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知情人士透露,国会谈判代表周二准备放弃利用年度国防政策法案来加强对美国对中国技术投资的控制的计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知情人士称,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主席帕特里克·麦克亨利实际上正在阻止一项要求企业就在中国和其他相关国家的某些投资通知政府的措施。
参议院以压倒性多数批准了这项措施,作为今年早些时候国防法案的一部分,但它在众议院遭到了麦克亨利的强烈反对,麦克亨利长期以来一直反对广泛的投资限制。
肯塔基州共和党众议员安迪·巴尔(Andy Barr)表示:“我不会说它已经被阻止,但会议主席麦克亨利(McHenry)的立场非常坚定,我支持这一立场。”
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主席迈克尔·麦考尔表示,他将继续真诚地与麦克亨利合作,但必要的工具可能是他自己与该委员会民主党领袖、众议员格雷戈里·米克斯的独立对外投资法案。
尽管一些共和党人将美国资本外流到这个亚洲国家视为国会面临的最重要的与中国相关的问题,但共和党内部的分歧可能会让拜登政府独自采取行动。国防授权法案谈判中对外投资限制可能失败,也将标志着今年早些时候反对白宫措施的金融业游说者的胜利。
众议院中国特别委员会主席、威斯康星州共和党众议员迈克·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众议院共和党人如果不采取任何行动,或者制定比拜登行政命令更弱的构想,那将是一种糟糕的表现。”“我们不能不断地根据不同的行政命令来来回回–这会造成混乱,我们必须立法解决方案。”
除非麦克亨利改变态度或被众议院议长迈克·约翰逊否决,否则该措施在本届国会可能没有前进的道路,从而让拜登政府独自制定美国对华资本流动的政策。
宾夕法尼亚州民主党参议员鲍勃·凯西(他与德克萨斯州共和党参议员约翰·科宁共同发起参议院版本)等议员表示,麦克亨利的方法未能解决中国技术进步的根本问题。
凯西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次采访中表示:“你可能会制裁一家公司,然后另一家公司就会出现在这里。”他将制裁描述为一场打地鼠游戏。“然而,由于专注于行业,你实际上削弱了他们继续从我们的创新、我们的专业知识和我们的投资中受益的能力一这对我们不利。”
麦考尔早些时候曾提出将麦克亨利支持的制裁提案与参议院修正案的更强版本结合起来,该修正案实际上限制了对外投资,而不仅仅是要求通知。他与米克斯的法案将于周三提交给委员会,该法案超出了参议院通过的通知修正案,实际上限制了投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