁着夜色奔着聂磊的夜总会就去了,今天晚上是史殿林在看场子。夜总会门前灯火通明,紧接着门口就来了六七十人,一进屋什么也没有说就砰砰两下。
舞台上跳舞的人也不跳了,喝酒的人也不喝了。领头的剃着一个大光头叫金大头,史殿林听见声音就出来了,带着二三十人,也都拿着小推推。
史殿林走到金大头的跟前拿着小推推对着金大头,金大头也拿着小推推对着史殿林。
“你叫聂磊呀?”
“我不叫聂磊,聂磊是我哥。”
“让聂磊出来见我,他打了我们老板绝对不行。”
“哦,原来你是赵毅的人呀,你们是不是赵毅的人?”
“你别管我是谁的人,我们老板给我交代了让我把聂磊带回去,要不然的情况下直接给你销户,听到没有。”
“咱们别在屋里打闹,咱俩上外面干去。”
“你说的啊,上外面我打你你可别跑,听到了没有。”
这一出去史殿林就动手了,朝着金大头这边砰就是一下,金大头这边让史殿林打了一个措手不及。
后面有机灵的小兄弟就赶紧给聂磊打电话了,聂磊在办公室一接上。
“喂。”
“磊哥,你赶紧带兄弟上夜总会来,这边有人过来闹事了,是赵毅找的人。”说完把电话就挂了。挂断电话聂磊就带着刘毅、刘峰玉、王群力、于飞就去了。
史殿林这边马上坚持不下去了,聂磊带人赶来了。聂磊一行人一下车,于飞拿着小推推,他看见史殿林在那快抵抗不住的时候,于飞就朝着那几个人砰砰打起来了。
金大勇这边一看又来了六七十人就说:“完了,赶紧跑吧。”
这一说赶紧跑,于飞就拿着小推推在后面追,金大头的人有一个正在跑的时候摔了一跤,于飞朝着他腿上砰就是一下就把他抓住了,于飞把这个人带到了聂磊的跟前。
聂磊一指他:“谁让你们来的?是赵毅吧?”
“有能耐你销户我。”
“成全他。”
于飞从后腰掏出小刺刺朝着他的肩膀就是一下,紧接着用小刺刺对着他的脑袋。
“是谁让你们来的?我数三个数啊,你要是不说我马上销户你。”
“别别别,我说我说。”
“是谁让你们来的?”
“是赵毅找到了我们金总,金总就让我们来打聂磊了。”
“谁是金总呀?”
“啤酒厂的总代。”
那边赵毅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完呢,这边又有人来闹事,而且人家在烟台还有人。这一伙人没有干过聂磊,人家肯定还得从烟台调人,这一下聂磊算是四面楚歌了。
金大勇让人去抓聂磊没有抓到还被聂磊带人给打跑了,金大头就回去了,跟金大勇也汇报了:
“聂磊这小子不是那么好抓,他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得多,如果有必要的情况下从烟台那边调人过来吧,咱们直接一次性给他干掉。”
“行,我没有想到聂磊这小子这么敢干吗?我打电话叫人过来。”
聂磊一行人回去以后王群力就拉着聂磊说。
“哥,咱们有点四面楚歌的感觉了,哪都有人打咱们。”
“我感觉到了。”
“我估计他们还会来,赵毅估计没少给他们拿钱,做好准备吧,咱们双拳难敌四手的情况下咱要学会找帮手,你觉得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
“如果代哥知道咱们现在这一会这么难他能不过来吗?咱们能顶住一回顶住两回,绝对顶不住他四五次,所以要是打不过的情况下咱们就得请帮手,你也不用客气,你看你们这哥几个他就是有缘分。”
这时候王群力正在说呢,加代的电话过来了,聂磊拿着电话就接起来了。
“喂,代哥。”
“兄弟,我们这边都安全到家了,你那边怎么样呀?”
“我这边不是太好。”
“不太好呀?怎么了不太好?”
“今天赵毅找人了,找的是山东啤酒厂的总代挺有钱的,今天找了六七十人去砸我的夜总会,史殿林受伤了,我刚把他救下来。”
“有这种事情你怎么不给我打电话呢?”
“哥,我是一个不喜欢开口求人的人,我觉得我能把这件事情办好。”
“你拿我当兄弟了吗?你没有,我媳妇在青岛出事你这么帮我,这个事儿我要是不管那我还是人吗?你等着我,我帮你去,咱们给他来个八面玲珑。”
“代哥,那我等着你。”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加代就把电话打给李正光了,李正光刚洗过澡准备喝点茶就睡觉了,电话一响他就接起来了。
“你好,我是李正光。”
“正光呀,聂磊那边有事了你去不?”
“我肯定去呀。”
“那就行,咱哥俩过去吧,咱去帮帮他,头几天你嫂子不是出事了聂磊没少给护着。”
“那行呀,咱去呗。”电话就挂了。
一夜之间青岛又要变天了,金大勇给烟台打电话叫来了一百多人,领头的是烟台八小当中的老大徐成慧,而聂磊这边加代李正光也已经悄悄地来到了青岛,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实际上已经是暗涛汹涌。
加代和李正光就直接来到聂磊公司了,哥几个坐在办公室里面。
聂磊也说了:“这个赵毅找到了一个小子叫金大勇,金大勇派人去砸我的夜宗会,要不是我殿林兄弟拼命抵抗,我估计我这个夜宗会就得让他砸得乱七八糟,我估计他还要找别人,这来了一次绝对不会到底。”
“他能找谁来呀?”
“在青岛基本不可能找人了,要是找人的话他应该是找烟台的或者是潍坊的,然后他们那边带人过来。”
“那没有事,我们不是已经来了,咱不怕他,跟他干就行了。”
金大勇这边也见到徐成慧了,徐成慧就说:“你给我介绍介绍聂磊,我听你说他岁数不大怎么这么牛呢?”
“我这么跟你说吧,我们这个地方是鱼龙混杂,聂磊能起来全凭一点就是敢干,而且在青岛阿sir里面的人基本上都让他交下了。”
“行啊,我就愿意打这种人,软柿子捏起来没意思。别说了,你给聂磊打电话吧,晚上你给他约个地点我过去就打他。”
金大勇就把电话打给聂磊了,聂磊这边一接起电话,
“喂。“
“聂磊,我没有想到我让我手下金大头去打你夜宗会居然没有打下来,你很牛呀,但是你再牛我给你说句话,在青岛有我没你,有你没我,你敢不敢跟我干一下。”
“行呀,我要是输了我就滚出青岛,我手里所有的买卖都归你,但是你输了你也要滚出青岛,你也把你手里所有的买卖给我,你敢玩吗?”
“行啊,这小伙果然是有种呀,行行行,你厉害,这样吧,今天晚上啤酒厂后面有个烂尾楼你敢来吗?咱就在这个烂尾楼里面干一架,你要是个爷们的话你就别找阿sir咱们真真正正地干一场行吗?”
“行,今天晚上我要是找一个阿sir就算我输。”电话就挂了。
挂断电话以后王群力坐在旁边一言不发,聂磊对代哥这边的人也比较信任,所有人信心大增,但是这个时候王群力说话了,
“我有句话不知道该不该说,咱们还得做好万全的准备。”
“怎么了?”
“只要是打仗谁都没有必胜的把握,咱不能过度自信,你跟金大勇把全部身家都压上了,人家能不留条后路吗?金大勇要是没有找人的情况下他敢打电话过来叫嚣么,他肯定找人了。”
“我觉得群力说的有道理,咱们还得想一万全之策,如果真要打不过他的情况下咱得给自己留退路呀。”
“你的意思是咱也找点阿sir。”
“咱不找阿sir,今天晚上他肯定也不会找,咱再找点人过来吧,咱们跟他火拼跟他打的同时往他老窝里面派点人过去,他不是有个啤酒厂吗,真要是打不过的情况下咱的买卖可以给他,但是给他的只是一个烂摊子,你要不要把叶涛找来?”
“把他找来有什么寓意呀?”
“首先第一点,如果咱真要打不过的情况下咱直接把他的啤酒厂砸了,如果咱要是能打过的情况下咱就当让涛哥过来喝酒了,你觉得怎么样?”
李正光一听,也说了:“给我叶涛大哥找来吧,他这个人为人仗义,现在聂磊你和他的关系也不错,叶涛更是我的好大哥,我给我大哥打个电话你就别管了,聂磊。我保证他们的出现只有惊喜没有意外,现在给他打电话还来得及,从大同过来时间绝对来得及。”
李正光拿着电话就打给叶涛了,叶涛当时一接上:
“正光啊。”
“涛哥,你现在要是有时间的情况下马上来青岛一趟呗,聂磊这边出事了,我和代哥都在呢。”
“加代也去了?我磊弟又出什么事了?”
“四面楚歌了呗,现在是三伙人针对聂磊一个人,今天晚上你要是不来的情况下我估计聂磊得凶多吉少,我们要是打不过的情况下你这边去打他老窝,我们要是打过的情况下你就乘胜追击,你上小院院给他们补个釖,咱一回就让他元气大伤,你觉得怎么样?”
“你等着我吧,我马上就过去,我开车过去很快的,定的是晚上的什么时候呀?”
“今天晚上的十二点,去那个啤酒厂后面。”
“行,我过去。电话就挂了。
叶涛给身边十几个兄弟挨个打了电话,手里面提着皮箱,十六个人开车奔着青岛就过去了。
这时候徐成慧的电话又打给聂磊了,聂磊一接起来:
“喂。“
“你叫聂磊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烟台的徐成慧,你应该听说过我,烟台八小我排老大,剩下的七个基本都是跟着我混出来的,今天晚上十二点让我见识见识你在青岛是怎么起来的,我也得让你知道烟台八小的老大徐成慧是怎么一个人。”
“你还烟台八小呢,你那两个兄弟都让我打屁了,上我这边跪着给我哥们道歉,还烟台八小呢,我看你也不行,你不要总在电话里给我叫嚣,今天晚上咱们看看到底谁行。”
“小伙子好大的口气啊,我陪着你玩。”电话就挂了。
到晚上七点钟的时候叶涛也过来了,十六个人还是那么潇洒,提着皮箱就来到聂磊的酒店了。
聂磊加代李正光亲自下来迎接,哥几个简单一握手就上楼了喝酒了,一直喝到晚上十点多的时候叶涛就说了,
“今天既然过来帮聂磊了,有什么任务你们就交给我,是让我跟你们一块去打,还是让我去回手掏。”
聂磊一看:“涛哥,我们几个先去打,如果要是打赢了的情况下我给你打电话你马上去他的啤酒厂把他的啤酒厂砸了。”
“行,我按照你说的做。”
“我们一会就过去,你在这里听信,我会让群力给你打电话,到时候群力让你怎么办你就怎么配合我行吗涛哥。”
“行,没有问题。”
到了十一点的时候双方互相打了一个电话约定好地点,双方就带人来到这个烂尾楼这边了。
双方火拼了一段时间暂时分不出胜负,又过了一段时间徐成慧这边被打伤不少人就打被败了,王群力这边就把电话打给叶涛了。
“涛哥,你去小院院吧。”
“好的。”电话就挂了。
等徐成慧一行人来到小院院的时候,叶涛已经等候多时了,叶涛带着人拿着家伙就又把徐成慧这帮人围起来了。
叶涛一指他们:“知道因为什么来找你们吗?拿二百万,不拿我就销户你。”
“不是说给你啤酒厂吗?”
我兄弟说了啤酒厂不要了,还不如拿点钱,那啤酒生意我们懒得做,拿二百万,赶紧的打电话转钱,要不然我把你们全部销户。”
徐成慧没办法了:“大勇,把钱给他。”
金大勇一听,说了:“二百万呀。”
“你不拿人家就把咱们销户了,你怎么不长脑子呀,赶紧拿钱得了。”
叶涛看他们还在墨迹,一摆手,十六个人把小推推一举一瞄准:“到底拿不拿米,来,准备。”
金大勇吓屁了:“我给,我给,行了吧。”
金大勇就找人给聂磊转了二百万。过了没有多长时间叶涛就把电话打给聂磊了。
“聂磊,你那边收到钱了吗?”
“我这边收到了,二百万。”
接着叶涛领着十六个人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