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帅一听,“不是,不打了?”

乔巴说:“你走你的,你别管了。你跟耀东分开,你别给耀东打电话,你还回我们之前住的酒店。耀东今天晚上露脸了。帅哥,后面再想打他的时候,你就是唯一的一张王牌,你这张底牌不能露,你赶紧走。”

左帅问:“那你怎么办?”

“厚明在我身边,没事,我这边还有一张底牌,我在他公司门口站着。”

左帅一听,说:“你跑到公司门口站着了?乔巴,你这边要打人家,你还跑到公司门口站着去了?”

“对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帅哥,你走你的吧,我这边一切都安排好了。”乔巴挂了电话。

站在老杜的公司门口,不少经理看见了乔巴。乔巴一边跟老杜的经理打着招呼,一边拨通了电话,“杜哥。”

杜老八警惕地问:“乔巴,你干什么?”

“哥,我在你公司门口呢,你来没来呀?你上哪了,没在公司啊?”

“你一个吗?”

“我一个人呀。怎么了?”

杜老八说:“那没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巴问:“你往回来没?杜哥,我等你呢,我把钱给你,明天我这边好动工。”

“行,我往回走呢,你等着我吧。”

“好嘞,杜哥,我在门口站半天了,我进公司等你行不行?”

“你去吧。”

“那好嘞。”乔巴挂了电话。

老杜心里边纳闷了,保镖问:“杜哥,不是乔巴吗?”

“不是啊,他要打我,他怎么敢自己来我们公司,正常人谁能这么做呀?”

“也对,杜哥,确实。”

老杜说:“你给经理打个电话,让他出去看看,乔巴是不是自己一个人。”

“行。”

保镖打了电话,那边说的确是乔巴一个人在门口站半天了,拎个小皮包,自己开车过来的。保镖说:“杜哥就他一个人。”

“走。”老杜一挥手。

老杜带着六辆伤痕累累的车回来了。乔巴一摆手,老杜彻底放下心了,说:“俏特娃的,有可能真不是他,就是别人。”

保镖说:“那不对呀,杜哥,我们最近没惹过人。”

老杜说:“这些年我的仇家也不少,没准是谁。行了,既然不是乔巴,一会下车客客气气地。”

老杜的车停到公司门口,乔巴走了过来,叫了一声,杜哥。

杜哥一下车,“兄弟,久等了呀!”

乔巴看向老杜的车,说:“这怎么成这样了?”

老杜试探性地说:“怎么这样的,你不知道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乔巴一脸镇定,说:“这什么话啊,哥,这车这么贵,我还敢刮你车呀?你不会觉得是我给你弄的吧?我都没跟你见面。”

老杜一看不像是乔巴安排的,说:“进去谈。”

乔巴说:“我把钱给你,我就回去了。我来了不少哥们朋友。”

老杜问:“五千万吗?”

乔巴说:“五千万。”

“那也行,那你给我吧。”

“行。我还给嫂子买了点首饰,一起给你。”说话间,乔巴打开了包。老杜抱膀看着。三十来个保镖有的进去换身衣服,有的进去取响子,门口只有五六个人在老杜身边。

计划赶不上变化,人算不如天算。老杜打电话通知的老郭带着四五十个兄弟,开着十多辆车过来了。

老杜一看,说:“老郭到了。”

乔巴一看,老郭的车队在二三百米的地方等红灯。按照约定的方案,乔巴的包掉在了地上,厚明在车里边看得一清二楚,对排骨成和单眼财说:“走。”

乔巴包里的东西撒了一地。老杜说:“你翻什么呢?拿个钱怎么这么费劲呢?”

乔巴说:“没事没事,我捡一下。”

肖厚明和单眼财推开车门,从车上跑了下来,朝着老杜哐哐放起了响子。

老杜一回头,只见厚明几个大跨步冲了过来,一响子把老杜撂倒了。老杜咕咚一跟头栽倒在地,在旁边站着的四五个保镖全被排骨成给撂倒了。

老郭听见声音了,一挥手,“冲过去。”十多辆车嗷嗷地冲过来了。乔巴一看,一摆手,“厚明快走。”

乔巴往自己车里一上,厚明也是反应过来,说:“走走。”

肖厚明他们三辆车,加上乔巴,一共四台车,上车乔巴打电话说:“厚明啊,听我说,后边肯定有人撵我们,我们分头跑。不管去哪,分开跑就行,赶紧走!”说完,乔巴挂了电话,逮着胡同就钻。

老杜虽说被撂倒了,但是伤得不重,只是肩膀挨了一响子,而且当时距离还挺远。老郭的车冲了过来,老杜抬起左手说:“追他追他,他,把乔巴销户。”

干死

楼底下那帮贴身保镖也都出来了,老杜这边一摆手“追他,来,今天晚上就干乔巴,把乔巴灭了。”

老杜紧接着拨通电话,“大军啊。”

“哥。”

“你人到哪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哥,我这边一百多人,还有十五分钟到你公司了。”

老杜说:“别到我公司了,今天晚上满桂林给我抓乔巴,那个你见过一面的,准备跟我合作的那小子。他今晚要打死我。我今天晚上必须把他废了。”老杜又给自己场子的内保队长打电话,让内保队长把一百多个内保全部集合。

老杜派出三百来人,满桂林捉拿乔巴。

老郭带人没追上乔巴和肖厚明等人。但是乔巴也不敢回酒店了,拨通电话,“东哥,你们藏起来没?”

“我在站前这边找了个小酒店猫着呢。”

“那行,那我就放心了。”挂了电话,乔巴又把电话打给左帅,“帅哥,你听我说,我料定他今天晚上百分之一百要抓咱们。我说实话,我跟耀东未必能跑出去。我估计老杜不只是找社会,有可能会联系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