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白/文 中国互联网公司近一周发生了令人瞩目的财富逆转。

曾经“砍一刀”的小弟拼多多,市值超过了阿里巴巴;从今日头条发家的字节跳动,上半年的营收和增长速度超过了腾讯。互联网新王当立,“老钱们”的反思也同时在进行,比如马云,在拼多多市值逼近阿里时,十分罕见地就阿里业务进行了发声。

在国际业务上,他们都表现极为出色,前者有所向披靡的temu,后者有抢占全球心智的tiktok。这应该也是他们在全球资本市场获得追捧的重要原因之一。

而在国内市场,它们的战略导向也类似——都在向类似的群体或者说需求方提供服务,这个群体的画像是这样的:极致追求性价比、冲动型的消费习惯但客单价往往很低、沉浸于快节奏的阅读和具有短暂冲击性的内容视觉体验。只不过,拼多多提供物质商品,字节跳动提供精神商品。

而且随着经济形势的变化,这一群体的数量还在不断上升。前几年人们还在辩论消费升级还是消费降级,到今年,已经几乎没什么人谈消费升级了。

这并非在否认两家企业的成就。企业发展本身就是要在所处的环境中发现机会,而拼多多和字节跳动恰恰在于精准抓住了经济下行周期的两大增长方向:出海和下沉。

这一代的互联网新王们,他们与第一代互联网霸主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时代。我们往回追溯就会发现,BAT们生长于一个财富不断增长的向上周期中,主流人群追求的是财富的上升、身份的认同和更高品质的生活方式。互联网刚刚作为一项技术工具被引入国内,彼时具有上网能力的,多半以中产阶层以上的人群为主,当时的互联网依然是一个中心化的通道,诞生于其间的互联网公司们,也必须站在当时的主流用户需求上进行业务拓展。

但时移世易,转折点其实在2020年已经展现得十分清晰。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CNNIC)发布的第47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12月,我国网民规模达9.89亿。网民中初中学历占比最高,大学本科及以上学历网民占比已经不足一成。小学及以下学历的网民群体占比由2020年3月的17.2%提升至19.3%。此外,近四成网民月收入2000元以下,只有不到三成网民月收入在5000元以上。

这才是互联网公司们正在面对的最主流的受众群体。这也必然意味着,以往中心化的传播模式、销售模式都要因为受众画像和认知能力的变化而做出巨大的战略调整。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能够看到,近年来那些定位在精品化、高端化的电商和互联网公司们,最终都遭遇了现实的巨大挫折——今年包括天猫、京东在内的电商们纷纷调转方向回到价格战,证明这些公司意识到,市场的滔天巨变已经发生,再不调整方向,就晚了。

回过头来看,这种超越也有现实客观因素的影响。中国互联网的那些“old money”们,在过去三年里经历了重大的非市场层面的挫折。平台经济的治理和规范,固然使得这些公司的野蛮生长势头得以遏制;但是,一系列不确定性风险的发生,也必然会影响资本市场对公司的估值。

同样以阿里巴巴为例,2020年11月30日当天,阿里巴巴的美股市值是7123亿美元;2023年11月30日,阿里巴巴的美股市值是1901亿美元。换句话说,某种程度上,不是拼多多太强了,是阿里落后了,这才有了11月29日夜里的赶超机会。

当然,市值是动态浮动的,体现的只是一个时期的变化。企业的核心竞争力还是需要回到业务本身的能力建设上。而这一批过去的互联网公司,确实并未能够在全球市场上像拼多多和字节跳动那样表现出色。这也是这些公司们亟待发力之处。

正如知名企业家张瑞敏在评价企业对时代脉搏把握的重要性时所总结的那样,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如果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海尔的今天,但是海尔也不可能每次都能踏准时代的节拍,而且一旦踏不准,就可能万劫不复。”

当时代发生变化,互联网公司迎来王座轮替,也自然是情理之中。

版权声明:以上内容为《经济观察报》社原创作品,版权归《经济观察报》社所有。未经《经济观察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否则将依法追究相关行为主体的法律责任。版权合作请致电:【010-60910566-1260】。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陈白经济观察报记者

经济观察报商业评论主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