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出品| 医言难尽

作者| 宁芊芊

越来越多的患儿正挤向医院。

北京某儿童医院需候诊13小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天津儿童医院日接诊量上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不到上午六点半,济南市儿童医院排到1659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南京医科大学附属逸夫医院输液排队已到【2319】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自支原体肺炎爆发以来,孩子们的健康先后受到了包括流感、甲流等多种疾病的威胁。多地儿童医院、儿科门诊水泄不通,每日接诊患儿数量数以千计,候诊时间更是以“天”为单位计算。除了冬春呼吸道传染病高峰期导致儿科医院爆满外,这也暴露了我国儿科医生长期紧缺的问题。

儿科医生有多紧缺?

早在2011年左右,我国就开始出现儿科医生紧缺的情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卫生部在《医药卫生中长期人才发展规划 (2011-2020年)》就有提到,未来10年,我国将大力开发儿科医生、护士、药师等急需紧缺的专门人才。

根据2015年《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的数据,中国当年的儿科医生数量约为9.2万人,而中国18岁以下儿童的数量为2.71亿,平均每千名儿童只有0.43名儿科医生。与同期的发达国家相比,这个数字只有一半左右。根据计算,这意味着中国缺少约20万名儿科医生。

儿科医生紧缺的问题在二、三线城市更为突出,各地一度出现“儿医荒”。

2014年,大连市公开招聘儿科医生却无人报考,大连儿童医院一年内共有40多名儿科医护人员辞职更是雪上加霜。

2016年《中国新闻周刊》报道,在河南,每1000名儿童才拥有0.48名儿科医生;在内蒙古,每1000名儿童拥有的儿科医生仅为0.17名。

2018年因唯一的一名儿科医生辞职,武汉开发区妇幼保健远儿科门诊被迫暂时停止接诊。

2019 年 ,美国儿科学会官方学术期刊 Pediatrics 刊登了一份有关中国儿科医生现状的调查报告 。 报告显示,中国有 135524 名儿科医生, 每 10000 名儿童中只有 4 名儿科医生,且离职率高达 12.6%。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中国 2733 个县儿科医生数量空间聚集图

(颜色越冷表示儿科医生越少,颜色越暖表示儿科医生越多)

直至今日,儿科医生紧缺程度对比之前有所缓解,但仍存在较大缺口。根据国家卫健委和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2021年中国共有儿童医院151家,每千名儿童床位数为2.22张,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执业(助理)医生0.78名。距离世卫组织每千名儿童拥有一名儿科医生的最低标准仍存在一定差距,与美国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执业(助理)医师1.5人相比,中国的儿科医生数量明显不足。

儿科医生紧缺是全国面临的难题。

儿科医生为何如此紧缺?

儿科医生为何如此紧缺?

儿科医生紧缺涉及到儿科人才来源的缩减和现有儿科人才的大量流失,而儿科诊室的难以盈利也是影响儿科医生数量的重要因素。

人才培养不足是儿科医生紧缺的原因之一。

为拓宽专业范围,1998年教育部调整了《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自此,各大高校在本科阶段均不单独设置儿科学专业,只有部分高校以“临床医学——儿科学方向”的名义开设相关课程,培养儿科学人才。直到2016年,教育部和国家卫计委才支持中国医科大学、重庆医科大学等8所高校恢复儿科专业,我国本科层次儿科医生的来源被缩减了18年。

远水解不了近渴,培养儿科医生需要投入巨大的时间。在我国,培养一名具备处方权、可以独立看病的儿科医生,至少需要经历5年本科、3年住院医师培训,2年专科医师培训,整个过程至少需要十年,而要成为一名成熟的儿科医生则需要几十年甚至终生的努力。

如果不改善儿科医生在工作中面临的巨大压力和问题,招再多学生,也没人来当儿科医生。“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早已成为医院的内部共识。根据《中国儿科资源现状白皮书》调查,中国每年约有80万医学毕业生,其中有2.2万人选择从医,但只有300多人选择去儿科工作。我国儿科医生流失总人数为14310人,占儿科医生总数的10.7%。

疲惫、危险、高压是医生对儿科望而却步的主要原因。

作为传统科室,儿科是医院中诊断难度最高的科室之一。北京东区儿童医院主任医师孙国会介绍:“儿童正处于快速生长发育的阶段,他们的各个器官和脏器都还不成熟,通常会出现急性发病、病情变化快等特点。”因此,儿科医生对患儿病情判断和诊疗时间都非常有限。此外,大多数孩子表达能力有限,无法准确描述病情的发展过程,通常只能由家长代答;而部分家长很有可能因为带娃经验不足,观察不仔细,无法准确回答医生,同样给问诊增加了难度。

儿科也是医患纠纷高发的科室之一。一个孩子生病,后面可能会跟着6个家长——孩子的爸妈还有四位老人。医生可能需要给每位家长解释一遍为什么开了这项检查、又为什么用了那种药品。问诊治疗不配合,更是儿科的家常便饭。遇到不配合的孩子,尚且还能和家长沟通,哄一哄再带孩子来继续治疗;遇到不配合或是情绪失控的家长,大多儿科医生只能暗自祈祷自己能平平安安的下班回家。

更重要的是,儿科更是医院最穷的科室之一。在中国,公立医院的医生的收入通常由基本工资和绩效工资两部分组成。根据《医米调研》的数据,中国公立三级医院的儿科收益率为-14%,而在中国儿科医生的绩效工资考核中,患者接诊量是占比最高的指标,达到了55%。儿科很难像其他科室那样通过治疗费用、检查费用等途径为科室和医院创收。因此,儿科医生的工资待遇往往低于医院其他科室的平均水平。显然,儿科医生为医院付出的努力和工作量并没有充分纳入绩效工资考核之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2020年,安徽省宿松县人民医院儿科10名医护人员,以科室名义联名打报告,要求集体转岗。报告显示,7月份儿科1.0系数是498元,行政后勤1.0系数是2600元,儿科医生的绩效工资连行政后勤的五分之一都没有达到。

如何缓解儿科医生紧缺?

如何缓解儿科医生紧缺?

每个秋冬呼吸道传染病高峰期,儿科医生紧缺,各地医院都要从其他科室抽调医生进行支援。面对这种情况,去年国家卫健委提出儿科建设目标,将在2030年前实现每千名儿童拥有儿科执业(助理)医生达到1.12名。国家卫计委科教司司长秦怀金表示,各地要采取政策鼓励儿科医学毕业生到儿科工作,并制定相应指标,纳入政府工作人员的考核中。

儿科医生紧缺的根本原因在于高压、高风险的工作环境搭配了较低的工作收入,无法体现儿科医生的劳动价值。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助理朱凤梅著文称,想要改变儿科困境,根本性出路是改变现行医疗卫生行业人事管制制度,实现儿科医生价值回归。

今年11月初,中国国家儿童医学中心主任倪鑫接受《柳叶刀》杂志采访时表示,现阶段我国儿童医疗资源有所增加。但他认为,儿科仍存在地区发展不平衡,“优质医疗资源集中在大城市”。此外,儿科还面临儿童药品种类少、数量少、品规少,缺少临床药物试验资源等问题。如何缩短孩子之间的健康差距仍然是一个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如您有医疗类违规线索报料,请发送至邮箱:xszj2022@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