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前几日,一则有关“目前大量 TikTok 直播间遭遇封禁,沙特正在考虑出台直播牌照政策”的消息在各大出海社群中流传,一时之间引起了大家对中东直播生意的担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笔者就此求证了沙特阿拉伯的 TikTok 直播用户、TikTok 直播相关娱乐工会、其他中东直播从业者,大家均表示暂时没有收到相关消息。

根据其他平台直播从业者发过来的数据显示,目前绝大多数直播间仍然正常观看,未出现大规模的封禁,笔者在 TikTok 平台搜索一些正在直播的头部主播账户,也未见异常。本以为是以讹传讹,也就没做处理。

但今天又有知情人士指出尽管传言不实,但 TikTok 在沙特确实遭遇了一些挑战。

1、沙特目前虽然没有“直播牌照”,但确实设有商业推广许可证,网红和达人在社交媒体发广告需要持有执照。不过该要求在 2022 年就已经发布,且对所有社交媒体平台适用;

2、而第二件事更加近期、也更加棘手。由于 TikTok 自身严格但不确定的直播内容审核政策以及直播封禁风格,引起了很多用户和主播的不满。

而后事态进一步扩大,“Boycott TikTok”话题标签开始在沙特各大社交媒体流行,甚至在 TikTok 上也有相关内容,随后媒体机构和一些名人也加入了退出 TikTok 活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于是在 11 月 8 日,TikTok 在官网和 X(原 Twitter)等社交媒体发布了声明,表示近期随意封禁的谣言并不属实。不过从用户在 X 的留言来看,用户对该声明似乎并不满意。

而经过多方对话和了解,这其中确实存在一定误会,一直以来海外的 TikTok 也好、国内的抖音也好都执行相对严格的政策,但根据一些用户和公会从业者反馈“TikTok 在中东执行的内容审核政策基本沿用美国的政策”。

对政府和领导人以及性少数群体和宗教内容的讨论相对宽松,这种政策在欧美比较常见,但显然这样的策略在包括沙特阿拉伯在内的中东市场并不完全适用。

从社媒用户反馈、海外媒体报道和研究结果来看,用户的不满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向:

(1)有部分主播在直播间发表对国王不礼貌的言论,但不会被封禁、或者只被短暂封禁;

(2)有部分人在直播间焚烧古兰经,这对伊斯兰教而言算得上非常冒犯和不礼貌的行为,但也没有太明显的措施;

(3)一位巴勒斯坦的用户分享视频表达对沙特在战争中支援的感谢后,账户被封禁。

以上是被大家讨论最多的内容,也是引起本次“抵制潮”的主要原因。另外也有些主播反馈有时候封禁太过严格、摸不准规则。

从点点数据平台来看,下载数据、营收数据和活跃用户数据都曾有短暂波动,从 11 月 5 日-11 月 12 日一周影响较为明显,不过很快又恢复到了日常水平。

也有 TikTok 直播生态从业者表示,这次的抵制行动给部分主播造成了不小的影响。

TikTok 的本地化一直被出海公司和全球化公司讨论借鉴和模仿,但是此次 TikTok 在中东的内容审核政策可能有一点偷懒嫌疑。

而这也并不是 TikTok 第一次陷入类似的危机,2023 年 11 月尼泊尔以“不利于社会和谐”为由封禁了 TikTok。另外也有一些国家的部分区域和机构禁止所管辖的用户使用 TikTok。

其实 TikTok 也好、Facebook 也好,或者是其他社交媒体,虽然不是媒体、但也发挥一定的传媒作用,所以如何在保持中立的情况下、符合当地的法律法规以及文化习俗,也是所有社交媒体需要修炼的内功,而其中最关键的是保持谦虚、保持谨慎、持续进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