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此文前,麻烦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1940年7月28日,是让白草洼的村民至今都能津津乐道的一个日子,这一天,冀北地区的八路军战士就在这里全歼了一支日本精锐部队——来自关东军的王牌,武岛骑兵中队。

也正是由此开始,八路军英勇善战的形象就一直在白草洼地区的民间传颂。甚至一直到改革开放的年代,白草洼地区许多村子里的老人都还对当年的那场战斗记忆犹新,因为他们之中大部分都是这场战斗的亲眼目击者。

“当时啊,小日本的骑兵就走到那个白草洼里,八路军一下冲出去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很快就将他们拿下了。”

据说,当时把守关口的部队根本就不知道来的是什么级别的敌人,直接当成战斗力低下的伪军就拿机枪给扫射了。后来打扫战场时才发现,这竟然是日军的一支王牌骑兵部队。

这究竟是历史上的哪一场战斗?这两支部队的指挥官又是谁?为什么在战场上会闹出这样的乌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万事俱备

1940年7月28日,我八路军冀东军分区一支年轻的部队,在包森副司令员与曾克林参谋长的指挥下,于蓟县盘山西麓白草洼地区,取得了一举全歼日本关东军精锐武岛骑兵中队的胜利。

这次胜利极大鼓舞了蓟县周边地区抗日军民的士气,打破了日军武岛骑兵中队的“常胜神话”,成为了当地抗日武装的一根旗帜鲜明的标杆。

抗日战争时期的中国,广大老百姓作为战争的最直接受害者,对于日寇正规军的战斗力还是心知肚明的。所以当他们见到日寇军容整齐的正规骑兵部队,被八路军围而歼之时,心中所爆发的崇敬与民族自豪感,自然是不可复制且难以复制的。

更不要说最后负责收尾的八路军部队,甚至都不知道对面竟然是一支日军王牌部队,从头到尾都是将对方当成伪军在打,这就更让这场战斗充满了传奇色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那么接着就让我们来复原这场战斗的始末,看看我军究竟是如何凭借巧妙的设计和精准的战术判断,来全歼这支日军王牌部队的。

对方是号称“贵族之花”的日本最精锐的关东军骑兵部队,由武岛徐田率领,队伍规模可比拟一个中队,大约有340人。

并且此前武岛徐田在“九一八事变”与热河战役中都立下过战功,虽然军衔不高,只是一个士官长,但却是日本关东军中颇有声名的人物。他麾下的这支骑兵部队也是装备十分精良,就像是关东军骑兵联队一柄尖刀,而这柄尖刀现在正朝着盘山抗日根据地而来。

包森副司令员与曾克林参谋长在收到侦查部队的报告之后,立刻制定了作战计划,决定利用敌军必经之路的白草洼地区进行设伏,这里多草多山,进退艰难,是设伏的天然地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包森

在知晓敌我战力情况后,包森副司令员利用自己对地形的熟悉与对敌心理的精准判断,将整体部队分为三股:

第一股部队大约300人,用于等武岛骑兵中队完全进入白草洼地段后,封死敌军的退路,并在中央部队发起进攻时,对敌军部队进行合围,由曾克林进行指挥。

第二股部队也是主攻部队,大约400人,携带有重武器,需要提前占据白草洼路段制高点对敌军阵型中央切断。最理想的状态就是能让敌军首尾不能相顾,从中心部位向两侧进行合围,达到局部以多打少的战略目的。

第三股部队则是由包森亲自带领,在前方白草洼的出口进行蹲伏。虽然人数只有不到100人,杀伤力最大的武器也就两挺轻机枪,但属于是类似“围三阙一”战术后的以逸待劳,而目的就是为了堵死武岛骑兵中队通往盘山抗日根据地的去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包森

天罗地网已经安排好了,冀北军分区的八路军为他准备了最高规格的欢迎仪式,在人生的终点,武岛徐田即将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代价。

有“朋”自远方来

战斗打响当天,武岛徐田认为,今天穿过白草洼进行休整,明天就能直抵盘山抗日根据地的核心地带,自己再与大部队里应外合,就能拿下这场战役的头功。

可战场上瞬息万变,武岛徐田的白日梦才刚开场,就注定了会落得失败的结局。

当武岛骑兵中队全部进入白草洼地段时,山崖两侧上百颗手榴弹瞬间砸下,许多日军只听的脑袋旁边轰的一声就失去了意识,还有些本身没被爆炸波及的,却被马掀翻在地,自相践踏者不计其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种情况下,武岛徐田的第一反应就是后撤,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己部队后方已经被八路军的部队截断,退无可退。武岛徐田这才明白,自己被八路军算计了,但多年来的战斗经验告诉他,战场上自乱阵脚就跟等死没区别。

于是武岛徐田拼命将部队合拢,带着残余的数十人冲出了八路军包围圈,按照原定计划向着盘山抗日根据地的方向行进,虽然可能是九死一生,但也比现在就死了要强。

可他从走进白草洼的那一刻开始,等待着他的就是十死无生的绝路。

在武岛徐田的部队到来之前,包森就跟战士们说过了:“武岛徐田这个老小子能跑到我们这里,精气神也消散的差不多啦,你们就放开手去打,我向你们保证,他们比那些软骨头的伪军强不到哪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的关口处,轻机枪的扫射与战士们的冲锋无端而起,武岛徐田最后的心理防线也被击溃,随着武岛徐田的带头投降,这股残兵也被八路军拿下,而包森就站在山崖上静静的看着一切,对身边的战士说:

“打扫战场的事情交给他们,咱们呐,该回去写作战报告咯。”

说到这里,咱们就有必要来了解一下这支部队的指挥官,即时任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的包森。

包森原名赵宝森,1911年7月出生于陕西蒲城县一个普通的农民家庭。中学时期就参与过进步活动,21岁加入中国共产党,继续积极从事抗日救亡运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1933年,包森按照组织命令前往当地附近白区,负责党组织的重新恢复与后续发展工作,要在最短的时间将区党委重新建立起来,包森也不辱使命,在三个月的时间内就成功重建了区党委。

同年秋天,由于中共陕西省委机关被破坏,包森奉命前往西安支援工作,但在进行党组织相关工作时不慎被国民党的特务发现,旋即被扭送至监狱,刑期10年。

狱中他虽然受尽酷刑,但却一个字都没有泄露出去。就这样,三年后,由于西安事变的缘故,包森被释放,组织上分配他去了西北军所率领的部队,后又进入延安抗大进行学习。

本来,以包森的资历与能力,他如果能活到新中国成立,说不定肩膀上也能多颗将星,但他倒在了战场的滚滚狼烟之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杨虎城

英烈永存

日军的王牌部队被当成伪军歼灭,战力上还处于优势的日军自然不会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他们在知道武岛骑兵中队被八路军全歼时,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报仇。

抗日战争爆发后,包森前往晋察冀抗日根据地独立1师进行工作,而这支部队的前身,正是杨成武所率领的八路军115师独立团。

1938年10月,八路军4纵撤往平西,留下了三个支队在冀东军分区进行活动,其中第2支队的队长就是包森。

包森在接手第2支队后,进行了一年多艰苦卓绝的战斗,将第2支队扩编为4个总队800多人,运用了各种战术相继取得了几十次作战的胜利,共歼灭日伪军数百人,战绩为冀东军分区之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昭和天皇

他甚至还在作战中活捉了当时日本昭和天皇的表弟——宪兵队大佐赤本,自此包森声名大振,被日军视为眼中钉、肉中刺。

1942年2月27日,包森的部队在驻防遵化县时,遭遇了日军和伪“满洲队”突然袭击,包森指挥部队仓促应战,不幸中弹身亡、为国捐躯,年仅31岁。

包森死后,延安《解放日报》评价:“他的赫赫战功与英雄精神将永远留在中国人民的记忆中。”

1984年,在包森的牺牲地,当地居民为他树起了一座碑,正面刻着“包森烈士永垂不朽”8个大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后,我想来聊聊关于白草洼战斗误判敌情的问题。对于一支军队来说,误判敌情在任何时候都是极为危险的,更何况对手的战斗力其实是远远超出己方预期的。但在这场战役里的中国军队却误打误撞、干净利落的击败了敌人,其中的种种原因的确值得我们去一探究竟。

其一,当然是包森与曾克林对局势精准的判断,以及对战局的适时指挥,最大程度的发挥了八路军的优势,减小了其劣势,让我军的战斗力能够最大限度的发挥出来。

其二,包森利用了武岛徐田的傲慢心理,让他自己一步步的将部队带进了死地,最终无力回天。

其三,包森的部队情报做的很好,并且充分调动了手上的武器装备,才能打出这么一场酣畅淋漓的伏击战。

所以获得大胜的仗从来都不是无准备之仗,但包森最后给八路军战士们所做的心理建设,的确也起到了十分重要的作用。

看完这段有关1940年八路军误判敌情,将日军王牌当成伪军打,却意外将敌方全歼的往事,你有什么想说的吗?欢迎在评论区留下你的观点。

参考资料:

1. 《大辞海·历史世界卷》——上海辞书出版社

2. 《长沙会战》——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部政府门户网

3. 《中国共产党与抗日战争》——中央文献出版社

4. 《抗战英烈谱》——团结出版社

注:文章中出现的人物对话皆为作者根据史实资料和当时的情景合理设计的,不可作为参考!

由于平台规则,只有当您跟我有更多互动的时候,才会被认定为铁粉。如果您喜欢我的文章,可以点个“关注”,成为铁粉后能第一时间收到文章推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