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纪登奎在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留下了浓重的笔墨。1969年,纪登奎作为河南省代表参加了“九大”,“九大”期间,他还作为革命干部代表,登上主席台讲话。一年后,纪登奎正式进入中央工作,深得主席信任与重用,四届人大会议后,纪登奎更是担任了副总理一职,主管中组部等部门的工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纪登奎逐渐失势。1980年,纪登奎正式辞去了所担任的领导人职务。辞职之后,纪登奎赋闲了一段时间,1983年,他被安排到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工作,享受正部级待遇。

其实,纪登奎的仕途起源于河南,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纪登奎担任了许昌地委副书记兼宣传部部长,也是在此岗位上,纪登奎向主席汇报工作,让主席记住了他这个人。在这之后,主席每次途经河南,几乎都要听一听纪登奎汇报工作,纪登奎也由此成为主席的“老朋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66年,“十年特殊时期”开始,纪登奎迅速受到重用,担任了“河南省文化革命小组”副组长。不过,纪登奎并不认可造反派的造反夺权行为,1967年,上海发生“一月风暴”后,河南省的造反夺权越发猖狂,不久后,纪登奎也受到冲击,并被关押起来。

被关押起来的纪登奎频繁接受批斗,还被坐喷气式(一种体罚人的方式),半年多时间后,在主席的关心下,纪登奎获得“解放”,重新复出。1968年,纪登奎还作为干部代表被结合进入河南省革委会,担任了省革委会副主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相对其他被“打倒”的干部来说,纪登奎获得“解放”的时间较早。当纪登奎在台上工作时,他过去的一部分同事与上下级或多或少地都给他写过信,希望纪登奎能为自己说话。此时的纪登奎肯定有对老朋友或者老同事照顾不周的地方,这也在无形之中得罪了不少人。

另外,“十年特殊时期”,河南有一部分受到冲击的干部也与纪登奎有直接关系,毕竟纪登奎除了在中央任职之外,还兼任了河南省革委会副主任,所以他对河南的局势有着直接的影响,这也使得纪登奎参与了河南省的很多决策,在那段特殊的历史时期得罪了一些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80年,纪登奎下台,三年之后,他前往农村发展研究中心工作。农村发展研究中心的工作比较清闲,但纪登奎当时的年纪也不大,偶尔还会出差。1987年夏天,纪登奎在西南调研工作时,陕西省有个会议要让纪登奎参加,纪登奎同意了,不过,两天之后,纪登奎却突然说不想去参加会议了,身边的工作人员非常好奇,就问纪登奎是怎么一回事?

原来,纪登奎外出不坐飞机,而是坐火车,当地没有直接到西安的火车,要想去西安,就得在郑州转车。纪登奎认为,如果到郑州了,自己就得在河南住上两天,见一些老朋友。如果直接从郑州走了,肯定会有人笑话,说:“你看纪登奎,从郑州经过,连停一下都不敢,灰溜溜地就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工作人员再问纪登奎,别人为什么笑话你?纪登奎回答道:“我在河南得罪了一些人,特别是一些老同事、老干部。因为我解放得早,在台上时间长,他们希望我来帮助他们,但是我没有帮上忙。还有一些人被我处理过。”

纪登奎认为自己路过郑州,住一天或者不住都不好,所以干脆就不参加陕西的会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