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一帮上海老板离开之后,乔巴一招手,说:“耀东。”

“哎,乔巴。”

乔巴说:“求你办个事。”

“什么事?”

“要快,现在就下楼,直接带人去给他半路截停,把他打进医院。打没了都没事。”

耀东问:“什么时候?”

乔巴说:“就现在,你带着你的人去。”

陈耀东问:“他跑了呢?”

乔巴说:“跑了也没事,我还有第二招。帅哥呀!”

“哎,乔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巴说:“我们所在酒店的位置离他公司不远。如果你现在直接奔他的公司去,你绝对能抢在他前面,你直接奔公司去,在公司路口的位置等着。如果耀东这边失手了,你在公司门口这边接着干,想办法不能让他回公司。把他打废。即使打没了,也没事。”

左帅说:“行,耀东,我们走。”

厚明说:“那走吧。”

乔巴一摆手,“厚明,你等一会,你别走。东哥,帅哥,你们俩去。厚明我有重用。”

耀东说:“行,那走吧,我们下楼。”

左帅和耀东带人下楼了。肖厚明往前一来,问:“什么意思?我干点什么?”

乔巴说:“我要你干的事,耀东和左帅很有可能办不了。”

“不会吧,耀东和帅哥还不行?”

“我还有一步险棋,你陪我去办。”

“你说。”

乔巴说:“一会儿我也奔到公司去,你把车停在我后边远一点,只要他跟我见面,下车就往身上放响子,最好能往头上打,我相信你绝对有这胆量。”

肖厚明说:“胆量我倒是有啊,问题是这么干……”

“你就听我的,一切我都想好了,你就是我身边的一张王牌,一张底牌。今天无论如何,我不能让他活着,一定要把他干没影子。”

“行,我跟你走。”

乔巴说:“你跟我走。厚明,我再给你交个实底。为什么我让左帅和耀东两路去拦截?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左帅和陈耀东是什么人,他也未必能想到是我派去的。我不给他时间考虑,他会一路往公司回,我就在公司门口等他。我也让他的经理看见我乔巴有诚意去他的公司,他也不会想到是我。如果左帅,耀东真没拦住他,等他到公司门口,我俩办了他。”

肖厚明一听,“明白了。乔巴,说实话,你这个头脑把一切的可能都想到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巴说:“没有这两下子,敢跑外地做买卖,干这么大工程?走吧。”乔巴亲自带着厚明直奔老杜的公司。

陈耀东带着十多个人,其中四五个手里拿着十一连发,其他人手里拿着五连发,分乘三辆车开提前赶到路口,在路口等老杜。

眼看乔巴所说的车牌过来了,耀东手说道:“永森,准备!”距离不到二百米了,耀东一挥手,“撞上去,把头车别停,撞!”

永森车一点火,一脚油门冲了出去。给老杜开车的司机,是跟了老杜十多年的保镖,一看对面的车迎面上来了,说:“杜哥,这车奔我们来的。”

老杜一看,“这是谁??”

“没有牌照。”

老杜问:“能是谁呀?:

耀东把头伸了出去,十一连子的口对准前面头车,一连放了好几响子。永森以及后边的两台车响子全架出去了,冲着对面车也开始放响子。永森的车直接撞过来。老杜当时吓了一跳,妈呀一声,保镖一脚刹车,老杜的劳斯莱斯原地来个一百八十度调头。

陈耀档一看,手一挥,“撵他,撵他干。”

三辆车平行跟在老杜的车后面撵,一边撵,一边放响子。陈耀东不停下令,“别他,别住他!”

但是耀东这边三辆车油门踩到底了,始终撵不上。坐车里的老杜赶紧打电话,“喂,大军啊。”

“杜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杜说:“你听我说,我在老陈面条馆的门口,我刚到这样,有三辆没有牌照的车要打我。你带人现在往我公司去,我走小道回公司,听懂没?你把三鹏的老郭他们全叫上,一起往奔我公司去。我今天晚上非弄明白谁要打我。你赶紧带人过来。”

“杜哥,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从小道回去,你在公司门口等着。”

“好嘞,我带人马上过去。”

“好嘞。”挂了电话,老杜拨通了另外一个电话,“小龙。”

“哎,哥。”

你把厂子里边所有的保安全给我叫上,把新买的三四十个长把子全带上,上公司门口来,越快越好。今天晚上有人要灭我,你赶紧过来。“

耀东等人在后面撵。保镖拿对讲机喊道:前面路口,我们六辆车分三个方向跑,甩开他们,分别往公司回。

六辆车到了路口,分别向左右和前方分开了。陈耀东一看,“哎,这他妈……”一下子反应过来了,陈耀东拨通电话,“乔巴。”

“耀东啊!”

“我这边失手了!”

“没事没事没事。他跑不了。”

陈耀东说:“我现在不确定,他在哪一辆车里。”

“没事没事,你们放响子了吗?”

“放了,但是都没打着。那边的劳斯莱斯真结实。”

乔巴说:“东哥,你听我的,你赶紧回酒店。”

耀东一听,说:“行,我回酒店。”

“等会儿,东哥,别回来原先的酒店了,换个酒店。千万别找小店,找个大酒店,最好是五星级以上的!”

“行,我知道。”

乔巴接着说道:“东哥,车别往那酒店门口停,也别停地下,把车停在外边,最好停酒店的正对面啊。”

“明白。”......

乔巴拨通电话,“帅哥。”

“哎,乔巴。”

乔巴说:“帅哥,耀东失手了,对面的经验挺足,你离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