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8日,江淮汽车发布了一则耐人寻味的公告:2019年,公司与华为开展战略合作,但目前未存在实质性进展,故前期未进行相关信息披露。

此外,公司未收到华为共同投资邀请,且未参与投资及资本合作相关事项。敬请广大投资者理性投资,注意投资风险。

而就在一天前的11月27日,江淮汽车刚刚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热烈祝贺华为在推动打造中国汽车产业电动化智能化的开放平台上,又迈出里程碑的一步。本公司自2019年与华为开展战略合作以来,一直密切沟通,范围持续扩大。

令人好奇的是,江淮汽车和华为到底有没有合作?双方“友谊的小船”到底可不可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与华为的合作,早已没了“主心骨”

根据公开资料,览富财经简单梳理了一下双方的合作进展和表态,十分值得推敲。

公开资料显示,早在2019年,江汽集团与华为在深圳正式签署全面合作框架协议暨MDC平台项目合作协议。

根据当时的新闻稿,双方将在智能汽车解决方案、企业信息化、智慧园区、智能工厂等领域展开深入合作,以全新合作推动智能汽车领域的快速发展。

请记住,此次出席活动的双方领导分别是:江淮汽车董事长安进、总经理项兴初与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副总裁何利扬出席签约仪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此后,思皓QX作为江淮MIS皓学架构的首秀即搭载了华为的生态车机系统,有研报将其描述为,“双方的合作紧密”。

或许是因为疫情的影响,双方的进一步合作推进直到今年年初才有了新的动向,但并不是来自双方的官宣,而是来自一则中建集团发布的消息:

中建六局联合体中标安徽肥西新能源汽车智能产业园EPC项目,中标额约15.44亿元。项目总投资26亿元,项目工期为一年,上述工厂建成后,将用于华为与江汽集团在合肥共同开发新一代高端智能电动汽车。

接着是8月初,天风国际证券分析师郭明錤发文称,华为与江淮汽车正合作开发售价约100万元的问界 MPV,预计在2024年二季度量产,销量目标为发售一年后达到约5万辆。

对此,双方都没有承认。华为方面表示不予置评;江淮汽车相关人员则向媒体回应称:“没有接到相关通知。”

11月中旬的广州车展,江淮瑞风RF8正式预售开启。新车的一个重要宣传点就是:作为MPV品系首款搭载全球鸿蒙智能座舱的瑞风RF8,以15.6寸超大智慧屏带来流畅的人机交互体验。

本次公告的导火索是长安与华为的一纸意向协议。

11月26日,长安汽车发布公告称,华为拟设立一家从事汽车智能系统及部件解决方案研发、设计、生产、销售和服务的公司,而长安汽车拟出资获取目标公司股权,比例不超过40%。

11月27日,江淮汽车就在官网发布《声明》称,热烈祝贺华为在推动打造中国汽车产业电动化智能化的开放平台上。本公司自2019年与华为开展战略合作以来,一直密切沟通,范围持续扩大。

对于华为拟设立汽车智能系统及部件解决方案独立公司的有关事项,本公司高度关注,积极与华为共同探讨参与投资及合作的相关事宜。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1月27日晚间,江淮汽车公告:2019年,公司与华为开展战略合作,但目前未存在实质性进展。此外,公司未收到华为共同投资邀请,且未参与投资及资本合作相关事项。

话音刚落,11月28日,华为常务董事、智能汽车解决方案BU董事长余承东在智界S7及华为全场景发布会上表示,新公司已向赛力斯、奇瑞、北汽、江淮发出股权开放邀请,参与共建。

所以,双方到底有没有合作?有的。合作深不深?不深。后续谁来负责推进?不知道。

正所谓一朝天子一朝臣。时隔三秋,双方都已经物是人非,这是最致命的问题所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江淮的“朋友圈”,说散就散

公开资料显示,江淮汽车是国内资格最老的自主车企。1964年5月20日,巢湖闸机械修理厂正式更名为巢湖汽车配件厂,这便是江汽集团的前身。

经过几十年的摸爬滚打,安徽江淮汽车集团于1997年正式成立,同时被确定为安徽12家重点企业集团之一。1999年9月30日,安徽江淮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成立,隶属于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有限公司。2001年8月24日,“江淮汽车”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股票代码“60041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作为一家综合型汽车企业集团,江淮汽车目前具备整车业务、核心零部件、汽车出行、汽车服务四大核心板块。拥有“思皓”、“瑞风”、“JAC”、“安凯”等知名品牌。

不过,近年来江淮汽车的经营业绩并不尽如人意。

财报显示,公司 2023 年前三季度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29 亿元,同时公司 2023 年前三季度净利率为 0.28%,相对较低。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至2022年,江淮汽车的扣非净利润全部为负,2020年至2022年分别为-17.19亿元、-18.84亿元、-27.95亿元,同期分别获得政府补助13.03亿元、20.05亿元、12.05亿元。

也就是说,江淮汽车能够盈利,当地政府给予财政补助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除了政府补助,江淮汽车很大一部分收入还来自替蔚来代工。根据蔚来的财报显示,2018年-2022年,公司向江淮支付包括代工费用在内合计超过30亿元。但这笔收入或将迎来终结。

10月19日,江淮汽车公告宣布,拟以挂牌方式转让部分资产,涉及乘用车公司三工厂存货、固定资产、在建工程、房屋建筑物以及土地使用权及乘用车公司新桥工厂构筑物和设备资产。拟挂牌价为44.98亿元。业内普遍认为,蔚来汽车欲将生产资质归入囊中,正式告别代工模式。

与此同时,江淮汽车与大众的合作也并不如人意。2017年6月1日,江淮汽车与大众汽车于德国柏林签署合资企业协议。根据该协议,合作双方共同成立一家股比各占50%的合资企业,进行新能源汽车研发、生产和销售,并提供相关移动出行服务,即后来的江淮大众。

2018年4月,江淮大众发布全新品牌—SOL(思皓);次年,思皓首款车型思皓E20X发布上市。

2020年,江淮汽车完成控股股东层面的混改,大众投资10亿欧元,获得江淮汽车母公司江汽集团50%股权,同时增持双方合资公司江淮大众,后更名为大众(安徽)。增资完成后,大众中国持有江淮大众75%的股权,形成控股;江淮汽车仅持有25%股权。

与此同时,大众(安徽)将思皓品牌,授权给中方伙伴江淮汽车使用,合资公司不再使用该品牌。从销量上看,思皓品牌并没有在市场上激起多少水花。

值得关注的是,江淮汽车也在发力自己的新能源汽车业务。2023年4月12日,江汽集团举行乘用车新标揭幕暨全新品牌战略发布会,其发布的新能源乘用车品牌——江淮钇为。

6月,该品牌旗下的首款产品钇为3上市,售价9.79万元至12.99万元。不过钇为3的销量并不理想。

就目前看来,江淮汽车的智能化转型依然任重道远。截至12月1日收盘,江淮汽车股价报17.27元/股,跌幅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