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七年前我职中刚刚毕业,学校安排实习,说是实习,实际上就是向珠三角那一带的工厂,输送廉价劳动力,其中的利害关系不言而喻。

当时我们被输送的厂,是东莞旭丽电子有限公司。

那段经历对很多同学都是噩梦,八点对八点,白夜两班倒,有的人没坚持几天就跑路了,一个月不到,互相认识的几个人里,就只剩下我和同室友的张华,还有班长陈燕在坚持了。

张华那时候开玩笑说,其实陈燕也想走,就等我了,我笑他天真,人家陈燕家境那么好,能看上我?

而且,当时的我已经心有所属了,那才是我迟迟不愿跑路的真实原因。

那时候我被分在了三楼,因为生产需求,被转去了夜班,没想到第一天就出了幺蛾子,很多人没来,线开不起来,组长只好把我们解散,分去其他楼层去帮忙。

也就是那一次临时的调动,我遇见了她。

一个看着柔弱无骨,却搬箱提货不在话下的女汉子,李梦。

当时我被安排去了一楼,有个物料员请假了,叫我顶他一天,我的工作就是把打印好的键盘上盖,拉去车间的各条生产线。

李梦就是当时我管的那几条线上的副领班,在旭丽叫线外。

说起来,我与李梦那晚最开始的交集,还是带着一点火药味的。

当时我刚刚给几条线备完货,累到不行,一个声音在背后叫住了我,然后我就看到了李梦拍着我刚放的货,也没有废话,直接叫我拉走。

我当时一个脾气就上来了,凭什么我辛辛苦苦拉来的,又叫我拉走,我才不干,我直接没理她,虽然我能看到她衣服上的两条蓝色的杠,这样的标识就是线外,但那又怎样,我不听就不听,老子是帮忙的。

却不曾想,她一个小跑直接过来堵住了我,又对着我说了一遍让我拉走,说堵住通道了。

那是我第一次看清她,长刘海下面是一副幼态脸,樱桃嘴肉嘟嘟的,把我给看愣了,觉得她说的话都变得温柔了起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那次我还是没有听她的把货拉回去,但心气早就落了下去,其实只要她再求我一下,我都会控制不住听她的,但她怎么可能求我?

所以看着她生气,也不失我给自己的一种另类奖励。

那个晚上后面每拉一次货过去,我都会若无其事地在线上转悠一圈,然后寻找她的位置,她真的很忙,忙到都没有发现我。

也幸亏了我的关注,让我找到了一次可以弥补前面,跟她再深入的机会。

那时快到下班了,我刚好拉完最后一趟备料,然后就看到她一个人,在通道处摆弄一堆货物,上面有一层歪了,她垫着脚费劲巴拉半天,都没有拨正。

趁着机会,我快步走过去,一个抬手帮她搞定,又不忘跟她套近乎,“干嘛那么逞强,这种事叫我们男人来就行了。”

她显然没想到我会突然出现帮她,看我的眼神停滞了好几秒,然后突然低头笑了一下。

“你笑什么,我不是男人吗?”我故意挑逗她。

“你才多大, 小屁孩还差不多。”她噎了我一下。

“什么小屁孩,你才小女孩呢。”我故作生气的盯着她。

她再次噗呲一笑,“姐都二十了。”

“那我不管,你看着就像小女孩,小女孩,小女孩,我就叫了。”我围着她聒噪了起来。

“无聊。”她最后白了我一眼。

那晚之后,我又回到了三楼,新的生产线终于开了起来,叫来补位的都是妹子,其中不乏年轻漂亮的,如果没有去过一楼,见过李梦的风采,我肯定会被那些妹子迷住。

但李梦的标准摆在那里,当然了,也不是李梦一定比那些人漂亮,只是我当时的审美点,李梦的确是最杀我的,我的魂全被那晚的她勾去了,哪还有心思朝三暮四。

我想着能再去一楼见她一面就好了。

可是那时候上班时间又不能随意离岗,从三楼到一楼走楼梯还是绕很长一段距离的,主要是我一直没想好,该以什么理由去见她。

时间就那么过去了一个月,我每天都在期待中纠结着,或许是上天也听到了我内心的呼声,一天下班,竟然让我们在食堂偶遇了。

当时我刚吃完收餐盘准备离开,邻桌也刚好起身,我们先前都没注意对方,就那么胳膊肘碰胳膊肘撞了一下,等到回过脸,才发现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是你啊,小屁孩。”

“是啊,小女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现在回过头来想,有些缘分真的是命中注定,那一段时间,我就那天,下早班,而李梦,后面听她说,她平时都是下班回去买菜做饭的,就那天突然不想做了,然后去吃的食堂。

多般巧合,要说背后没有一只手无形的推动,那也太不可思议了。

那天下班的路上,当我和同行的李梦开玩笑说起这般缘分时,李梦抿嘴笑我矫情,说这世上每天有那么多的相遇重复,上帝有那么多双手吗?

她的幽默和清醒让我当场汗颜,但怎么说我当时也进过学校辩论队,不甘示弱的反问她又没见过上帝,怎么知道上帝没有那么多双手呢。

“得,还挺犟,”李梦不在意的的笑着,走着突然想到了什么,停下来看了我一眼,“小屁孩,你还不会是喜欢上姐姐了吧?”

“我……”我没想到她居然那么直接,纵使在学校有过两任女朋友,依然不知道怎么应对,因为比起对于李梦的喜欢,学校那些喜欢都太小儿科了,准确说,那都不是喜欢,只是尝试。

“怎么, 你不会真的喜欢姐姐我吧?小屁孩。”再度歪头盯着我,李梦一脸狡黠,那一刻我才反应过来,前面她只是随口诈我。

是我的反应出卖了自己。

“是,我就是喜欢你,从那晚见你开始就喜欢上你了,”知道藏不住了,我干脆破罐子破摔,我把心一横,很强势的把李梦搂在了怀里,“我才不是什么小屁孩,我18了,我可以保护你的,李梦,我们在一起吧。”

临时的表白,蹩脚的台词,放到现在,铁定会被骂成傻B,但当时李梦什么都没说,而是加紧脚步跑开了。

虽然她没有答应,可第二天我去一楼,给她带了零食,她却欣然接受了,脸上难掩甜蜜。

那时候我就知道自己成功了,她默认我是她男朋友了。

自那天后,我们的关系飞速发展,那一段时间,下班的大部分时间,我都拿来陪李梦了,逛夜市逛商场逛公园,只要是附近能逛到的,几乎都留下了我们一起走过的痕迹。

情到深处,我终究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在一个下班后的雨夜,我帮李梦完成了从女孩到女人的蜕变。

我想,能够全身心的占有自己喜欢的女人,这是每一个男人骨子里挥之不去的梦想,那种幸福不言自明,至少对当时的我来说是的,那一段时间,我真的觉得自己是圈天底下最幸福的男人。

那时候每天加班到很晚,但无论多晚多累,我都会跑去李梦出租房温存几番,也只有在床上被她死死抱住的那一刻,我才能感觉自己青春有真实的活过。

那段时间,李梦经常因为睡眠不够请假,但我没有请,至于为什么,别问,问就是一个身体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幸福的时光总是短暂的。

很快六个月的实习期满,我要回学校报到。我跟李梦保证,只要回学校拿到毕业证,就上来找她,李梦也很善解人意,说会等我,还说等我回来告诉我一个惊喜,我问什么惊喜,她忸怩不说。

那时我们已经在一起两个月了。

临死前一天,为了让李梦有安全感,我叫上了张华和班长陈燕,一起吃饭,席间,我隆重的介绍了李梦是我女朋友的身份,因为之前他们多少知道一点,倒也不意外。

那顿饭表面上吃得很开心。

可是,我也是事后才知道,原来陈燕一点都不开心,回去的那天晚上,张华告诉我,说陈燕吃饭完后哭了,那一刻我才知道原来之前张华说的是真的, 陈燕一个大小姐,是真的为我留在了这里。

可是,感情世界就是很残酷的啊,喜欢的人刚好喜欢你,不是人人都能遇到这种爱情的,那时候我只希望陈燕能明白这个道理。

回去的大巴车上,几个人的气氛很尴尬,尤其是我和陈燕,几乎没有说过一句话。

直到回到学校,陈燕不知是不是突然想通了,主动热情起来,拉着我一起拍毕业照,像是我们之间那些隔阂从未存在一样。

毕业照拍完的第二天,我们都如愿拿到了毕业证,拿到毕业证的当天,陈燕跑过来单独问我,未来什么打算,说他爸有个公司有个外包的推广项目,可以拿给她做,要不要加入一起。

“一个月至少这个数,”她给我比划了一根手指。

当时学校应届生毕业工资普遍在四五千,她能拿出两倍的数,说不心动那是假的。

而且我也丝毫不怀疑陈燕的话,在学校很多人都知道他爸是开广告公司的,而且还是那种大老板,之前她家司机开宾利来接她的场面我就有幸见过。

也是因为那次,我彻底打消了内心对她的任何想法。

“让我考虑下吧。”尽管诱惑很大了,但想到对李梦的承诺,我还是有些犹豫。

“还考虑什么啊 ,你不想赚钱了 ,这个项目是我求了我爸很久才求来的,你不会想一辈子没出息,再回去那个破工厂吧。”

“我……”李梦的话点醒了我,我必须要成长起来,多赚钱,如果眼光只在工厂,往后拿什么保护李梦。

“好,我做,但我只做两个月。”

“可以,反正推广期也就三个月,效果好的话努力两个月大概也够了。”

当时的我想的很好,用两个月时间,丰富履历,多赚点钱,这样到时候再上去,经济上不会相形见绌,找工作也容易些。

反正李梦那,晚两个月回去也是一样, 跟她电话说一下她应该能理解的。

事实上,后面打电话给李梦说明缘由,她也确实理解了,她还让我安心干,不用担心她,只要到时候回来就好,她会一直等我。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了李梦的鼓励,我也有了前所未有的干劲,因为在学校学的就是营销,所以推广项目,对我来说也是专业对口,在接触不到一周时间,我草拟了未来的推广方向。

在交给客户商讨之后,也是很顺利得到了认可,让我按照那个方向出方案。

半个月时间,推广方案已经成形,那天,李梦带着我去KTV见客户,对我们来说,第一步的成败在此一举,因此我和陈燕都很紧张。

没想到过去客户一个劲的叫我们喝酒,没有办法,为了项目我们只能是豁出去了,陈燕还算喝的少的,大部分都被我给挡了。

那晚走出KTV,我被陈燕搀扶着,只感觉到天旋地转,往后就不记得了,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了,自己躺在了一张大床上,身边睡着陈燕。

我不知道该用什么语言来形容当时的慌乱,我希望那只是一场梦,不是真的,甚至希望两人昨晚一切都没有发生,自己还可以偷偷全身而退。

可是狼藉一地的衣物让我头皮发麻。

“对不起,我……”看着被我弄醒的陈燕,当时的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没关系的,你不愿承认就当一切没发生过吧,反正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我也有错。”陈燕说完,低着头看着床单上的落红,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那天之后,项目开始有条不紊的推进,我和陈燕正常一起工作,谁也没有再提那件事。有时候,我甚至想,是不是真的就如陈燕说的,可以当那一切没发生过。

但对当时的我来说,除了那样发展,我别无选择,我不能失去李梦。

虽然我犯了错,但那不是故意的,是意外,我不该买单的对吧?

我这样安慰着自己,心安理得的跟李梦谈着甜蜜的异地恋,李梦也是毫无怀疑,电话里你侬我侬,天天都盼着见面。

期间,我又提了一次她要给我惊喜的事,她笑笑没说话,我说什么惊喜还卖这么久的关子,她说我回去看到她就知道了。

这让我更加期待那个惊喜了。

时间过得很快,眼瞅着项目也已经到了最后一个阶段,不出意外,一个礼拜就能收尾,算算日子,到时候也刚好两个月。

于是我提前买好了高铁票,并把归期告知了李梦,李梦在电话里高兴坏了,说不是骗她吧,我把车票信息发给了她,说这辈子都不会骗她。

一周很快过去,那天我起了个大早,中午的高铁,上午必须找陈燕做最后交接,其实很多事都在前一天交接完了,没什么好担心的,就一个简单拿钱走人。

只是不想我还没出门,陈燕就主动找上了门来,她神色慌慌张张,手上拿着一个白色条状物,我的心咯噔一下,视线中,那条状物中间,两道红杠分明可见。

“我,我好像怀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