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沪闵路3210号的精神病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里面有一群特殊的精神病人,他们中有科学家、舞蹈家、会小提琴的大爷,甚至还有法学生。

他们没有攻击性,但也是实实在在的病人,他们要吃药,要接受电疗,可当采访者问他们问题的时候,却又十分正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采访者选择跟精神病人同吃同住一段时间,探究精神病人的世界,但是采访到最后,却有点分不清了。

到底什么是正常?什么是不正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问题一:精神病人过得好不好?

经常有人对骂的时候会脱口而出骂对方是精神病,用来比喻一些癫狂的人,但是你知道吗?精神病人不全都是具有攻击性的他们也只是病了而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上海这所精神病院中,就有这样一群人,这些病人中有的人住院多年,有的人则住了三四十年仍未出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有些人可能会好奇,精神病人的生活是怎么样的?过得好不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其实从我们的视角去观察,精神病人的生活还很好,每天按时起床,然后按部就班,吃一日三餐,然后进行治疗或者康复训练,不管什么时候都有医生护士陪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当采访者询问精神病人,却吃了一惊,病人直接反问采访者,都得了精神病了能好到哪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个出乎意料却又符合常理的回答,让采访者进行了深思,自己为什么会这样问精神病人这么显而易见的问题?是不是从一开始,自己就是带着歧视的目光呢?

到这个时候,采访者暗暗告诉自己,一定要平等的看待这些病人,但是很快就发现,这实在是太难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问题二:精神病人和精神病院是什么关系?

在这里,采访者看到了很多特殊的病人,有一位名叫孙杨杰的病人,他的病情是总能听到很多人在骂他这让他无法忍受,只能接受治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明显他的病情并没有显著的好转,谈起自己的病情,他仍然面带痛苦。

但是在精神病院中却不也全都是痛苦,对于姚四海来说,他的病情是甜蜜的,从7岁开始,他的脑海中有一个小女孩与他相伴这让他的生活充满了色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当采访者问起来,他想不想见一见这位小女孩,他却说不用见,在脑子里的感情更加亲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痛苦和甜蜜并存在这所精神病院中让人感到诧异,但却又意外的和谐。

由此采访者也有了一个新的问题,那在精神病人的眼中,精神病院相当于什么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采访者问了几个人,得到了不同的答案,有的病人觉得自己是被人误解的异类,他们努力地寻求理解和认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一位叫胡绍堂的严重被害妄想症患者,正是因为他的怪异举动,家人们把他送进了精神病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内心最重要的人是妈妈,但是已经去世了,如今他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可是他的哥哥和医护人员,迟迟不敢告诉他真相,因为他们担心这会给他带来巨大的打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胡绍堂表面上不说什么,但是看他心里早就有猜测,他的家人不接他回去,他也就继续在精神病院住着。

后来采访者问到了一个小女孩,她的回答,刚好把所有人的回答都整合到了一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经常会画一个鸟笼子,说自己就是笼子里的小鸟,被爸爸妈妈关在了笼子里,但是她还是想飞出去,向往自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采访者看着鸟笼子瞬间想到了精神病院的那个铁栏杆,这所精神病院对于病人们来说,是一座限制了自由的牢笼,患病的他们本是自由的小鸟,为了治病只能被关在铁栏杆后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这冰冷的铁栏杆也是保护他们的唯一出路,一只乱飞的鸟儿,早晚会给自己撞得伤痕累累,笼子虽然限制了他们的自由,但是能给他们提供好的环境,养好伤再上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又有多少小鸟能重返蓝天呢?

问题三:还能出精神病院吗?

在吃饭的时候,采访者看到了一名特殊的患者,他平时表现看起来很正常,吃饭的时候,却好像是被饿了许久一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叫东东,身边有专门的医护人员陪着,主要是为了防止他吃的太快了再去抢别人的吃的,而且他自己吃的太快也常常会被噎到,只能派人看着他。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还有一位病人,每天都会拿一个小本儿记下来自己吃了什么医生解释说,因为病人之前挨过饿,还有一些对他打击很大的事,所以就才对精神产生了刺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严重到什么地步呢?就连水果上有一个瑕疵,他都会觉得是医生故意区别对待他。牛肉粒吃了几个都要详详细细记下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这样的患者,大概率是无法再出精神病院了,离开医护人员的照顾,他们很快就会再出问题,精神病院可能就是他们最终的归宿

但是有的人不同,比如那名法学生她才大二,还渴望能够出去继续自己的学业。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娟(化名)因为双相情感障碍被父母送进这里。她的得病原因其实很简单,一是父母的关系非常不好,从小对她造成了很大的伤害,二是父亲对她的要求很严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每次发病的时候,她都会疯狂自残自己,情绪激动,她的父亲希望她能继续治疗,但她却坚持要为自己做一回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可是等到她真的好转了,父亲要带她回家了,却有新的问题摆在面前,她学校的老师不想要她继续上学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虽然小娟的主治医师强调她已经恢复了,但是校领导却一边看望小娟,一边私下里跟她父亲商量了不要让她再继续学法学,因为这个专业压力太大了,他们怕小娟在学校里出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小娟的爸爸也很无奈,但他还是先将女儿接了回家,至于之后的路怎么走,他打算之后再考虑,而就在小娟走之前,她的主治医师还是忍不住替她说了两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采访者看着小娟的背影不禁恍惚了一下,小娟已经出院了,但是她真的还能融入这个社会中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问题四:精神病人的感情重要吗?

随着小娟的出院,采访者的观察行程也接近了尾声,这时候采访者想要去看几位特殊的病人——康复了但是却选择不离开精神病院的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一位曾经是一名舞蹈、杂技演员,他早就康复了,但是却因为跟社会脱节,再也回不到原来的生活中,现在他留在医院中,做一些能帮助病人的工作,余生也可能就这样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二位是一个白发苍苍的奶奶,她叫周智玲,她从18岁起就因为双向情感障碍住进医院,一直未能离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她在这所精神病院中谈过三场恋爱,按照她自己的讲述,每一段感情都是浪漫且双向奔赴的,虽然在医院中,但他们的爱情更显出来纯粹。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如今她的年纪已经大了,她唯一的哥哥也患有眼疾,家中无人愿意照顾她,所以她只能在这医院里继续度过自己的余生,好在她现在会写写书法,顺便教教其他的精神病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第三位则特殊一些,他叫肖云生,十年前,他被儿女送进了医院里,很快医院就找不到他的家属了,只要是到了缴费的时间,不管是电话还是短信,都找不到他的家属。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肖云生已经康复明明可以出院了,但是却没人愿意接他出去,就连医药和生活费用也一直都是医院垫付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直到肖云生的前妻来看望他,他才知道,自己的女儿是故意没管他的,反正就算不管,医院也不会给病人遗弃,所幸就不管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老人的身份证和户口本等等全都保存在女儿的手上,肖云生是一点办法没有。

他被家人遗弃,余生只能在医院中度过,也许他心中也是不解的,但是架不住一个疾病,就让他丧失了生活中绝大多数的权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最终:到底谁不正常呢?

在精神病院,药物治疗和电疗是常见的治疗方法。虽然这些方法能够帮助病人控制病情,但对于他们来说,真正的痛苦可能来自于内心的挣扎和对未来的恐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而这其中的绝大部分恐惧,来自于自己到底有没有家。

采访者问了那位物理博士徐元建,家是什么?他觉得家是港口,你在外面远航了,回来停泊一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很多病人都渴望有一个港口,但是最终却都成了海洋中漂泊不定的小船,只有精神病院像是一个远离大陆的孤岛,把他们都聚在了一起,让他们能够临时停靠。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但是这一艘艘小船,始终还是向往着陆地的世界,尽管他们的小船已经载满了痛苦,但他们并没有放弃寻找港口的航行,他们用自己的方式去感知这个世界,去体验生活的美好。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这个充满痛苦与希望的地方,我们看到了人性的一面,精神病人并不是社会的负担他们同样值得尊重和关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在精神病院中,正常与不正常是由医生决定的,但是走出铁护栏外,正不正常是由良心和道德约束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精彩图片

他们的故事让我们反思,我们应该如何去对待这些特殊的群体,如何去帮助他们走出困境,重新融入社会。

你身边有没有受到精神疾病困扰的人?你怎么看待他们?