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知道,俄罗斯喜欢用真正的武器制作纪念碑,这是位于卢霍维齐镇的米格-23纪念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是一种充满争议的变后掠翼战斗机,苏联曾经向中东国家大量提供米格-23的出口型。1973年,第一批米格-23抵达叙利亚,并从那里转运到埃及,并参与作战行动。随着时间的流逝,苏联和埃及的关系出现裂痕,最终完全恶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苏联完全停止向埃及空军提供技术支持,由于没有备件、技术人员,缺乏维护和保养的米格-23很快失去了飞行能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埃及不得不寻求能够维护这些战斗机的第三方力量,美国向埃及伸出了援手。因此,十几架米格-23来到美国,它们拆解后被运到了爱德华兹空军基地,并在那里进行了全面的研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后,米格-23被带到格鲁姆湖,并在当地进行试飞。有趣的是,格鲁姆湖旁边就是带有神秘色彩的51区,传闻这里是美国政府关押外星人的地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美国空军第4477“红鹰”测试评估中队奉命对米格-23进行试飞,该中队的飞行员将这种苏联战斗机称为“强盗”。在没有准确的技术文件,只有很少备件供应的情况下,美国飞行员用非凡的勇气驾驶这些米格-23战斗机。飞行员托马斯·德雷克驾驶米格-23进行了249次飞行,只能说幸运就是技术的一部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其他人就没有如此的幸运了,飞行员马克·波泰因发动机起火而丧生。值得一提的是,美国空军罗伯特·邦德中将驾驶米格-23超音速飞行时,失去控制而坠机身亡,他由此成为被苏联战斗机最大的战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总体来说,美国飞行员对米格-23的表现表示满意,他们认为这种战斗机飞行速度快,操作舒适,飞行姿态稳定。但是,地勤人员却很讨厌它,即使在苏联维护米格-23也非常困难。为了更换发动机,需要将后部机身完全拆下来,这需要五名地勤人员花四天时间才能完成。最后还需要经过专业培训的机械师,对飞机系统进行调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美国飞行员的感受不同,苏联飞行员并不喜欢米格-23,主要理由就是变后掠翼操作过于复杂,也许这就是飞行员水平带来的偏差。唯一相同的就是,所有地勤人员都不喜欢米格-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