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当了傅云两年舔狗替身,京圈所有人都知道我爱惨了他,失去他我会没命。直到傅云的白月光回国,傅云给了我一百万让我滚蛋,说我不要脸,让我不要脏了白月光的眼,笃定我还是会挥之即去挥之即来。可傅云不知道,我绑定了舔狗系统。只要舔够两年,就能让我的脑死亡男朋友恢复正常。而我的男朋友不是别人,正是傅云的亲哥哥。傅家唯一的继承人,傅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

五星级酒店。

总统套房内。

傅云暴躁的声音从门内传来:“买个by套还这么久,是不是找死,嗯?”

我站在门口,疲惫不堪的把东西塞给他:“其实酒店里就有,质量也很不错……”

傅云粗鲁的掐住我的下颚:“我就想用你买的,让你有点参与感,有意见?”

我剩下一口气,挤出一抹淡淡的笑:“没意见,那你继续。”

傅云却一把拽住我也进了房间:“给我在这等着!待会儿给我放洗澡水!”

我习以为常地坐在卧室外的沙发上,拿出手机看了看日历。

是的,像这种傅云跟别的女人办事,却还要故意折腾我的事情,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还有两天了……”

傅云有个习惯,办完事必须要泡热水澡。

而他找的女人也统统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某一初很像他的白月光。

“傅少,为什么一定要让别的女人在这?”

“当然是刺激了,反正她就是小爷的舔狗,多过分都不会走!”

“真的吗?那待会儿可以让她帮我洗澡吗?人家好累哎……”

“没问题,一会儿让她给你好好洗洗,咱们继续——”

我闭了闭眼,再睁开,眼底没有丝毫的爱意。

要不是绑定了舔狗系统,必须要舔够傅云两年,才能让傅辰从脑死亡回来。

也许,我和傅云永远不会有任何交集。

过会儿。

我合计着时间差不多了,干脆去了浴室,深深吐出一口浊气:“傅辰,还有两天……等我。”

下一秒,傅云穿着浴袍来了,倚着门邪肆的看着我:“这都赶不走你,初阮阮,你要不要脸?”

我低着头用手试探水温,好像没听见:“可以了,你可以洗澡了。”

傅云再次上前,把我抵在墙角:“你就这么想做我的女人吗?”

我别过脸。

傅云冷笑:“可惜小爷已经吃饱喝足,对你这样的女人不感兴趣!”

“要不是因为你长了一张和月柔极为相似的脸,你以为小爷会多看你一眼?”

“待会儿去帮我的小女友好好洗个澡,记住必须全身都洗一遍!”

“要是洗的不干净,以后你永远都别想找到小爷!”

给他的女人全身洗澡?

想到还躺在病床上的傅辰,我还是忍了。

还有两天。

只是两天而已。

给傅云的小女友洗完澡,又把人送到酒店外,早就是凌晨两点后了。

我接到傅云的电话,回去又重新给他放了洗澡水。

这么一折腾,早就到了凌晨三四点。

拖着疲惫的身体想要离开,结果推开门,却发现出国两年的苏月柔站在这里。

她红着眼眶的看向我身后的傅云:“傅云,原来……你真的已经和别人好上了……”

我有点懵,苏月柔怎么能在这个时候回来?那傅云他……是不是就再也不需要舔狗替身了?

“苏小姐,我……”

不等我开口说些什么,傅云便不顾一切的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冲着我的额头砸了过来。

一股剧痛感瞬间袭具全身,让我有点发懵。

“初阮阮!别在这里胡说八道!我跟你什么都没有!”

“月柔,你怎么突然回来了?也没跟我说一声,让我去接你?”

傅云眼底是我从来没见过的温柔。

我缓缓低头,抬手摸了摸额头,就看到好多的鲜血。

眼前的视线也变得越来越模糊。

伴随着苏月柔的哭诉:“原来我听到的谣传都是真的,你真的已经有新女朋友了。”

“看来我回来的不是时候,我还是走吧!”

傅云急了,又狠狠的咒骂我:“初阮阮,你到底要不要脸?”

“一个舔狗,居然还想让我的月柔生气?还不赶紧滚?别脏了我家月柔的眼!”

“记住,从今往后,小爷都不想再见到你,你有多远滚多远!”

我连忙摇了摇头。

还有两天,就可以看到活蹦乱跳的傅辰了,我不能放弃。

我顾不得多想,猛地拒绝:“傅云,你想怎么样都好,但是别赶我走。”

傅云冷笑:“好啊,你还真是赶不走的一条狗!”

“既然这么黏人,那就跪下来,求小爷!”

我没有家人,没有朋友,就只有傅辰。

五年前如果没有傅辰,也许我早就死在了那场阴谋之中。

我对傅云,生死相依。

如果傅辰醒不过来,我一个人活下去也没什么意义。

既然傅云让我跪,好,为了傅辰,我什么都愿意做。

“噗通!”

我缓缓跪下,玻璃碎片将我的膝盖刺得生疼,应该也流了血。

我咬牙坚持,艰难的扯住傅云的裤角,抬头望着他:“求你,别赶我走……”

“我不会影响你和苏小姐之间的关系,只要让我待在你身边就好,再给我两天时间好吗?”

苏月柔眼底一闪而过的愤恨:这个女人竟然也敢肖想未来傅家少夫人的身份?

她开始撒娇:“傅云,当年你母亲逼我出国,拆散了我们,现在你还想让一个女人再次拆散我们吗?”

傅云内心也很震惊,这个女人到底爱他多深?连这样都能接受?

不过,为了哄苏月柔开心,傅云果断的踢开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银行卡,丢在我的脸上。

“可惜小爷最不缺的就是舔狗,这里是100万,滚出小爷的世界。”

“从今往后,小爷的世界中只有月柔,你算哪根葱?”

后来,傅云还是带着苏月柔走了。

我仿佛失去了全身力气,瘫软地倒在地上。

不可以,我就是死都可以,可傅辰怎么办?

只有两天!难道就让我就这样功亏一篑了吗?

傅辰……是我对不起你。

再睁眼,我身处医院。

根据护士来说,是酒店管理员把我送往医院的。

头上的伤口还有膝盖的伤口都已经包扎好了,护士让我小心护理,否则容易留疤。

可这都无所谓。

我想知道傅云在哪儿,我绝不能功亏一篑!

我拼命的给傅云打电话:“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我换了号码,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傅云挂断。

我急不可耐,傅辰还在等我,我必须找到傅云。

联系不到傅云,我就联系傅云的朋友们,来到了他们经常会来的酒吧会所。

他们嘲笑我:“初阮阮,你要不要脸?没有傅哥你会死么?”

“腿都半瘸了还上赶着,你脑子被驴踢了?傅哥压根不喜欢你,你死了这条心吧。”

“而且,你就算是死在我们面前,我们也不会让你去打扰傅哥和苏姐的。”

我早就料到会这样,所以,果断的亮出了身后的棒球棒,对准了眼前这位王大少爷。

2

“今天你们如果不说傅云在哪儿,一个都别想活!”

他们被我吓到了,看我拼命的架势,小心翼翼的说了傅云的所在地。

酒店门口,一辆豪车从地下停车场缓缓驶出。

我猛地冲过去,逼退了车主。

我拖拽车门,声声哀求:“傅云,再给我两天时间,不……只要一天就好!”

傅云厌弃的推开我:“初阮阮,你有完没完?死了爹妈没人依靠,就想赖着小爷是吧?”

“小爷女朋友已经回来了,不需要一个舔狗替身,听懂了么?”

“你要是觉得钱少,小爷再给你一百万,赶紧滚开!”

我拼命摇头,死死地拽住傅云的袖子:“不,我不要钱,只要让我继续呆在你身边就好,最后一天,可以吗?”

苏月柔不悦的从副驾驶走下来,故作委屈的问:“傅云,你不是说以后都不会再出现这种情况了吗?”

“如果你真的这么喜欢初阮阮,我……我退出好了。”

傅云立刻心疼的朝着苏月柔走去,搂住她的肩膀:“怎么又吃醋了?我最爱的一直都是你。”

我拼死忍住眼泪,说出当年真相试图给自己找寻机会:“傅云,你真以为苏月柔当年是被你妈妈逼走的吗?”

“是她以为当年你无缘做傅家继承人,自愿卷钱离开的!”

结果回应我的是傅云毫不留情的一脚!

“滚蛋!初阮阮,别想挑拨离间!月柔才不是这样的人!”

“不过你还真是个硬骨头,既然你口口声声说愿意守着我,可以啊,你就站在那别动。”

“只要你不懂,小爷就给你这个机会!”

说话间,傅云上了车,轰足了马力,朝我飞驰而来。

我害怕得全身颤抖,却依旧闭上眼睛,一动不动。

哪怕是死,我也要让傅辰醒过来!

傅辰冷笑:“就不信有人真敢这么找死,初阮阮,你没机会了。”

“砰!”

在我意识即将消失的那一刻,脑海中传来系统的声音。

【恭喜宿主完成两年舔狗目标,捆绑人物已苏醒,祝宿主生活愉快——】

“病人失血过多,需要输血!是熊猫血!快去查血库!”

“病人后脑受到重击,急需抢救,所有主治医生,立刻到手术室!”

傅云看着自己满手满身的鲜血,脸色煞白异样。

“怎么会?你怎么不躲开?你为什么不躲开?初阮阮,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

没有人会有那么大的胆量,竟然愿意为了别人去死。

可初阮阮愣是做到了。

跟着一起来的苏月柔眉头紧促,却恨不得手术室力里的人死了才好。

“傅云,这不怪你,是初阮阮自己找死,我们走吧好不好?医院里的味道好难闻,我不喜欢……”

傅云却像发疯一样,猛地推开苏月柔,抬眼间眼底一片猩红:“滚开!初阮阮醒来之前,老子哪儿都不去!”

“初阮阮,你不是要呆在我身边么?你醒过来,只要你醒过来我就答应你!”

无尽的黑暗中,我仿佛听到了傅辰呼喊我的声音。

“阮阮,醒一醒。”

“我求你,醒过来,看看我。”

那道声音由近到远,听起来是那么的真实。

真的是傅辰吗?傅辰没事了对不对?我的坚持……成功了对吗?

带着这种想法,我几乎用尽全身力气,才总算是勉强睁开眼睛,看到了我心心念念的男人。

病床边胡渣老长的傅辰察觉到我的举动,立刻激动的大声喊着:“护士,医生!阮阮醒了!”

迷迷糊糊中,医生似乎给我做了检查。

说在这一个月里我的身体恢复的很好,除了稍微有些气血不足,其他都没有大碍。

傅辰松了口气,冷峻的容颜上总算漏出一丝笑意:“好,那就好。”

很快,病房内就只有我与傅辰的身影,我张了张嘴想要说话。

听医生的话劲儿我已经昏迷了一个月?

傅辰贴心的给我倒了杯水:“润润嗓子再说话。”

又过一会儿,我觉得恢复一些体力,一开口,眼泪便忍不住流了出来。

“傅辰……我好想你……”

这两年,我无时无刻都在想你。

为了你,我什么都能答应,什么都能接受,只要你能醒过来。

傅辰轻柔的将我揽在怀中,那么高大强势的男人,竟然也为我流了眼泪。

一滴温热的泪水,毫无预兆的滴在我的脖颈,我冷了两年的心再次变得滚烫起来。

“饿不饿?你不要乱动,我来安排。”

我像个痴汉一样,看着傅辰为我忙前忙后。

他为我买了清淡的甜粥,一口一口地喂着我。

我也一口一口的吃着,我不敢乱动,不敢乱说话,生怕这一切又是梦境。

一碗热粥下肚,我的体力总算是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轻轻抬手,摸了摸傅辰的脸颊:“真好,你回来了。”

只要你能回来,我所做的一切就都值得。

傅辰身子一怔,随即反握住我的手:“阮阮,等你出院后,我们……”

话没说完,门外突然传来了有人吵吵嚷嚷的声音。

“滚开!不过就是个看门狗而已,也敢对小爷无礼?”

“抱歉二少爷,这是大少爷的意思,他说不允许您来探视夫人。”

“什么不允许?什么叫做夫人?躺了两年多的植物人而已,他算什么东西!初阮阮是老子的女人!”

我心头一颤,就算跟傅云之间清清白白。

但那两年的舔狗生涯早已人尽皆知,傅辰会不会……误会我对傅云的心思?

“傅辰,你让他进来吧。”我下定决心,有些事,必须要做个了断。

傅辰眼底一闪而过的复杂,但还是按照我的意思出了门。

很快便带着傅云来了。

对我而言,不过是睡了一觉。

但对于傅云而言,是足足一月未见。

他颓废了,沧桑了。

甚至比昏迷了两年的傅辰还要狼狈。

衣服也不知道穿了几天,皱皱巴巴的一点也不符合他喜欢高级的品位。

可他却一下都不在意,只是一直紧紧的盯着我:“初阮阮,你没事了,对吧?”

他像之前对我一样,不,准确来说,比之前的态度不知道好了多少倍。

“我知道错了,当时我不应该冲动,对不起。”高傲的傅云,首次向我低头。

但我心里毫无感触,就好像是在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我喜欢傅辰,从头到尾都是,对于傅云……更多的像是在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