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扬州乡下有个叫小癞子的男孩,12岁死了娘,和父亲相依为命,靠一条破烂的小渔船,终年捞鱼摸虾,苦度光阴。

父亲是个酒葫芦,爱酒如命,妻子死后,他喝得更凶了,常常大醉而归,回到船上就发酒疯,打儿子,把小癞子打得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然后倒头就睡,等酒醒之后,他又搂着儿子哭,还骂自己不是人,并且赌咒 发誓,不再喝酒。

这时,小癞子往往边给父亲眼泪边说:“爹,你别难 过,我不恨你,我也不疼。”

可是酒葫芦戒酒谈何容易,过后他又去喝。要是醉得不凶,还能买点吃的回来,给儿子充饥;如果喝多了,就苦了小癞子,只能蜷缩在船舱里,抱着咕咕叫的肚子,眼巴巴盼着父亲给他带来点吃的,可他父亲却醉倒在草丛里,整夜不回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人总是要争取生存的,何况孩子已十多岁了,几次一饿也就饿出办法来了,他跳进河里,抠河蚌摸螺蛳,再放到锅里,用清水煮煮,既无油也没盐,半生不熟的,也能狼吞虎咽地吃上一大碗。就这样,他越吃胃口越大。

有一天,酒葫芦没有去喝酒,还买回来一些玉米面,烧了大半锅糊糊。小癞子见了当然高兴得不得了,一大碗滚烫的糊糊,三口两口就灌进了肚子里。父亲见他如此贪食,又那样的骨瘦如柒,觉得很内疚,心里 一酸,眼泪就下来了。

他问儿子:“不烫吗?”

“不,一点不烫。”

“那你就再 吃吧。”

“不,那些留给你吧了。”

“爹吃过了,你吃吧。”

儿子这才又接连流 下了两大碗。父亲将儿子搂进怀里,抚着说道:“唉,就剩下皮包骨头了, 一定是爹不回来的日子,把你饿坏了。”

儿子笑笑说:“不,你不回来,我 就摸河蚌煮来吃,饿不着。”

酒葫芦又叹了口气,说:“对你不起,总有 一天,爹带你到扬州城里去吃一回好东西,一定。”

从那以后,酒葫芦不再打儿子,也不再狂喝猛饮了,开始自我节制, 他要攒钱领儿子进城吃一顿。 过了好长时间,他总算攒下了点钱,见儿子越来越瘦,就牙一咬,摇着小船来到了扬州城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那点钱,当然吃不起维扬大菜,只能尝尝风味小吃,于是父子俩走进茶馆,要了四笼富春汤包,外加一瓶老白干,一 包花生米,一壶茶。

要的东西一样一样全部来了,酒葫芦对儿子说:“小癞子,这富春汤包可是扬州有名的小吃,外面凉,里面烫,皮子里包着肉馅和滚烫的卤 汁,吃的时候要小心,先咬开一点皮子,慢慢地把卤汁嘬干。千万不能张 口就咬,那会烫烂舌头的,你知道吗?”

小癞子点点头,举起筷子就吃。他起先倒是规规矩矩,吃得很斯文,可是吃完一只以后就放开了手脚,一 口一只,两口一嚼就咽进肚子里去了。酒葫芦三杯酒才下肚,四笼汤包 已被他儿子吃了两笼。

他觉得奇怪;“莫非是冷的?”

随后挟起一只,放进 嘴里一咬,哇,差点把舌头烫焦。他心头的怒火一下蹿了上来:“你这饿 鬼投胎的东西,谁抢你啦!”

他拎起右手,照准儿子的脸就是一巴掌。 酒葫芦今天并没醉,他这一巴掌出于疼儿子,下手并不重。可他万 万没有想到,这一巴掌下去,儿子的头竟像刀砍似地掉到地上,并且还 叫了一声:“我·..饿!”

这件事当然非同小可,首先惊动了茶馆里的老板和顾客,接着惊动 了左邻右舍,最后还惊动了官府。

经过验尸,才发现小癞子的颈脖上有许许多多蠕动着的蚂蟥。

活人的身体内怎么会有这么多的蚂蟥呢? 有经验的人都知道,蚂蟥是一种软体动物,专爱吸血,其生命力特强,不怕烫,不怕烧,即使碎尸万段,它照样复活再生,只有用盐才能将腌死 小癞子由于吃了许多河蚌、螺蛳肉,又不放盐,那些附在河蚌螺蛳肉上的小蚂蟥也就进入他的体内,并且大量繁殖。

而颈脖四壁又是血管 最集中的地方,所以蚂蟥也就大量集中到这里,把肉都蛀空了。这就是 一巴掌打下个人头来的原因。

酒葫芦失去了妻子,又失去了儿子。这时他才明白,全是他喝酒的缘敌。

从此,他滴酒不进,人也变得疯疯癫癫的,老是对天叫道:“小癞子,爹害了你,爹对不起你呀!”一边叫一边放声大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