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前提示:本故事为真实内容,请理性阅读
前言

前言

“喂,老子要用这个包间,你们几个麻溜的给老子滚。”

一位脸带刀疤,面目狰狞的男子带着一帮小弟站在包间门口,气焰嚣张地要赶走已经占领包间的客人。

“餐馆开门做生意,谁可以在包间吃饭,不是该讲究一个先来后到吗?”

陕西省军区司令孙洪道背负着中央的重要任务,在来到铜川公干的第一年,就被几个目不识珠的街头小混混给冒犯了,可孙洪道的处理态度却非常耐人寻味,究竟是杀鸡焉用牛刀,还是孙洪道另有更深的安排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军官治理地方的难题

军官治理地方的难题

“在这个地方,还没有人敢跟老子提规矩,因为老子就是这里的规矩,识相的赶紧给老子滚出去,别等老子发火了,到时候要你们好看。”

面对小混混的叫嚣,孙洪道不以为意,毕竟他可是在战场上九死一生活过来的人,什么样的阵仗没见过,难不成还怕一个小混混不成,

而这个“送上门”来的小混混,也正为孙洪道来到这里后陷入的工作僵局打开了一条出路。

孙洪道身边的警卫员正要出手修理这帮不知天高地厚的毛头小子,却被领导一只手挡下,只见孙洪道气定神闲地说了一句:“那我们要是就不出去呢?”

刀疤头目见孙洪道一行人如此不识抬举,也不再多费口舌,只挥了挥手,他身后的小弟便一拥而上,与孙洪道一行人打了起来。

可想而知这场斗殴的结局必定是小混混们惨败于职业选手之下,可刀疤男虽然输了,却满脸的不服气,势要好好教训这群得罪自己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你敢打我?!给老子等着!老子叫我老大来收拾你!”

孙洪道看着刀疤男愤懑不平的面孔,只是微微一笑问道:“你老大是什么人?”

面对孙洪道的问题,刀疤男并未得意地脱口而出,似是有什么顾忌,孙洪道见问不出什么,便命人将这些闹事的混混带回了警局。

不承想,这些人即便进了局子,口风却依然很紧,死咬牙关不多说一句不该说的,孙洪道为了得到想要的答案,决定放长线钓大鱼,并没有追究他们袭击首长的罪过,还命警局将人放了。

这事当然不可能就这么算了,在几个小混混走出警局后,孙洪道便已命人尾随这几个混混,看看能不能有所收获。

在孙洪道等人的顺藤摸瓜之下,他们果真找到了一位黑社会头目,将人带回了警局,盘问出他们多年在铜川一带流窜作案、扰乱社会治安的罪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然,这仅仅只是铜川幕后黑势力的冰山一角,孙洪道到此来的工作任务也远没有结束,他想起了在来到这里之前,上级领导与自己的谈话。

“你适合去陕西。”

对于上级领导这样的安排,孙洪道不感意外,因为在那时,带兵打仗的军官被派任到地方做地方官员并不是件稀奇事,这并非一种贬斥,而是对这些革命功勋的一种器重。

像孙洪道这样带兵打仗军官通常多与底层百姓接触,他们深知民间疾苦,更能与平民百姓共情,知晓他们的难处,同时他们又有一副铁腕,做地方官员再合适不过。

孙洪道去做地方官是没有问题,可有问题的是做陕西的地方官,因为在他走马上任之前,他的上级领导就已多次向他提及陕西出现的两大难题。

首先,在1979-1980这两年,派往陕西下放的革命老干部不在少数,几乎遍布陕西的各机关单位;其次,陕西作为革命根据地,当地的治安状态是政府部门首要重视的对象,外加上陕西现在正处于小农经济转型期,因而特别容易出状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上级领导将如此艰巨的任务交给孙洪道,其实也不是没有道理,因为在革命战争过程中,孙洪道就已经展露出许多人不具备的革命精神,由他去完成这项任务再合适不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