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5年,翠菊送文川到城里读大学,看着高耸入云的楼房,两人仰着脖子看得眼花缭乱,在他们的印象里,世界上最高的房子就是村口的那座土司楼,没想到这个世界上还有这么高的房子,翠菊背着行李卷,跟着文川一路小跑,从车站一直走到了学校门口,文川接过行李走进了学校,回头挥手致意,让秋菊赶紧回家。

翠菊是文川的表姐,比文川大三岁,是一名出身在云南大山深处的彝族姑娘,十岁那年,翠菊的父母被泥石流卷走,后来被文川的父亲接到家里抚养,在文川10岁那年,父亲也因病去世,文川的母亲平日里就弱不禁风,本来身体就不好,经过这一次打击,没两年也就去世了,父母去世后,家里没有了经济支柱,一家人的生活成了问题,懂事的翠菊放弃学业,主动承担起家庭的重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3岁的翠菊挑起了生活的重担,每天五点起床下地干活,等文川起床洗漱的时候,她已经把中午饭准备好放进书包里,文川上学的地方距离家里将近五公里,每天一个来回十公里,中间还要穿过一条河道,有一次外面下着瓢泼大雨,山上开始山洪爆发,翠菊刚从地里背猪草回家,看到屋外的瓢泼大雨,没来得及喘口气就披上蓑衣,带上斗笠往学校的方向跑,一路上飞沙走石,泥石流夹杂着各种枯枝败叶朝山下冲去。

走到河边,河水已经涨到腰的位置,翠菊趟着河走到对岸,在不远处看到文川正在山间小道上光着脚蹒跚前行,文川说鞋子被水冲走了,翠菊发现他的脚后跟上还在不停流血,翠菊看到文川浑身上下湿透了,不由分说将蓑衣和斗笠披到他的身上,然而弯腰背起文川往家的方向赶,多年后,文川每当回想起这些往事都会泪眼模糊。

后来翠菊背着文川在山间小道上蹒跚前行,由于道路湿滑,翠菊几次摔倒在地上,又重新爬起来继续前行,然而当他们再一次来到河边的时候,河水又涨了很多,眼看雨越下越大,山上不时有石头滚落到路面,越来越多的泥水裹挟着树枝冲到路面上,翠菊来不及等待,背着文川试图躺着河水过去,然而当他们走到河中央的时候,翠菊突然脚下打滑,摔倒在河水中间,两人瞬间被洪水淹没,顺着河道往下飘去。

就在万分危急的时刻,翠菊使劲将文川的身体推向了对岸,文川顺势抓住岸边的一根树枝,最后爬到了上去,这才侥幸获救,等文川爬上岸边再回头看才发现翠菊早已淹没在了滚滚洪水当中,年幼的文川一边哭泣一边往家的方向跑,走到村口遇到村长,文川哭诉说表姐被河水冲走了,村长听完大吃一惊,赶紧召集人手朝河边赶去。也是翠菊命不该绝,被洪水冲到下游不远处,正好有一根树木被风刮断斜搭在河中间,等众人赶到的时候,发现她正紧紧抓住木头不松手,最后在众人极力救援之下才爬上岸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为了供文川读书,翠菊主动放弃了自己的前途,文川初中毕业到县一中报到的那一天,翠菊把辛苦打工赚来的几百块钱塞进了文川的行李包当中,收拾停当后才到院子里洗衣服,文川已经是一个16岁的懵懂少年,从背后看着表姐弯腰后又直腰,不停地搓洗衣服,内心触动很大,当年他就是这样趴在母亲的背上,母亲也是在这个位置不停搓洗衣服,感觉很温暖。

文川读大学二年级的时候,有一次回村里看望表姐,发现隔壁村的刘旺哥在家里帮忙干活,看见文川走进院子里,刘旺和翠菊赶紧起身迎接,文川清楚两人的关系,可心里总感觉不舒服,在文川的心里,翠菊既像自己的母亲,又像自己的姐姐,更重要的是翠菊还像自己未来的媳妇,这种复杂的内心矛盾让文川无比纠结。

记得上高中的时候,文川有一次对翠菊说,等他长大了要赚很多钱,然后盖一栋大房子,家里就只有自己和翠菊两个人,他希望翠菊成为自己未来的妻子,听到这句话,翠菊原本灿烂的脸上顿时没有了笑容,随后起身走出了房间,文川看到表姐有点不高兴,赶紧追了出去,在院子里翠菊回头对文川说:你要学会尊重我,我是你的姐姐,将来等你大学毕业了,我也就可以安心嫁人了,也对得起舅舅和舅妈对我的嘱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文川大学毕业后不久,翠菊和刘旺领取了结婚证,第二年,翠菊生下了一个儿子,大学毕业后,文川留在了城里上班,翠菊和刘旺承包了一大片果园,风调雨顺,行情也非常好,这些年赚了不少钱,发家致富后的翠菊没有忘记自己的苦难人生,更没有忘记乡亲们对她的恩情,前后给村里盖了学校,修了一座桥,翠菊和刘旺多次被村里评为先进青年,模范夫妻,致富带头人。

2018年,文川在城里结婚准备买房,翠菊拿出50万元给文川交首付,当翠菊走进文川的新房里时,脸上露出了幸福的微笑,这些年由于操劳过度,刚四十出头的翠菊显得比同龄人苍老了许多,佝偻的身躯,清瘦的面容形同枯槁,站在光亮的新房里,犹如一尊雕像,文川心里五味杂陈,在文川的心里,翠菊早就超越了姐姐的感情范畴,因为她是自己生命和灵魂的摆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